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虎阳,你怎么样?”身后突然传来白清歌的声音,转身望去,陈虎阳见到白清歌的一只小手隔空抵在自己的背脊中央,有淡淡的凡武真气传入自己的体内。

  陈虎阳愣是没有察觉到这股凡武真气,足以看出白清歌此刻有多虚弱,陈虎阳的心中一暖,反手抵在白清歌的背上,源源不断的真气传输了过去:“你为什么这么傻。”

  突然被陈虎阳这么一问,白清歌脑子一瞬间短路了,貌似这还是白清歌出生以来,第一次和一个异性这般亲密的接触:“我……我……我看见你身体冰冷,呼吸微弱,也来不及多想,就……”

  “好了,不要说话了。”陈虎阳打断了白清歌那苍白无力的解释,不由分说的强硬道,“那蛟蛇已经不会再出来了,你的身体貌似很虚弱,赶快冥想恢复吧,我帮你出去把关。”

  “你不奇怪我为什么会在这里么?”白清歌忽然仰起小脑袋,因为是一副女童的模样,看上去分外天真。

  陈虎阳稍稍沉吟了一下,确实,一开始看见白清歌站在自己的身后,陈虎阳着实有不小的吃惊,但是跟蛟蛇一战让他分去了不少注意力,现在细细想来,也不难理解。

  “黑玄说过,这将帅界是我主宰的世界,凡是和我有精神联系的人或事物,都可以在将帅界中生存下去,你我灵魂相融,我这四魂八魄中有一魂一魄是你的,有这精神联系在,你出现在将帅界并不奇怪。”

  陈虎阳说的头头是道,反倒是白清歌的神色一黯,像是想起了什么。

  k最新vx章节;2上w酷%匠Qv网…

  陈虎阳的心思还算是细腻,很快就发现了白清歌那无奈中带着一丝沧桑的情感:“怎么了?”

  “这里叫将帅界?呵呵,我倒是没想到随便在路边捡回来的便宜徒弟还有这么大的本事啊。”白清歌自嘲一声,“既是将帅印的继承人,我还真没有资格做你师父啊。”

  闻言,陈虎阳的眉头微微一皱,比起现在这个处处自嘲的白清歌,陈虎阳更喜欢第一次见面以萝莉模样展现女王姿态的白清歌。

  见陈虎阳只是皱眉而不说话,白清歌的神色更为落寞起来。

  陈虎阳突然长舒一口气:“那日在紫来城凡武者公会地下的角斗场,我的一魂一魄被人夺去,是你用自己的一魂一魄为我弥补,挽救了当初垂垂老矣的我,无关无将帅印,一日为师便是终生的师傅,你当我陈虎阳是狼心狗肺之人么?”

  听到陈虎阳一口气喷出这么一大串,白清歌的神色稍稍好看了一些,却也没有接过话茬,重新找了个话题:“移魂之法,是你在我的藏书阁中找到的,我记得,那本古籍上,只是记载了方法,而没有提及后果,你想知道么?”

  陈虎阳撇过头,看向白清歌,静静等着她的下文。

  稍稍沉默了一下,白清歌才缓缓道来:“移魂之后,我就是不完整的个体,魂飞魄散是迟早的事情,天阶修为在短短半个月内跌落到了黄阶,此后第三日,连黄阶的实力都没有了,我坐在一棵菩提树下等死。”

  听到这里,陈虎阳的心脏猛地一阵收缩:“你可以找我把一魂一魄还给你啊。”

  “呵呵。”白清歌微微摇了摇头,“等什么时候,你的修为能超过天阶,施展反移魂之术,或许可以将一魂一魄还给我,你别打岔,听我说。”

  陈虎阳乖乖闭嘴。

  “我坐在菩提树下,感受着飞速流逝的生命力,享受着人生最后的时光,就这样坐化在菩提树下。”

  闻言,陈虎阳又忍不住了:“可是,你现在不是……”

  “现在你能看到我是吧?”白清歌惨然一笑,“坐化的是肉身,而现在的我,只是一道灵魂,一道不完整的灵魂,或许是因为你我有精神联系,而你又是将帅界的主人,我生命走到最后一刻的时候,被将帅界吸了进来,看到了这一片不大却新生的世界。”

  “那你以后会怎么样?”陈虎阳紧张的问道,白清歌是因为给了自己一魂一魄才落此下场的,要是白清歌真的魂飞魄散了,陈虎阳良心难安。

  “我也不知道,总之,这段时间在这将帅界中,我还是感觉活得挺自在的,虽然因为只有两魂六魄的关系,修为始终难以跨足天阶,但勉强还是恢复到了玄阶的实力。”说着,白清歌脸上的笑容忽然变得释然起来,“我等于是新生,再活一次,那日在菩提树下坐化前,看到了很多东西,想通了很多东西。”

  陈虎阳沉默着,一种难以言明的压抑感触在心中弥漫开来。

  “知道我告诉你这些的目的是什么吗?”白清歌忽然问道,却没等陈虎阳回答,她自顾自的解释道,“给你一魂一魄,是我自己同意的,你用不着自责内疚,但是我的肉身坐化你需要负一定的责任,毕竟,我是为了救你才丧失了一魂一魄。”

  “你想我做什么?”

  白清歌微微一笑:“我现在只是灵魂,却能够得以在将帅界中生存,完全是仗着与你的精神联系,我虽然是死过一次的人,但我不否认我依旧是怕死的,你明白我的意思了么?”

  陈虎阳现在哪里还有以往的会心灵根,毫不犹豫的摇了摇头。

  “你怎么这么笨呢!”见陈虎阳傻乎乎的摇头,白清歌没好气的伸出一根手指戳在他的太阳穴上,解释道:“你是将帅界的主人,而我能在将帅界中生存,是因为你我灵魂相连,你不要闲的蛋疼把自己的命交代在某个女人的肚皮上,你死了,我就真的魂飞魄散了!”

  还在伤感的陈虎阳听到白清歌这么说,顿时愧疚消去了一大半,翻了翻白眼道:“你才死女人肚皮上呢,老子还是处男!”

  能够厚着脸皮称呼自己为“处男”的家伙,估计也就陈虎阳一人了。

  被白清歌和么一闹,场面的气氛倒的确是缓和了不少,不再是死气沉沉的压抑氛围了,而白清歌见到陈虎阳恢复了常态,也毫不犹豫的冥想起来。

  因为是灵魂状态没有肉身作为容器,白清歌只要一动用凡武真气,就是巨大的消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提酒会老友说:

  感觉这一卷越写越长,比预计大纲超出了不少字,是老酒水了,难怪这么没人气,老酒会尽早加快剧情完结第二卷,第三卷开始写回都市篇章,这玄幻篇章,老酒自己写着都恶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