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虎阳一脸不屑的看着那个女人,心中暗道这女人装逼的本事倒是炉火纯青,好像把自己弄得好像多牛逼似的,刚刚不还是给我摔了一个马大哈吗?

  “我叫柳芸,「刑天营」的人,记住了,不要到时候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刑天营?

  陈虎阳微微皱眉,完全是第一次听说过这个势力。

  柳芸放出了一句狠话,便转身向于威走去,狠狠的踹了一脚,吼道:“尽给老娘丢脸,我怎么就生出一个你这么没出息的东西?走了!”

  陈虎阳听到柳芸的怒骂声,不禁莞尔,弄得自己好像很出息似的,陈虎阳对此嗤之以鼻,不屑的撇了撇嘴。

  短暂的思量之后,陈虎阳算是捋清了关系,青梅竹马模样的男女是表兄妹,男的叫于威,女的叫柳倩儿,而最后出来的那个女子,叫柳芸,是于威的母亲,也就是柳倩儿的姑姑。

  真是的,没事关系这么乱干嘛?

  叹了口气,陈虎阳甩了甩手,牵起还有些害怕的小蓓蓓,在众人惊恐的目光中向那个邋遢中年走了过去。

  “年轻人,这次你算是闯大祸了。”正好这个时候那个中年张开了惺忪的眸子,看到陈虎阳与柳芸之间的纠纷。

  “呵呵,我知道这个「刑天营」应该不简单,但是,既然梁子结下了,我也不是会逃避的人,男子汉大丈夫,该自强不息,你说是不?”陈虎阳笑吟吟的说道,好像他不是这件事的始作俑者一样。

  邋遢男子一直低着的头终于抬了起来,沉默了一下,递出了一卷“秘籍”样子的卷宗,道:“这是「刑天营」的资料,你拿去看看。”

  陈虎阳先是愣了一下,随后笑着推开了:“不用了,这应该不是你权限范围以内的事情吧?何况,我看了也没用,知道「刑天营」的强大,然后躲在墙角心有余悸吗?”

  中年那万年惺忪似乎怎么也睡不醒的眸子微微一瞪,古井不波的脸上终于露出了一丝赞赏,也没有强求,收回了卷宗:“去而复返,这是要接任务?”

  陈虎阳飒然一笑,表示默认。

  “罢了,罢了,你想接哪一条任务?”中年微微叹了一口气,脸上浮现出了一股不明所以的味道。

  陈虎阳在任务栏前面转悠了一下,选了半天还是没有看中的,只能问道:“这里有没有稍微简单一点,但是报酬不是很低的任务,我现在急需一些积分!”

  中年愣了一下,忽然笑道:“你小子倒是想得美,任务简单而且报酬丰厚,傻子都想要这样的任务吧?不过你倒是真会赶巧,我这正好有一项任务相对比较简单。”

  “哦?说来听听!”很显然,陈虎阳也是来了兴趣。

  说着,中年钻到桌子底下摸索了好一会,才鼓捣出了一张破旧的羊皮卷轴,看着陈虎阳笑问道:“这东西知道吧?”

  只是让中年无语的是,陈虎阳果断的摇了摇头,一脸无辜的样子。

  中年对陈虎阳的反应实在是无语了,叹了一口气说道,“这东西,在整条武径之中可没几张,据说凑满四张就可以得到一本无上功法,不比这次灭狮宴的奖品差。”

  灭狮宴的奖品是什么?锁龙图。

  四张羊皮卷宗可以拼凑成一部不弱锁龙图的无上功法!

  “所以呢,你告诉我这些干什么?”陈虎阳好奇的问道,为什么这个中年要告诉自己这个?

  这时候,那个中年露出了一脸神秘的样子,说道:“这个任务其实还是比较简单的,你找两个朋友帮我把这卷轴去送给一个人,他就在青石城附近,只是见他应该比较困难。”

  “谁?”陈虎阳一边接过那卷轴,一边问道,看中年神秘兮兮的样子,搞得自己像个特务似的。

  “此人姓名鲜为人知,不过熟悉他的人都称呼他为独臂道人,据说他已经往青石城方向赶来了,想必过不了多久你就会遇到,这是一半报酬,等任务完成了,就来取另外一半报酬!”中年从桌案里面拿出了一张晶石卡,在陈虎阳面前晃了晃。

  陈虎阳对这个“独臂道人”倒是没什么兴趣,不过对那一半的报酬却是兴趣满满,看上去还不少,自己和小蓓蓓的生活也算是揭开锅了。

  带着小蓓蓓离开凡武者公会,陈虎阳又一次踏进了御风楼,现在他腰缠万贯,可谓豪气十足,加上从王韫韬那里坑来的贵宾卡,在御风楼消费能打一折呢!

  可是……

  当小蓓蓓出现在“御风楼”的时候,立刻就引起了轩然大波,因为小蓓蓓现在的样子还是跟小乞丐差不多。

  想想御风楼是什么地方?

  皇家贵族呆的地方,让一个乞丐进去成何体统?

  6j看h正`\版章节?N上n酷j、匠网=X

  “这是谁家放出来的奴隶?怎么到这个地方来了?”大厅里一个臃肿的妇人扯着大嗓子喊道。

  小蓓蓓立刻就被吓着了,躲在陈虎阳的身后不敢出来见人。

  “这位大妈,麻烦你嘴巴放干净点,不要让人感觉您老长着人样,却只有猪的思想。”陈虎阳骂人最擅长的就是不带一个脏字,拐着弯骂人没准她还以为在夸她呢。

  “臭小子,你有种再说一遍!”那妇人身旁长相极其彪悍的一个壮年立刻就挺身而出了。

  陈虎阳撇了撇嘴,不打算搭理他们,将小蓓蓓抱在怀中,作势要离开。

  “怎么,这就想走了?夫人可不是什么人都能骂的,你小子也得给个交代。”显然,那壮年并不打算就这么让陈虎阳走,横插一脚,拦在了陈虎阳的身前。

  陈虎阳皱了皱眉头,指向那个贵妇,对那壮年问道:“她是你姘头?”

  壮年一脸迷惘,显然像他们这样所谓贵族的成员是不可能理解这么粗鄙的词汇。

  “哥哥,姘头是什么?”小蓓蓓仰着小脑袋,好奇的问道。

  这下陈虎阳就为难了,面对单纯的小蓓蓓,他不可能理直气壮的解释这个词,笑了笑,道:“这个蓓蓓不要懂。”

  “哦……”小蓓蓓虽然很失望,但是她很听话,陈虎阳不告诉她自然有理由。

  “唧唧歪歪什么?”那贵妇似乎失去了耐性,对那个壮年说道:“大牛,给老娘撕了他。”

  “我看谁敢在御风楼闹事?”这时候,一道浑厚有力的声音在大厅内响了起来。

  循声望去,竟然是一个少女,属于巾帼英雄的那一类,女孩子该有的柔弱在那个少女身上完全没有,取而代之的是纯纯的英气,眉宇间透着男人般的煞气。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提酒会老友说:

  这两张看似支线任务,但其实跟主线有联系的,第二卷步入尾声,一切支线都会跟灭狮宴扯上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