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者无心,听者有意,陈虎阳听到的信息量可不是一星半点,之前陈虎阳就在奇怪了。

  武径只是那些新人脉师作为历练考核的场所,对于阮可唯、沈缠欢这样拥有玄阶实力的人出现在这里,这个武径不简单。

  阮可唯不理会沈缠欢,缓缓走到陈虎阳的面前,一副很友善的语气:“陈兄弟,跟我们一起吧,想必你也是冲着那东西来的吧?咱们组成小队,也算是有个照应。”

  看!正_版m/章@:节7y上酷)匠{2网U

  在阮可唯看来,陈虎阳绝对不是初出茅庐的新手,毕竟,就连阮可唯玄阶中期的实力都看不透陈虎阳的境界。

  陈虎阳对阮可唯所谓的“那个东西”有些点兴趣,缓缓点了点头,道:“既然美人相邀,那我就却之不恭了!”

  陈虎阳原本就是痞里痞气的,既然不能让太多人注意到自己,陈虎阳也就伪装上了一副“痞子”的面具。

  听着像是调戏一般的话语,阮可唯倒是没有太多的情感波动,但是一旁沈缠欢的心里却是不爽了,阮可唯虽然还没过门,但怎么说也是自己名义上的未婚妻。

  而另外三个凝血海弟子也是如临大敌的看着陈虎阳,阮可唯在凝血海可是“大众情人”,哪能看得了陈虎阳的这般调戏?

  沈缠欢想要上前教训陈虎阳,但是就在这个时候,天空中一声沉闷的声响炸开,几人都能清晰的感受到大地颤了一下,随之,虚空之上的天色变得分外恐怖起来。

  风云际会,武径入口开启!

  几人心里震撼的同时,也都知道了,这是入口开启的前兆。

  而与此同时,从这片小树林中,四方各地都飘出了几道声音,应该也是苦苦等待武径开启的其他门派的人。

  “武径就要开启了,我们也进去吧!”阮可唯深吸一口气,看向虚空。

  这时候,陈虎阳却是犯难了,看着他们一个个牛气哄哄的虚空腾飞,这尼玛老子不会啊!

  陈虎阳虽然实力已经达到了玄阶中期,但是他除了《儒圣十三篇章》之外,几乎没有接触过飞行的凡武学。

  这感觉就像是有着深厚的内功,却没有旷世绝学,憋屈的都快哭出来了。

  如果让沈缠欢等人知道陈虎阳连基本的虚空腾飞都不会,那么,陈虎阳以后还有什么脸面在他们面前装逼?

  “黑玄,帮我想想办法!”陈虎阳心里暗捏一把冷汗,第一时间想到的自然是躲在将帅界中的黑玄。

  “想办法?你让我怎么想?让你飞的凡武学并不是没有,但是现在告诉你,你能速成?临时抱佛脚是没用的!”黑玄没好气的说道。

  “卧槽,你个老不死的,故意气我是不是?信不信我分分钟把你赶出将帅界?”被黑玄这么一激,陈虎阳索性也就破罐子破摔起来。

  可是还别说,陈虎阳这么一激动,黑玄还真认栽了,毕竟陈虎阳才是将帅界的主宰,他要赶自己离开,确实至于要动动心思,估摸着一分钟都不需要。

  “你急个毛线啊,我说不帮你了么?”黑玄虽然心里有点发虚,但是嘴上却是一点都不认怂。

  用一句话形容,叫那么什么……死要面子活受罪。

  “早说嘛,吓死爹了!”陈虎阳得知黑玄有办法,顿时松了一口气,问道,“我该怎么做?”

  “既然临时抱佛脚没用,那咱们就不抱了,老哥我这回让你牛逼一回!”黑玄嘿嘿一笑,道,“一会你直接跳进武径去!”

  跳……跳进去?

  陈虎阳一愣,这尼玛不是开玩笑吧?

  武径离地面可是百丈之高啊,就算是陈虎阳的身体素质经过将帅印的强化,但是这一跳也跳不到这么高吧?

  “你特么耍我呢,是吧!”陈虎阳炸毛的对着黑玄怒吼道。

  “我耍你这个黄毛小子干吗?”黑玄无语的说道,好心让他牛逼一回,这尼玛居然这么不识好人心。

  “陈虎阳,你这是在干嘛呢?难道是不会虚空腾飞的凡武学,上不来?要不要我拉你一把啊?”这时候,已经腾在虚空中的沈缠欢脸色阴晴不定的看着陈虎阳问道。

  “你特么自己上去就行了,劳资要撒尿,你要看啊,怕你伤了自尊。”陈虎阳现在的心情不爽,就像个刺猬似的,谁要惹他,扎一手血还不算什么,这尼玛说话太气人了。

  陈虎阳的话语张狂,根本没有半点修养可言,配合现在这张粗犷的面容,倒也是略显几分霸气。

  阮可唯微微错愕了一下,其实在她看来,也是认为陈虎阳不会飞行的凡武学,本想着是不是带着他一起飞入武径,却没想沈缠欢的冷嘲热讽快了一步,但是结果很明显,吃瘪的也是沈缠欢。

  “可唯姐,我们先上去吧,如果这个陈虎阳连一般的基本飞行都不会,就算是跟在我们身后,也只是拖后腿!”阮晖冷冷的瞥了一眼陈虎阳,转身对阮可唯说道。

  阮可唯想了一下,阮晖说的倒也不错,何况,陈虎阳要是真的想撒尿,自己留下来似乎有点那什么。

  眼看着这些人都牛的一比,陈虎阳心里却是冷汗直冒,要是黑玄的方法行不通,自己这下可是丢人丢大发了。

  “你特么就不能不要这么对我没信心啊?”黑玄不满的声音再次从旁边传来,“将凡武真气汇集在小腿上,往上跳就可以了,其他的,我来!”

  “你这老家伙要是敢耍我,劳资跟你不死不休!”陈虎阳咬了咬牙,身子半蹲,整个人像是一把蓄势待发的利剑。

  啊!~陡然间,一声凄惨的叫声在陈虎阳“起飞”后的零点几秒响彻这片虚空。

  单单是听那声惨叫声,要多凄惨就有多凄惨。

  不过,这惨叫声倒不是陈虎阳发出的,而是沈缠欢,这货本想着飞的慢点,看看陈虎阳怎么出丑,只不过刚一回头还没回过神,只见下方一个黑点在自己的瞳孔中无限扩大。

  沈缠欢还没来得及反应,就感觉自己的肺部被人顶了一下,整个人横飞向武径黑漆漆的入口。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