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清楚点!”饶是陈虎阳习惯了从容淡定,听到黑玄这么说,他也再难保持平静了,一把揪住他的胸襟,面色宛如凶兽。

  说实在的,陈虎阳和白清歌的交集并不是太深,但是白清歌为陈虎阳做的实在太多,让陈虎阳感觉受之有愧。

  自己只是白清歌随便收的徒弟,但是先后三次毫无理由的出手相救,甚至为救自己将一魂一魄溶于自己的命格,陈虎阳自问,何德何能?

  看得出白清歌的实力不弱,不说在其他四方小世界,单单是这灵州界,白清歌想必拥有者卓越的地位,就是这么一个傲视的女子,因为自己落得这般下场,陈虎阳心里有愧。

  黑玄也不介意陈虎阳这般无礼,只是轻描淡写的将陈虎阳揪在自己胸襟上的那只手给推开,继续说道:“这三年中,最好不要让白清歌动手,你拥有肉身,大战时候使用的是凡武真气,能够恢复,但是白清歌动手,是需要以灵魂力量催动凡武真气,动一次手,灵魂浓度就是稀薄一分。”

  “你是不是有办法挽回?”陈虎阳内心一跳,连忙开口问道。

  “有一法可行,但是没有人证实过。”黑玄也不隐瞒,“我本是镇世黑棺,对阴阳修罗之道和苍生魂魄的理解要比一般人深刻一点……”

  陈虎阳无视了黑玄的后半句话,直接打断道:“我要怎么做?”

  黑玄注视了陈虎阳大概有一分钟的样子,才开口说道:“将帅印大成,妄虚体君临,结合超越天阶的凡武真气,或许可以跟地狱牛鬼一争。”

  听到黑玄这么说,陈虎阳突然沉默了,脸色一阵难看,三年……三年之内,需要将帅印大成,需要妄虚体大成,而且还要天阶修为。

  单单是其中一条,就能让万千凡武者止步了,何况还是三条。

  黑玄坐在陈虎阳的身旁,自然是知道他内心所想,然而,黑玄没有开口安慰,确实,这三个条件对于现在的陈虎阳来说,着实苛刻了一点。

  “现在你要做的,是努力提升自己,然后收集一些能够恢复灵魂的天材异宝给白清歌,或许,有可能延长三年之劫,对你、对她来说,都是很好的缓兵之计。”

  “天材异宝?说的轻松。”

  “呵呵,相比都市社会,灵州界处处是玄机,但是相比五方小世界中的其他四界,灵州界,只是雏儿,你怎么知道,那昆仑界、蓬莱界中没有延缓灵魂的灵丹妙药呢?”

  闻言,陈虎阳的心思又是一阵活络,抬头看向黑玄,问道:“你是不是知道些什么?”

  “呵呵。”黑玄轻轻一笑,却是没有正面回答,“你现在做好你要做的事情,白清歌的事情,我会替你照看着,遇到合适的时机,我会告诉你这么做的,只要你不是扶不起的阿斗,我能确保阎罗王不敢收白清歌。”

  陈虎阳毕竟是心理素质过硬的人,在得到黑玄的保证之后,心境立刻就变得波澜不惊起来:“你为什么告诉我这些?”

  “需要理由么?”黑玄嘿嘿一笑,“你担心我趁此利用你?退一步说,我现在不告诉你,当你发现白清歌的状况之后,能不像我求助么?”

  陈虎阳一阵语塞,黑玄说的的确不错,陈虎阳自问没有能力解决这些麻烦,而黑玄有方法,陈虎阳就不得不低下高傲的头颅。

  不为别的,为白清歌为陈虎阳所做的一切。

  “师心咒,跟锁龙图有关系?”心境稳定的陈虎阳也不费心思去想黑玄为什么要这么做了,走到他的身旁,一屁股坐了下来,“天妃姐不会骗我,师心咒是你种在我身上的?”

  “是我种的,目的很简单,若是你连师心咒的咒力都承受不了,我就没必要冒着灵魂荡尽的危险,寄居在你这不成熟的将帅界中。”黑玄也没有丝毫隐瞒,“至于你说的锁龙图,确实对师心咒有一点作用,但是并没有你想的这么重要,比起锁龙图,你倒是更应该修炼《儒圣十三篇章》。”

  “你连《儒圣十三篇章》都知道?”陈虎阳皱眉,感觉自己在黑玄的面前,就是一丝不挂,似乎什么事情都逃不出他那双看似浑浊的眸子。

  “儒圣乃是昆仑一代鼻祖,他所创的十三篇章,并不是什么人都可以修炼的。”黑玄的语气突然变得语重心长起来,“你小子身上有很多东西,哪怕是放在荒古时代,也是令人垂涎的,只不过你不懂得它们的价值而已,你若是放弃十三篇章而选择锁龙图,那就真的本末倒置了。”

  陈虎阳沉默起来,说实话,那锁龙图,他其实被没有太大的想法,只是因为那锁龙图是灵州大学这次比赛优胜的证明,他想要获胜,就不得不去争夺。

  更何况,陈虎阳已经得到了打开锁龙图的钥匙苍龙卷轴。

  有这两个因素在,以陈虎阳的个性,再怎么说也不会把锁龙图拱手让人。

  黑玄见陈虎阳不说话,也没有刻意去挑话题,这样的气氛大概持续了十分钟,黑玄稍稍犹豫一下,还是交代了一声:“锁龙图是其次,你身上有一张《破军飞升图》是吧,这玩意儿对你没啥用,但是对一个人很有用。”

  “谁?”

  “破军。”黑玄淡笑道,却没有细说,淡淡吐出两个字就不再言语。

  陈虎阳知道黑玄没有说下去的意思,也很识趣的没有打破砂锅问道,只是不断呢喃着“破军”二字。

  s3最新章+节上;B酷UF匠2网

  破军是谁?

  毫无疑问,就是叶芷嫣!

  “时候不早了,你若是再不离开将帅界,怕是赶不上灭狮宴了。”又是十几分钟过去,黑玄再次开口,“你与蛟蛇一战,看似眨眼之间,实则过了半月不止,这将帅界中有时空法则,半月大概是外界的三天,三天……灭狮宴的海选差不多结束了吧。”

  “已经过了三天了?”闻言,陈虎阳猛然起身,连屁股上的枯草都没有拍掉,瞪了一眼黑玄,便匆匆离开了将帅界。

  恍神间,陈虎阳离开将帅界的同时,一阵喧闹中夹杂着唏嘘倒喝彩的声音在耳畔炸开。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