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年一刀卡在戈刃中间,单凭一手臂力阻挡了孙琥这气势汹汹的一击,而另外一把稍长的大刀却是脱离了手中,盘旋着向孙琥飞去。

  “这人擅防御,却使得一手架势十足的离手刀,是个难缠的对手。”裴晴思柳眉轻皱,心中替孙琥担忧起来。

  “此战不求获胜,只是个孙琥姐吸收一点实战经验而已。”陈虎阳笑着说道,不知是在安慰裴晴思还是真的对孙琥没有信心。

  “别忘了,这是组队赛,说难听一点,就算是演变成大混战,也是正常事情,算不得犯规。。”天翎冷不丁的说了一句,看向裴晴思,似乎是在提醒后者随时可以上场帮忙。

  裴晴思犹豫了一下,孙琥的修为虽然在赵耿牛的指导下突飞猛进,但到底还是实战太少,一招“老龙吟”被挡下,就要面临黔驴技穷的窘境。

  “我想孙琥也做好了相应的觉悟,就像你们女人要尊重男人的尊严,我们也必须看着孙琥将他的尊严贯彻到最后。”陈虎阳的神情渐渐严肃了起来。

  “真是狠心的人。”裴晴思知道陈虎阳这话的意思,撇了撇嘴不满道,不过旋即叹了一口气,他的性格往来就是这样,裴晴思丝毫不奇怪陈虎阳的袖手旁观。

  酷T匠9)网永久)免费看5小yq说tx

  ……

  中年一刀离手,原本应该是分出胜负的一招,但是孙琥当机立断,瞬间改攻为守,收回战戈,急速后退两步,才勉强躲开了那原本要重伤自己的长刀。

  “若是刚才你乖乖败下阵去,就能少受一些皮肉之苦,你这又是何必呢?”中年第一次开口说话,声音沙哑,声线有些莫名的诡异感觉。

  孙琥执战戈稳住身形,喘着粗气,连续两次“老龙吟”打出,已经让他消耗过半了,体内的凡武真气所剩无几,但尽管如此,这货似乎认准了不战到最后一刻,绝对不败下阵去。

  第一次能够这么郑重其事的帮上陈虎阳的忙,而且他还在台下看着,就这么败阵的话,孙琥怎么会甘心?

  中年从孙琥的眼中看到了一抹决绝,犹豫了一下,呢喃开口:“我本不愿跟弱者动手,但是出于对你的尊敬,我接下来要全力以赴,你做好准备。”

  “来吧。”

  孙琥的话音刚落,陡然感觉一股强烈威压席卷而来,胸口窒闷使得呼吸都颇为困难,一愣神之间,两柄长刀映入眼帘,孙琥甚至没有看清中年是怎么出手的。

  长刀犹如两颗暴露夜幕的獠牙,牢牢锁定在自己的双肩两侧,凛冽的寒意划过,由白变红,最后回到中年的手中,刀刃上已经有了一道淡淡的血迹。

  孙琥的双臂被割破皮肉,并未皮开肉绽,却鲜血不止,甚至没有感觉到任何痛处,足以看出这两柄长刀的锋利程度。

  似是不想给孙琥喘息的时间,中年接回双刀之后,一步蹬出,来势汹汹,距离孙琥三米的地方,陡然侧身,双刀刺出,整个人旋转起来,犹如风车一般。

  孙琥大惊,立刻横戈护在胸前。

  砰!

  砰砰!

  长刀没有一丝怜悯的砍在战戈上,一刀快过一刀,更狠过一刀,不断轰击在战戈上,震得孙琥双臂发麻,两侧的伤口经过刺激,更是难以愈合,鲜血直流,染红了双臂的袖口。

  一轮攻势下来,孙琥已经难以稳住身形了,单膝跪地,若不是有战戈支撑,只怕连站立都做不到。

  “胜负已分。”中年双手一抖,将双刀上的血迹都落在地,收回腰间。

  “我还并未掉落擂台,也未失去意识,你的胜利,从何而来?”孙琥嘴唇发白,面如金纸,胸口剧烈的耸动着,连平常呼吸都有些不顺畅了。

  “你还要再战?”中年皱眉。

  孙琥颤颤巍巍的站起身来,尽管一副虚弱的样子,但是眼中决绝不改。

  “再战下去,你会没命!”

  中年虽是这么说着,但是嘴角却暴露出了一抹淡淡的笑意,不知是对孙琥的尊敬,还是暴虐成性的欢愉。

  擂台下,陈虎阳眼中渐渐有了阴狠的味道,摸着下巴,呢喃道:“此人,留不得。”

  “道貌岸然。”天翎冷声道,语气也是颇为不善,显然,她和陈虎阳想到一块去了。

  倒是裴晴思没有在意这么多,只是双眸阴沉,随时准备上台一战。

  裴晴思跟孙琥交集不深,但也是性情中人,孙琥这一战,为了陈虎阳可谓是毫无保留,连命都搭上了,没由的对这个胖子有了几分敬意。

  这时候,擂台下又是一阵哄闹。

  “对方既已经失去战力了,何必这么残忍?”

  “这只是一场比试,没必要做的这么绝吧?” “……”

  显然,看出那双刀中年嗜杀成性的人不在少数,也有不少人开始帮孙琥说话。

  裴晴思抬头望去,见到中年再次抽出双刀,似乎是把台下的哄闹声给无视了,笑容后面的狰狞隐藏不住,却是被裴晴思看了个正着。

  “裴学姐,不用忍着了,不过我先说一句,不动手则已,一动手,不留后患。”陈虎阳冷声道,只给裴晴思一秒钟的反应时间,若是裴晴思在一秒内没有反应过来,他就会亲自动手。

  毕竟,他等得起,擂台上的孙琥等不起。

  令陈虎阳欣慰的是,裴晴思没有任何犹豫,陈虎阳的话语刚落下,她就抽身而动,冲向了擂台,又或许,裴晴思根本就没有思考陈虎阳的话,完全是凭借着内心的愤怒冲上擂台的。

  “看来,你这位学姐,也看透了那人的真面目。”天翎不咸不淡的声音传来。

  “嘴上说的大义凛然,出手却招招致命,这种道貌岸然的人本应该是裴晴思最厌恶的人。”

  擂台上,中年持双刀步步紧逼,孙琥则是完全落入球笼的猎物,本能的向后退去两步,却见视线中的中年忽然消失了身影,紧接着,自己后颈处一抹凉意袭来。

  身后的凉意直入骨髓,仿似要斩断自己的脖颈,孙琥转身看去,一柄长刀虎虎生威,刀刃散发着凛冽的寒芒。

  感受着中年男子身上突如其来的杀意,孙琥甚至忘记了闪躲,愣愣的看着刀刃向自己的脑袋割来。

  “胖子,低头!”

  一声惊呼宛如鸿雷一般,陡然炸开,将孙琥从震惊中惊醒,没有任何犹豫,孙琥脑袋一歪,低了下去。

  只见一柄双手阔剑从擂台之下横飞上来,掠过孙琥的上空,与那散发着寒芒的长刀碰撞,一声嘈杂的金属碰撞声,长刀自中年男子的手中脱落,而那飞来横祸一般的双手阔剑也被震了回来,牢牢的插入擂台地面,入土三分,足以看出其中的力道是多么惊人。

  裴晴思虚空一踏,落在孙琥的身前,留个她一个背影:“胖子,可以了,你不会愚蠢到认为在陈虎阳心中的价值,还不如一场比斗的胜负吧?”

  孙琥颔首,眼中夹杂着不甘、委屈和悲愤,到头来,自己还是没能帮上虎阳的忙。

  从小到大,自己长得比虎阳魁梧,力气比虎阳大,可每次都是虎阳护着自己,这让孙琥觉得自己很窝囊。

  这一次,在赵耿牛那成功出关,本以为能做些符合左膀右臂这个身份的事情,但是不管是在汤家营地,还是这灭狮宴的首战,貌似自己都是多余的。

  “他的意思,便是让你一招制服龙振山,你做到了。”裴晴思开口,声音很平静,可是夹杂着一丝愤怒,葱指抖动,轻轻一挥,那插入地面的双手阔剑再次回到手中。

  那使双刀的中年是玄阶后期,而孙琥只是勉强跨进了玄阶初期,一招制服龙振山都是凭着菩提老祖的绝技“老龙吟”,就算孙琥再怎么努力,也战胜不了双刀中年。

  不再理会孙琥,裴晴思踏出一步,目光直射对面的中年男子,此刻他也已经把长刀取了回来,双手持刀,严阵以待。

  “我来会会你!”裴晴思语调轻蔑,居高临下。

  中年男子眼中闪过一丝阴恨,双刀交叉护在胸前,他能感受的出裴晴思要比孙琥强很多。

  玄阶后期对玄阶后期!

  孙琥收回战戈,缓缓走到陈虎阳的面前,低着头,沉默不语,浑身上下透露着一股颓然。

  陈虎阳并没有责怪孙琥,反倒是被他这模样给逗乐了,问道:“为了能帮到我,竟然舍得将命拿出来,没看出来你这胖子倒也是长了心肺的啊。”

  “哎。”

  “死胖子,在你的印象中,我陈虎阳跟你称兄道弟,是因为你对我有利用价值么?”陈虎阳忽然问道,“从小到大,每次打架,哪一次不是我护着你?你每次闯祸,哪一次不是我替你擦屁股?”

  “那不一样。”

  “有什么不一样?你是怕我变了,还是担心自己变了?”陈虎阳正色看向孙琥,“别忘了,我儿时的玩伴,就只有你和虎妞,只有你们两个,哪怕是一辈子都窝囊,我陈虎阳都不会抛弃。”

  闻言,孙琥猛然抬头,垂在大腿两侧的双拳仅仅攥着,心中再次被一种渴望占满,那是一种想要变强的渴望。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