陈虎阳伸了伸手,再次向青鼎探去,但是伸到一半又缩了回来。

  斑点猪一头栽在地上,直接跳到了陈虎阳身旁,怒喝道:“你小子是不是故意的?猪爷爷脾气可不好!”

  “脾气差不是有点,你没必要特别说明,我只是不知道要怎么做!”陈虎阳摆了摆手,老实交代。

  斑点猪险些没有被陈虎阳气死,没好气的说道:“你只要摸着鼎身,集中注意力,试着将它当做武器祭回去就行了!”

  “哦,这样啊,就这么简单?”

  “不然你还想怎么样?快点行动,实在不行,算是猪爷爷欠你一份人情,婆婆妈妈的跟娘们似得!”斑点猪显然等不及了,侧身一踢,直接把陈虎阳踢向了青鼎。

  陈虎阳的胸膛贴在青鼎的身上,顿时一阵光芒射出。

  “哇哇哇,我擦,自主认主?难道这尊鼎就是在等这个臭小子吗?”斑点猪一脸羡慕嫉妒恨,他知道这尊鼎的来源,它的牛逼之处,斑点猪可是比谁都清楚,自然羡慕陈虎阳的机缘。

  陈虎阳被斑点猪一脚踹在青鼎身上,怎么都扯不开,从青鼎内部爆发而出的光芒越来越浓郁,仿佛要有仙灵降世一般。

  “不对,这鼎在吸食臭小子的灵魂!”斑点猪大喝一声,看出了端倪,犹豫了一下,咬了咬猪牙,毅然冲了上去。

  怎么说都是自己把陈虎阳踹过去的,斑点猪还是很负责的开始帮陈虎阳解决问题。

  时间过得很慢,但是陈虎阳却感觉仿佛过了千万个世纪一般,全身燥热,仿佛要有什么东西破体而出。

  “臭小子,你顶一会,本尊现在就救你出来,你猪爷爷可强悍着呢!”斑点猪口中喝道,现在陈虎阳是唯一一个可以助他脱困的人,于情于理,斑点猪都要全力以赴。

  一缕缕墨紫色的凡武真气从斑点猪的体内散发出来,斑点猪的气质瞬间大变,原本的老痞子样子一扫而光,大有鱼死网破的气势。

  “你这老痞子,快想办法啊,小爷我快被吸成人干了。”陈虎阳喘着粗气大喝道,此刻的他再也难以保持平静,因为灵魂被青鼎吸食,陈虎阳能够清晰的感觉到自己生命力的流逝,甚至身体的某些机能都开始衰老。

  斑点猪转头一看,小心脏差点跳出来,此刻的陈虎阳,一副垂垂老矣的样子,说话有气无力,这才一分钟而已,就这副老态?

  “画天,放开那小子,有本事你冲着猪爷爷来!”斑点猪忽然指着那尊青鼎破口大骂起来,“猪爷爷被你压了这么多年,你以为猪爷爷是真的见你怂吗?”

  但是青鼎一点都不理会斑点猪的怒骂,依旧吸收着陈虎阳的灵魂。

  不行了吗?

  陈虎阳感觉自己呼吸越来越困难,一种窒息的感觉让他绝望了。

  “我草你娘的猪大肠!”斑点猪大喝一声,竟然腾空而起,向着青鼎直冲而来,只怕想要鱼死网破了,“猪爷爷被你封印了这么多年,这臭小子是我唯一的希望了,拼了老命也要救他出来。”

  斑点猪不知道被青鼎封印了多少年,若是错过了陈虎阳,他真不知道要再花多少年才能等到一个活人,所以斑点猪决定搏一搏,只要不死,救出陈虎阳的话,自己总有脱困的一天。

  何况,陈虎阳落此下场很大一部分原因也是因为自己。

  可是,当斑点猪就要接近青鼎的时候,一阵庞大雄厚的威压震慑而来,正中斑点猪的胸口,将它声声震到了四周的墙壁上。

  “怎么可能?这股力道……怎么回事?”斑点猪诧异的看着盘旋在陈虎阳周身的威压,死死地盯着他,好像看到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

  青鼎猛然松开吸力,想要将陈虎阳弹出去,但是结果却把自己震开数米,笨重的鼎身稳稳的落在地上,发出沉闷的声响。

  那震耳欲聋的声响贯彻天地,在这小小的空间内回荡。

  陈虎阳半蹲在地上,原本已经花白的长发迅速变回了黑色,青鼎吸他灵魂中的精元,但是一经打断便前功尽弃,换句话说,就是陈虎阳的生命力丝毫不差的回归体内。

  斑点猪长舒一口气,终于只是虚惊一场,但是他的脸色已经很沉重,刚刚的那股威压很清晰,很强大,而且很熟悉。

  陈虎阳紧了紧手掌,摸到了什么东西,粗壮有力,正是问世枪!

  “老伙计,终于关键时候,你救了我一命。”陈虎阳握着问世枪,倍感欣慰,果然神器有灵性,主人身处险境,竟然自己跑出来解救主人。

  p酷y匠网"唯z一正l版,lX其q他都xy是盗v版/

  陈虎阳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握着问世枪有一种与它合一的感觉。

  嗡!

  不远处的青鼎发出一声悲鸣,好像很惧怕陈虎阳手中的问世枪。

  斑点猪缩在一边,吞了吞口水,两颗眼珠差点调出来,虽然不知道问世枪是什么来头,但是那东西给他的感觉就是深沉、可怕!

  想想也是,就连青鼎都在惧怕问世枪,何况是被青鼎镇压的斑点猪呢?

  一阵剧烈的咳嗽之后,陈虎阳持枪而立,站在青鼎的面前,好像远古魔神一般伟岸。

  横枪一指,陈虎阳对准那尊青鼎,喝道:“我管你是不是有意识,而今你惹怒了我,我要让你尝到后果。”

  说着,陈虎阳纵身而起,手中问世枪挥舞。

  陈虎阳一腾空,就感觉自己的身体轻飘飘的,强悍的气势从自己的手掌上喷发而出。

  自己的修为不是被斑点猪吸干了吗?

  这是怎么一回事?

  就在陈虎阳自己还犯迷糊的时候,他已经冲到了青鼎的面前,问世枪几乎是自主意识的刺向青鼎。

  青鼎周身散发出一层淡淡的青色光芒,与问世枪的漆黑的气息硬碰了一下。

  一连串金属碰撞声之后,青鼎和问世枪纷纷爆发出一阵爆鸣声。

  青鼎崩碎、长枪俱裂。

  只是简单的一记碰撞,但是至强至刚,结果很显然是两败俱伤。

  “臭小子你手中的长枪是什么来头?居然崩碎了画天鼎!大爷我的猪大肠可受不了这样的冲击啊。”斑点猪接连吞了几口口水,跳着说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