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虎阳在接下来的三天,倒是想舞天妃说的这般,呆在床上精心养伤,,虽不能说是三天修养让他恢复到了巅峰状态,但廖胜于无,三天下来,倒也恢复的七七八八了。

  眼看着明日便要踏上「斩龙会」的山门了,陈虎阳心中的不安感觉愈渐变得浓重起来,林桦妍突然将裴晴思和孙琥叫上「斩龙会」山门,到底是为了什么。

  曹家、凝血海、叶家!

  就陈虎阳知道的,八强中已经有三家是站在自己对立面了。

  这「斩龙会」之行,不是那么容易啊。

  陈虎阳盘膝坐在床上,手里捧着半只西瓜,囫囵吞枣般大口解决着,嘴里神神叨叨的还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吃完再说话。”一旁的舞天妃似乎有点看不下去了,出声阻止了他。

  还别说,天不怕地不怕的陈虎阳就听舞天妃的话,让他不说话,他就真的一言不发了。

  直到那半只西瓜只剩下西瓜皮,陈虎阳才长舒一口气,拍了拍肚皮问道:“天妃姐,你知道这弦月城中,有什么地方可以打造兵刃么?”

  “打造兵刃?你需要兵刃干什么?”舞天妃微微错愕问道,她自然是知道陈虎阳有黑锋剑和问世枪,这两件兵刃随便拿出一件就是凶兵圣兵的存在。

  “我估摸着,上了「斩龙会」山门,会用得着。”陈虎阳右手搓着下巴说道,“就当是给孙琥、套子他们谋些福利吧,反正我手头也有不错的素材。”

  “哦?什么素材?”舞天妃见陈虎阳神秘兮兮的样子,好像也是来了一点兴趣。

  陈虎阳嘿嘿一笑,挥手间便将须弥戒指中的蛟蛇肉身给拿了出来,顿时,那房梁粗细的蛟蛇肉身缠着被陈虎阳放置在房间内,一时间,原本还显得敞亮的房间变得拥挤起来。

  “这……天阶蛮兽!”饶是舞天妃,也感觉有些不可思议,同境界的蛮兽可是比人类更难对付,陈虎阳对天阶修为的曹澜都差点丢了性命,他是怎么得到这天阶蛮兽的肉身的?

  “用着玩意儿做兵刃素材,够资本了吧?”陈虎阳一双手捧着膝盖,憨憨的问道。

  gv酷匠√G网~Y正?版首aY发n

  舞天妃微微点了点头:“如果是天阶蛮兽,我倒是可以带你去见见那个人。”

  “谁?”陈虎阳下意识的问道。

  “王福的一个徒弟。”舞天妃将视线从蛟蛇肉身的转移到了陈虎阳的身上,“在去找那人之前,我们还要去接一下巧巧。”

  巧巧?

  陈虎阳听到这两个字就想起了H市城南贫民区的那个五岁女孩,那一双宛如黑葡萄的大眼珠子总是眨巴眨巴的充满灵气,还有……等等,巧巧在灵州界!

  这灵州界不是凡武者才能进入了,那巧巧才多大?五岁的女娃娃能出现在灵州界?

  似乎是看出了陈虎阳的疑惑,舞天妃忽然笑道:“七杀、贪狼、破军,这三枚天狼孤星可是王福送给你的?”

  “是啊。”陈虎阳下意识的回应道,且不说未婚妻叶芷嫣,七杀和贪狼这俩抠脚大汉就是莫名其妙的出现在自己生活中,受王福之命伴随自己前往燕京灵州大学。

  “这就对了,王福坐下除了三天狼,还有四知命,我猜得不错的话,巧巧应该就是四知命之一。”

  “四知命?啥玩意儿?”陈虎阳的脑子被一连串信息弄得快要打结了。

  然而,舞天妃却没有详细说明的意思,微微一笑之后便离开了房间,只留下一串余音绕耳:“我在楼下等你。”

  陈虎阳无奈的摇了摇头,他知道舞天妃不想说的话,谁都撬不开她的嘴,哪怕是陈虎阳也不能。

  ……

  舞天妃带着陈虎阳所去的地方也是弦月城的一隅人烟稀少之地,甚至比桃婆婆的瞎子铺还要偏僻不少。

  简陋的小院子中,一黑发老者萎靡不振的躺在藤椅上,手中摇曳着蒲扇,嘴里哼哼唧唧的唱着京腔小调,陈虎阳楞了一下,瞬间就认出了这个老家伙,绝逼是门卫大爷王福!

  “哟呵,小子,在灵州界摸爬滚打了快一个月了,你这还没死呢?”王福自然也是看到了出现在院子外的陈虎阳和舞天妃,笑着出声打趣道。

  “你还没死,我怎么会死!”陈虎阳见王福为老不尊,也不客气的说道,“这灵州界中可没有隔壁的俏寡妇,你这老头子怎么会在这里?”

  “去去去,什么俏寡妇,我不是那种人。”王福老脸一红,像是怕陈虎阳死缠烂打,转身对着屋内喊了一句:“丫头,出来看看谁来了。”

  陈虎阳循声望去,只见一个黑眸黑发的五岁小萝莉早就在门口看着他了,陈虎阳咧嘴一笑,正想打招呼,却发现这女童忽然化作一道流光,冲到他的面前,从脚跟处顺着身体往陈虎阳身上爬,自顾自的坐到了肩膀上,又好像怕是坐不稳,一双小手揪着陈虎阳的头发。

  这一连串动作一共用了三秒钟不到,看上去行云流水,根本没有半点停滞。

  陈虎阳一脸无奈,他知道巧巧很粘人,却没想到这丫头这么不怕生,好歹自己跟她有一个多月没见了,她就没有半点生疏感么?

  “大哥哥骗人!”没等陈虎阳说话,小丫头倒是不满的抱怨起来,“说好来燕京的时候带上巧巧,可是大哥哥走的时候,就带了两个漂亮的大姐姐。”

  陈虎阳一阵语塞,难不成这五六岁的丫头片子还吃醋不成?再说了,自己来燕京的路上,哪里带漂亮妹子了?就七杀一个抠脚大汉陪自己坐火车好不好!

  “巧巧要是不喜欢大哥哥了,大哥哥走就是了。”陈虎阳笑了笑,忍不住想要逗弄这丫头。

  闻言,巧巧的脸色一慌,听见陈虎阳以后不来见自己了,立刻就忘记了之前的抱怨,死命的攥着陈虎阳的头发,生怕他真的把自己丢下一般。

  “哎,这段日子小妮子每天都在我耳边念叨你,都快磨出茧子来了,既然你们能找到这里,这一次,就带着她吧。”王福忽然看见巧巧瞪着大眼珠子面向自己,威胁意味昭然若揭,无奈的对陈虎阳说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