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径和匪地的结界夹缝,是一片鲜为人知的空间,而在这空间之中,有一个名声大噪的人物,他的名讳叫做独臂道人。

  赵耿牛要见的人,便是他。

  在这放眼看去尽是沼泽的地段中央,有一间简陋的草屋,取自风水最好的一段,草屋外站着一个苍老的中年,须发长眉,面带笑意,左手负在身后,右手衣袖空洞,随风摆动。

  赵耿牛凭借虚空之法跨过了漫山遍野的沼泽,出现在独臂道人的面前:“躲了十年,还打算出山么?”

  “你在外界混了十年,也没见比我强多少。”独臂道人微微一笑,视线转向的赵耿牛肩膀上的陈虎阳,“你要是真的混出了头,也不至于带着这小子来见我了。”

  “还不是你创的《轮回卷》。”赵耿牛笑骂一句,轻轻将小蓓蓓放了下来,对独臂道人说道,“不管如何,你必须把虎阳从鬼门关拉回来。”

  “哦?为什么?”独臂道人眉目一挑,神情有些莞尔。

  “因为他是大哥的儿子,也是蓬莱岛那三个女人的侄子。”赵耿牛撇嘴说道,“大哥的情况尚且不提,你应该知道蓬莱岛那三个女人的本事,若是让她们动起怒来,别说你这结界夹缝了,就算是武径乃至匪地,甚至是灵州界,也会带来灭顶之灾。”

  闻言,独臂道人的脸色一沉,冷声道:“你这是威胁我?”

  “威胁称不上,但你应该知道我并非危言耸听。”赵耿牛顿了一下,继续说道,“灵州界作为五方小世界之一,本就是用蓬莱岛的秘法结界术创造出来的一片空间,那三个女人的性格你也知道,她们帮亲不帮理,若是虎阳真的出了什么事,一怒之下灵州界随之崩碎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这小子……对蓬莱岛来说真的有那么重要?”独臂道人的眉头锁的更深了。

  “并不是对蓬莱岛来说至关重要,而是对那三个女人来说,是穆桑留在世间唯一的念想。”

  穆桑,一个在十五年前叱咤风云堪比再世武则天的女人。

  独臂道人听到穆桑两个字,终于动容了:“好,我答应救这小子,但是相对的,你也必须为我完成一件事。”

  “说说看。”

  “我这断臂之仇,是该讨回来了。”独臂道人脸色一寒,“当然,我并不是要你帮我报仇,我需要你做的事情只有一件,那就是告诉我林叠浪的所在。”

  “这事儿,让虎阳帮你就可以了。”赵耿牛嘿嘿一笑,“「斩龙会」的魁首,不管怎么样也是要出席灭狮宴的吧,你只要跟着虎阳,迟早是能够见到林叠浪的。”

  “呵,敢情我还把自己给卖了啊。”独臂道人也不傻,知道赵耿牛这么说是要自己给陈虎阳当免费保镖了。

  赵耿牛得了便宜也没有卖乖,笑了笑继续说道:“虎阳的体质跟常人不同,我并不希望你斩去他萌生的杀戮道和纵横道的人格。”

  “不斩去这两道人格?那你要我怎么救?”独臂道人脸色一僵,转而换上了一副愤怒的表情,认为赵耿牛是在得寸进尺,为难自己。

  然而,赵耿牛却是一笑置之,淡淡的说了一句:“虎阳是妄虚体。”

  “什么体质都不可能……等等,你说什么?妄虚体?”独臂道人下意识的想要谩骂,但是瞬间又反应过来,神色带着一种惊奇与激动夹杂的味道,“就是那个能够融合万道的妄虚体?”

  妄虚的本质乃是混沌,臻求融合,这几乎是所有凡武者都知道的事实。

  “在杀戮和纵横两道之前,虎阳已经融合的仙凶两道,虽然现在凶道人格被拔除了,但我是亲眼见证了两道融合。”赵耿牛的话又是一记重磅炸弹。

  昔日陈虎阳出关之时,仙凶两道初合,便一战灭去了曹澜的仙道化身。

  那时曹澜的化身乃是地阶,而陈虎阳本身却只是黄阶大圆满。

  独臂道人一开始还不情愿消耗灵魂之力解救陈虎阳,但是当然知道陈虎阳是妄虚体之后,心中已然没有抗拒了,反倒是说独臂道人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出手了。

  《轮回卷》是独臂道人的呕心之作,奈何掺杂杀戮、纵横两道,一般人修炼此功法只会是自取灭亡,哪怕是独臂道人自己,也没有成功过,但是妄虚体就不一样了,以融合万道的妄虚体修炼《轮回卷》,最合适不过了。

  而就在此刻,这结界夹缝忽然一阵动荡,仿似空间就要碎裂了一般,赵耿牛和独臂道人双双向着夹缝裂口处看去,隐约间能够看见几道身影。

  “没想到以你的修为,也会被人跟踪。”独臂道人嘲笑一句,尽管自己的藏身之所被人察觉,也没有半点惊慌,脸上古井不波。

  “反正你在这也呆不长了,可能你还不知道,「斩龙会」举办了一个灭狮宴,看似是一场盛况空前的武斗会,但其实暗潮涌动,别说是匪地,就算是整个灵州界,也会因此而波及。”赵耿牛横枪一指,显然是要上前一番大战,“我能护你三日,三日之内,你若是救不回虎阳,便自求多福吧。”

  “三天啊……足够了。”独臂道人毫不犹豫的承了赵耿牛的情,也不废话,一手抄起跟死人无异的陈虎阳,转身向着茅草屋内走去。

  “小丫头,你也跟着去。”赵耿牛对一旁的小蓓蓓说道,后者也没有询问什么,扑闪着珍珠大眼,屁颠屁颠的跟了上去。

  -更%*新最&w快q#上酷b匠w网

  独臂道人进屋之后约莫只有三分钟,便有人闯过了独臂道人随手布下的阵法,定神看去,为首的正是那个鹤发长老,身后站着四五个同样年纪的老者,估摸着是「刑天营」的长老席全员了。

  “你们的鼻子倒跟狗一个德行。”赵耿牛脚步一顿,缓缓飘向了空中。

  “赵耿牛,你在武径成就百胜将之名,我等本不愿招惹你,若是你讲陈虎阳交出来,或许,我们还能成为朋友。”鹤发长老眯着一双眸子,少了之前的和蔼,换上了漠然肃穆的味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