倒不是说陈虎阳真的怕了这个龙振海,就像陈虎阳自己说的,他需要保留实力来面对「斩龙会」,没必要的消耗是绝对不允许的。

  龙振海似乎不想善罢甘休,可是擂台上的裁判已经宣布灭狮宴开始了,就算龙振海再怎么猖狂,也不敢妄自放肆,冷哼一声,撂下了几句狠话便讪讪离去。

  “倒没看出来,你好会隐忍啊。”裴晴思见龙振海离开,终于忍不住笑出声来,“你这是吃人不吐骨头的节奏啊。”

  “没必要跟小人物一番计较,何况,宁惹阎王,莫招小鬼,我只是不想节外生枝而已。”陈虎阳耸了耸肩膀,视线转向了擂台之上。

  一个迷迷糊糊的老者负手而立,站在擂台上,仿似一阵风就可能吹倒一般。

  老者一袭黄衫加身,瘦骨嶙峋,须眉白发随风飘动,腰间挂着一个形状怪异的葫芦,脚下踩着一双破旧的布鞋,露出两颗班黄的脚趾甲,一手背负身后,一手扣着鼻孔,一副邋里邋遢的模样。

  这个老者,陈虎阳有过一面之缘,昆仑山的老神仙。

  见过老者的人并不多,见他一身乞丐模样顿时哄堂大笑起来,然而,等裁判说出这老者的身份之后,场下一片寂静。

  “首站,昆仑山浮世道人。”

  这就是昆仑山的那个“老神仙”?

  主持人的一句话落下,擂台之下就传来了阵阵哄闹低语声,这其貌不扬的矮小老者居然是被传得沸沸扬扬的“昆仑山人”。

  陈虎阳神识探查之下,只是神识还未触及到擂台的边缘,就被一股威压给弹了回来,陈虎阳错愕抬头,向着擂台看去,却见那浮世道人正看着自己,隐藏在胡须之后的嘴角微微勾起。

  此人,深不可测!

  这是陈虎阳被老者惊鸿一瞥之后的感觉,仿佛整个人被黑暗侵蚀一般,如坐针毡。

  老者站在擂台上,而台下鸦雀无声,压抑的空气仿似让人难以呼吸一般。

  “啊呀呀,是不是老朽出场太早了?”老者见半天没人上台挑战,笑着说道。

  “前辈,你这不是让灭狮宴提前结束么?”就在这时,虚空中有中年跨步而来,顿时引起了一波小高潮,来人正是弦月城主:秦海威!

  “咋滴,你小子不服?可来一战啊!”老者将手指抽出鼻孔,放在嘴边吹了吹,一脸不屑。

  秦海威落地,倒没有因为老者的话语生气,陪着笑脸道:“前辈说的哪里话,怕是三个我也不是前辈的对手,不过,前辈,你往这擂台上一站,还有哪个年轻才俊敢上台来?总是要给年轻人一些表现的机会不是?”

  “哼,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小子在打什么鬼主意。”老者撇了撇嘴,却也没有点破,转身向擂台下面走去,口中还自言自语道,“若不是想看看最后谁能得到我昆仑山守山雾蚺,老朽才不跟你玩这一套呢!”

  老者的话音不大,但是陈虎阳却是听得清清楚楚,特别是“雾蚺”两个飘入耳中的时候,心海处陡然升腾起一股灼意,好像是有什么东西要破体而出一样。

  “你给我冷静一点,若是想见雾蚺,这段时间你必须压制!”陈虎阳低头,像是在自言自语。

  雾蚺,亚龙种,也被唤作“紫云兽”。

  见老者走下了擂台,秦海威转身面向擂台下的一众年轻才俊,笑道:“刚才只是一出闹剧而已,大家不用介意,灭狮宴照常开始。”

  话音刚落,就有一个青年登上了擂台,陈虎阳认得这人,不就是刚才没有装完逼的龙振海么?

  “我乃龙虎殿门下龙振海,今日来这弦月城,对锁龙图势在必得,还请诸位成全。”龙振海抱拳说道,顿时台下一片嘘声响起。

  一个玄阶初期的凡武者,还做出头鸟?

  妄想得到锁龙图?不是冲着炮灰来的么?

  “不是说组队赛么?怎么就一个人?”裴晴思一脸疑惑,对着陈虎阳轻声问道。

  刚才昆仑山的那个老者一个人也就算了,毕竟实力强悍,以一敌十不是问题,但是这龙振海何德何能敢一人出现在擂台之上?

  “有两个可能,第一,派出实力最弱的一人试试水,第二嘛……应该就是初生牛犊不怕虎,想要给大家来个下马威。”陈虎阳笑着说道,忽然觉得这个龙振海还真是可爱啊。

  “下马威?就他?”裴晴思楞了一下,显然有些神经短路的感觉,怜悯的看着这个脑子有屎的孩子。

  身后的孙琥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走了出来,面对陈虎阳说道:“虎阳,在场的人中,我的实力算是最弱的,怕是到后面就没有什么能够帮到你的了,这炮灰,还是让我当吧。”

  陈虎阳点了点头,孙琥这话虽然有点妄自菲薄的意思,但却是事实,面对玄阶初期的龙振海,同境界的孙琥当做磨刀石是再合适不过了。

  “胖子,那龙振海想立威,我们就借势,你上场就不需要保留了,若是能做到秒杀效果最好,他想立威,我们就让他成为我们立威的嫁衣!”陈虎阳微微一笑,而孙琥则是会意的点了点头。

  看着孙琥的背影,裴晴思有些担忧道:“虎阳,你就这么让孙琥上去了?他才接触凡武学多久?不怕被人虐出心理阴影?”

  其实无论是孙琥还是陈虎阳,彼此心中都知道,第一场就上去的,就是炮灰。

  一旁的天翎冷冷说道:“这个孙琥比你懂事的多,她知道自己该做什么才能帮助陈虎阳,不像你,除了打骂和冷嘲热讽,什么都不会。”

  “你……”裴晴思气结。

  见到两女争吵,陈虎阳就是一阵头大,自然也懒得去管了,当做没看到一样,注意力缓缓飘向了擂台上。

  ……

  “哟,你这是帮那小子上来找场子了?”龙振海见到孙琥,自然是认出了他就是刚才站在陈虎阳身后的胖子,当下便出言嘲讽道,“看你一身肥膘,不是上台找我帮你抽脂的吧?”

  孙琥微微摇头,学着陈虎阳的样子眯了眯眼睛,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认定了这个龙振海作死的本事已经纯火纯青了,没有说话,只是虚空一探,一柄古朴战戈出现在手中,那战戈比孙琥还要高出一截,看上去有些滑稽,却也有一丝凡武真气萦绕。

  一系列动作,完全是模仿陈虎阳,看得出孙琥对陈虎阳的崇拜已经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了。

  孙琥跨出弓字步,双手执战戈,顶尖点地,发出一声清脆的声音,顿时,仿似有寒芒乍现,随后长戈如蛟冲出,脚下弓步收敛,疾驰而去。

  对面的龙振海完全没有预料到孙琥的攻势这么强悍,连忙祭出长剑抵挡,虽然同是玄阶初期的修为,但是孙琥师承赵耿牛,更有菩提尊者的亲手指导。

  一戈可战天下,倒是有了几分霸道的味道。

  然而,场面是情理之中的轰炸,但是结果却是有些意料之外,一面厚重的石盾挡在长戈的面前,石盾后面是已经吓尿了的龙振海。

  尽管有石盾的抵挡,但是龙振海自己却是连退数步,脚下一软,直接摔出了擂台外。

  石盾收敛,一个中年的面貌露了出来,正是那个之前跟随在龙振海身旁的中年,陈虎阳口中的“玄阶后期凡武者”。

  见那中年突然出手,陈虎阳却没有急着将孙琥换下来。

  修道一途,除了最基本的提升境界之外,实战也是必不可少的,特别是与强者大战,这一点陈虎阳深有体会,尽管到最后逃不了被虐成狗的下场,但是不可否认的是效果卓然。

  高坐上的那个昆仑山老神仙嘴角挂着玩味的笑容,浑浊双眸中一抹似笑非笑的意味有些不明所以,旁边坐着弦月城主,也是一副镇定,完全没有想要中断比赛的意思。

  擂台上,中年双肩耸动,被收回的石盾发出一阵耀眼的光芒,转眼间化作了双刀,一左一右握在手中,单单论气势而言,比孙琥强了不止一筹。

  而孙琥知道自己弱于他人,但脸上也没有丝毫的紧张。

  尽人事,听天命。

  这是孙琥在赵耿牛身上唯一学会的东西,自己努力修炼了,该是得到回报的时候了,哪怕只能为虎阳分担一些可有可无的压力。

  一声断喝,战戈再次点地,发出一声爆鸣声之后,直捣黄龙。

  中年神色一紧,却也不慌不忙,持双刀疾驰而上,选择面对面碰撞。

  黄色光芒冲天而起,孙琥手中长戈微微颤抖,好像是遇到了什么巨大的威胁一般,然而攻势却不减,宛如蛟龙出海,隐约间似乎还有龙吟声发出。

  苍海老龙吟,此招名为:老龙吟。

  酷c,匠=网a首发D》

  这是菩提尊者晚年所创,也算是他老人家的得意之作了。

  霸道十足的一击,却是由一个一身膘肉的胖子打出的,着实有些让人啼笑皆非。

  然而,此刻擂台下却没有一人发出笑声,纷纷屏住了呼吸,因为这碰撞,大骇人心。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