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嘿,巧了,今个儿来,我也就是来接巧巧的。”陈虎阳也不客气。

  “妈蛋的,养了五年的妮子居然这么早就胳膊肘往外拐了,世风日下,人心不古啊。”王福一脸不爽的看着陈虎阳这个拐骗自己孙女的少女,挥了挥手蒲扇,“快滚蛋,杵这里太碍眼。”

  “嘿嘿,福伯,我知道你是没心没肺的人,何况,这巧巧也只是代养吧,其实……”

  “其实你妹子!”王福见陈虎阳腆着脸不肯定还叽叽歪歪,直接打断道,“老子明天就回H市,你小子别特么来烦我。”

  “老滑头……”陈虎阳看王福大有赶人的架势,原本想问问三天狼,四知命的事情,眼下也只能作罢,笑骂一句,便带着巧巧离开的院子。

  站在院子外静等的舞天妃见到陈虎阳背着巧巧出现在视线中,快步走了上去,在巧巧的身上打量了一下,笑道:“巧巧,你认识东方无尘么?”

  巧巧知道这个漂亮的大姐姐是陈虎阳身边最亲近的人之一,大概是有点不爽舞天妃,小脸一撇,不去理会她。

  见到这一幕,舞天妃被逗乐了,但是也确定了一些事情,看了一眼陈虎阳,便带着他向弦月城外的深山走去。

  在舞天妃的带领下,三人在城主阁背后的一片荒地停下了脚步,因为路程不算短,又先去了王福的院子,这一来一去,三人抵达目的地的时候,夜幕已然落下。

  ¤"酷H匠网c首《y发Y

  说是荒地一点都不夸张,草木不深,土质枯黄,就像是被烈火焚烧过一般,光是看着,仿佛就有一丝灼热的感觉。

  荒地不算广袤也绝对不小,约莫有半座弦月城的占地面积,却只有一间很不起眼的小破屋。

  “这里就是你口中那个东方无尘的居所?”陈虎阳诧异的看着眼前的小破屋。

  屋子很破,放在华夏都市,就是贫民区的那种危房。

  陈虎阳说这话倒是没有瞧不起这小破屋的意思,只是心里觉得有些好奇,可是说者无心,听者有意,陈虎阳的话音刚落下,就听到了破屋子内传来了一道愤怒的声音:“哼,好无礼的小子,嫌弃老头子的居所,你大可以不来!”

  舞天妃无奈的看了一眼陈虎阳,淡淡的说道:“你留下的第一印象很差,今天是没戏了,咱们还是明天再来吧?”

  “大哥哥,里面这位是无尘爷爷吧?”巧巧见舞天妃说要回去,顿时就感觉自己能够帮得上陈虎阳的忙了,先是贼贼的看了一眼舞天妃,然后对着陈虎阳问道。

  巧巧的小心思哪里能躲过舞天妃的眼睛,微微一笑,也没有跟一个五岁女童争风吃醋的意思。

  “咦,这声音……”随着屋内的声音传来,破屋的门被打开了,迎面走出了一个佝偻老者,在月光的映衬下,显得万分诡异。

  “真的是无尘爷爷。”巧巧看到老者,顺着陈虎阳的身体爬了下来,小跑到老者的面前,一脸天真的看着他。

  陈虎阳和舞天妃面面相觑,两人都有些愧疚,居然这么利用一个幼女。

  “嘿嘿,小家伙,没想到咱们这么快就见面了。”老者见到巧巧,也是一脸和蔼,蹲下身子轻轻抚摸着她的脑袋。

  “老人家,刚才的无礼之处,还请见谅。”陈虎阳适时地走上前去,开口道歉,他知道这个老者跟巧巧相识,那就一定不简单,毕竟,巧巧的身上全是谜。

  “哼,别以为这么说,老头子我就会原谅你。”老者恢复到了之前的冷漠,瞥了一眼舞天妃,最后忍不住在陈虎阳的身上多看了几眼,想要说什么,但是还是没有再说话。

  还真是一个难说话的老家伙。

  陈虎阳无语的看着老者,为什么自己就这么不招待见呢。

  巧巧看了一眼吃瘪的陈虎阳,微微一笑,转身对老者说道:“无尘爷爷,这一次巧巧帮你带来了梦想哦,你真的要赶大哥哥走么?”

  闻言,老者万年沉寂的双眸微微发亮,看向巧巧,惊讶道:“小家伙,你是说……”

  巧巧点了点头,并没有说话。

  老者微微挺了挺背脊,但是佝偻的脊梁好像怎么挺都是弯的,目光在陈虎阳的身上瞟了一下,呢喃道:“难怪你周身缠绕了暴戾的气息,进来吧,看在巧巧的面子上,老头子我可以不跟你计较。”

  说着,老者拄着拐杖自顾自的走进了小破屋,巧巧俏皮的跟陈虎阳眨了一下玲珑大眼,小跑着跟了进去。

  陈虎阳和舞天妃相视一笑,这一次,还真是托了巧巧的福啊。

  陈虎阳跨进小破屋之后,才发现自己应该把之前的话收回来,外面看去,这就是一座危房,但是里面却别有洞天,就单单以面积而言,那完全是三个「八仙楼」的大小。

  四周全是刀剑斧钺,青鼎巨锤,这可是十足的一个炼金房啊。

  “还真是大手笔啊,竟然在屋子里施加了空间结界。”陈虎阳呢喃自语。

  “无尘爷爷不仅是炼器大师,还是一个顶级的炼药宗师,而且,对结界的布置,比爷爷还要强不少。”巧巧在旁边解释道。

  陈虎阳知道此刻巧巧口中的“爷爷”自然是指王福,估摸着这小丫头并不知道自己的亲生爷爷是谁。

  “传言东方无尘前辈是炼器历史上的一块里程碑,现在看来,果然名不虚传啊!”舞天妃也是一阵感慨,她虽不懂炼器,但好歹也是看过一些相关古籍,知道要达到东方无尘的这个高度需要多大的努力和精力。

  “别以为拍几个马屁我就会对你们改观。”东方无尘冷眼瞥了一下舞天妃,淡淡的说道。

  舞天妃一阵无语,大概是因为自己跟陈虎阳同行的缘故,被殃及池鱼,眼前这位前辈貌似对自己也没什么好的印象了。

  “把那东西拿出来爷爷看看。”东方无尘将视线转向陈虎阳,开口说道,虽然他尽可能的使自己保持平静,但是语气中的一抹激动意味被陈虎阳清晰的捕捉到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