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什么样的遭遇,让这个天真烂漫的孩子拥有这般心智?看着小蓓蓓那脏兮兮的小脸,陈虎阳心中说不出的压抑。

  这时候,小蓓蓓又好像看透了陈虎阳的心思,自言自语道:“遇到哥哥后,蓓蓓就不会再哭了。”

  两双同样是漆黑的瞳孔相互对视,一副和谐的画面就这样形成。

  与此同时,凡武者分会,阴暗无光的房间内……

  “什么?”一个中年男子猛然从桌案上站起,满脸震惊,“你说独臂道人要来青石城?”

  男子身前一个侍者模样的青年微微躬身,低着头,声音听不出什么感情:“独臂道人的使者已经来了,说独臂道人本尊将会在三天后抵达青石城”

  中年男子坐回了椅子上,轻声问道:“你确定那是独臂道人的使者?不是什么人都可以是独臂道人的使者的!”

  青年微微抬起头,盯着中年一分钟,淡淡地说道:“我明白了。”

  t9最$新章Mo节7上l&酷6/匠_网

  说完,青年便想转身离开,却被那中年叫住了:“柳芸去了那么多天,难道还没有抓住那个孩子吗?”

  青年一直都是事不关己的样子,但是提到这个“孩子”,不禁皱起了眉头,沉默了一下,沉吟道:“那孩子……就在青石城”

  “什么?就在青石城?那你们怎么还无动于衷?难道你们不知道这个孩子对我的大业来说,有多重要吗?”中年顿时来了火气,好像比独臂道人要来还要生气。

  青年丝毫不理会中年,夺门而出,“蓬”的一声,房间门被重重的关上。

  而他们话题中的主人公,小蓓蓓现在正坐在陈虎阳的肩膀上,张望着空灵的眸子,满是好奇,好像坠入红尘的小精灵一般,大有一副指点江山的模样。

  如今的陈虎阳,以“蓓蓓的哥哥”自居,第一次照顾人,俨然是将小蓓蓓当做家人看待了。

  既然身边突然多出了一个“拖油瓶”,那陈虎阳就要为自己和小蓓蓓的生计打算了,身无分文的他只是一个人还好,至少而不是,可现在多了一个蓓蓓,陈虎阳总觉得不能虐待儿童,得想点法子赚取一些晶石,也好给小蓓蓓置办一些新衣裳什么的。

  而对于陈虎阳这样没一根筋的家伙来说,在凡武者公会接取任务是最快赚取晶石的地方,他没理由放过。

  索性夜幕还未彻底降落,陈虎阳带着小蓓蓓再一次走进了凡武者分会,径直走到了公布栏前。

  “这位先生是要接任务吗?”从陈虎阳的右侧走来了一个少女,扭着她那还算婀娜的腰肢,画着淡淡的妆,还别说,是有那么点味道。

  陈虎阳好奇,几个小时前来凡武者分会似乎还是冷冷清清,这才过了多久啊,似乎人流多了不少,只是前台的那个邋遢中年依旧在呼呼大睡。

  陈虎阳指了指公布栏,玩味的问道:“这些任务,随便什么人都可以做吗?”

  少女一愣,但是很快就恢复了,瞧了陈虎阳半天,恍然道:“难不成先生不是凡武者?”

  没等陈虎阳回答,他就看到了那女子脸上的变化,原本职业性的笑容消失无尽,摆起了一张死人脸:“一个普通人到凡武者团来干什么?又是一个蹭吃蹭喝的?还带着一家老小还是怎么滴?”

  在青石城,除了凡武者之外,也是有土著居民的,这些出生就在青石城的土著居民靠着经商过活,因为青石城的物价很高,仅仅是靠着摆地摊就可以衣食无忧,很多人便选择商业而不是修炼,自然,普通人还是有不少的。

  而陈虎阳问出的那个问题无疑是让少女将陈虎阳划入了“普通人”的行列。

  陈虎阳无奈的摸了摸鼻子,还真是个现实的社会啊,凡武者和普通平民之间的差距就这么大。

  又是“强者为尊”的完美体现啊!

  凡武者公会提供的免费茶水,甜点,那是给尊贵的凡武者享用的,而那个女子感觉陈虎阳只不过是一个普通人,自然就把他归纳到了无业游民蹭吃蹭喝的一类。

  “倩儿,怎么说话呢?”正当陈虎阳想要开口讽刺的的时候,一个柔弱的声音传来,循声望去,竟然是一个男子。

  那男子的身材,甚至比“倩儿”更加婀娜,无论是脸蛋还是身材,都堪称“美女”,但是这性别一出错,就让陈虎阳想到了一个词:人妖。

  人妖也就算了,只是他让陈虎阳无法接受的是那男子接下来的那句话:“这年头,不是什么人都像倩儿你这么尊贵的,舅舅身为青石城凡武者公会的会长,不可能亲力亲为,而你是舅舅唯一的千金,身份娇贵,这些事,就交给下人去做。”

  卧槽!

  这是当着老子的面,骂老子不是人?

  陈虎阳的脾气可不是很好,一而再,再而三激怒他的话,后果不堪设想。

  看吧,把陈虎阳惹怒了,这不就一大耳刮子甩在了那个人妖的脸上。

  柳倩儿见男子被一个普通人一巴掌甩在地上后,短暂的震惊了一下,随后怒指着陈虎阳,吼道:“你敢打我的人?你知道我是什么人吗?”

  陈虎阳郁闷不已,难道青石城的人都是傻子么?为什么这么喜欢问别人自己是什么人?

  小蓓蓓已经从陈虎阳的肩膀上下来了,扯着陈虎阳的衣角,脸上露出了惊恐之色,陈虎阳循着小蓓蓓的目光看去。

  真可谓是冤家路窄,迎面走来的,正是刚刚冒充小蓓蓓“母亲”的那个女子。

  “姑姑,你的给我做主啊!”柳倩儿显然也看到了那个女子,立刻上前诉苦,“这个天杀的臭男人,人家好心好意给他介绍任务,他不仅不领情,还打了于威!”

  难怪都说女子心如蛇蝎,这添油加醋扭曲事实的本事还真是不得了啊。

  那女子眯着眼睛,显然他也认出了陈虎阳,但是只是瞟了陈虎阳一眼,死死的盯着他身后的小蓓蓓。

  那女子缓缓走到陈虎阳的面前,与他对视,问道:“倩儿说的可是真的?”

  “你认为呢?”陈虎阳耸了耸肩膀,无所谓的说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提酒会老友说:

  各位大佬爷们端午节快乐,今天的两章老酒尽可能提前发,本来想加更来着,但是今天正好有事,作为补偿:10~20号,每天三更,谢谢大佬爷们的支持!~老酒拜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