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虎阳一战,着实把温婧萱给吓着了,要知道,有“神战”天赋的人,整个灵州界都找不出几个,至少,温婧萱生存了千年之久,遇到会“神战”的人,也在一手之数。

  温婧萱如此,被曹统领打得半死的小队长更是如此,横躺在地上像是半死人模样,甚至连话都说不出来了,直到曹统领暴死了一分钟,他才被陈虎阳的声音拉回了现实:“听你们刚才的交谈,你是汤硕元的人?”

  “额,你是什么人?”

  陈虎阳微微一笑,神战之后消耗颇大,脸色有些苍白:“汤硕元是你的少主,我姑且算是你少主的老大吧。”

  “你是陈虎阳?”小队长微微错愕,旋即发现自己放肆了,改口道:“你是陈老大?”

  陈老大……

  陈虎阳对这个称呼实在不敢恭维。

  “少主被汤硕凯囚禁的时候,就交代过小人,若是遇到一个叫陈虎阳的青年,就让小人全力协助你。”小队长说着,想要起身,却被陈虎阳给制止了。

  “你受伤不轻,就在这好好休息吧,只要将汤硕元的囚禁之地告诉我就可以了。”陈虎阳大袖一挥,将问世枪收回。

  温婧萱也已经站到了陈虎阳的身旁,对着那小队长问道:“你对这地下囚牢了解多少?”

  “知道的很少,汤硕凯让我驻扎此地,一个目的是将不远处美人源大阵中的那条蛇人捕捉到手,第二个目的,就是探索着地下囚牢,只不过我们能力有限,甚至走不到囚牢的深处。”小队长一下子说了太多的话,呼吸显得有些急促。

  温婧萱和陈虎阳不由面面相觑起来,美人源大阵中的蛇人,说的不就是温婧萱么?

  “这是曹澜让你们做的?”陈虎阳皱眉,轻声问道,看来这曹家知道不少东西。

  小队长点了点头:“确实是曹总管的意思,只不过我们心里都明白,说好听的是让我们探索,其实就是让我们当炮灰,不说其他,就算是大门处那八尊怪异蛮兽石雕中发出的佛音,就足以让一般人魂飞魄散了,我姑且也算是个玄阶的凡武者,在那佛音四散的情况下,也只能顶住三四分钟的时间。”

  佛教八部天龙之下的最强餐穷凶相,没有这点威胁那就太名不副实了。

  “如此说来,大伙都知道曹澜把他们当做炮灰,那为什么还有那么多人跟随汤硕凯?”陈虎阳不解道,“汤硕元这人虽然喜欢装逼,但还不至于将认命当做草芥,很显然,跟随汤硕元要合乎人情。”

  “呵呵,合乎人情?什么是人情?”小队长的脸上忽然泛起了一抹自嘲,“我们这些做下人的,始终只是主子饲养的忠犬而已,必要的时候,炮灰已经算是不错的下场了,不管是汤硕元还是汤硕凯。”

  陈虎阳不解,身为上位者的他,并不能了解小人物的悲喜。

  “说的有点多了。”小队长意识到自己的说法太极端了,改口道,“少主就在前面的囚牢之中,有几个实力不低的守卫,是曹家的人,不过想必以陈老大你的身手,很容易就能闯进去。”

  “曹家的人,那敢情好。”陈虎阳咧嘴一笑,他和曹家,已经算是不死不休的局面了,先有曹鼎,再有曹澜,敢情姓曹的就没有一个好鸟,“对了,等我救出汤硕元,我介意你跟他一起离开,汤硕凯……过不了几天就可能倒台了。”

  小队长盯着陈虎阳,稍稍犹豫了一下:“谢陈老大忠告。”

  陈虎阳也没有多说,稍稍舒了一口气,带着温婧萱向着小队长所指的方向走去。

  离开后,温婧萱开口:“虎阳,我感觉那小队长有问题。”

  “有没有问题,一会就知道了。”陈虎阳轻声呢喃,背对着温婧萱的他,俨然眯起了那狭促的眸子,“我只是让他选择一条路,至于他的接过是死是活,我们无权定夺。”

  听到陈虎阳这么说,温婧萱也不再多话。

  两人相伴走了约莫二十分钟的样子,穿过一条小道之后,终于看到了小队长所说的那间囚禁汤硕元的牢房,只不过想个数十米之外,陈虎阳看到了有三个守卫正在牢房门口巡逻着。

  陈虎阳止住脚步,神识探出,发现那三个守卫都是玄阶初期,或许在平时,同时面对三个玄阶初期的凡武者,对于陈虎阳老说只不过是舒展胫骨,但是刚才和曹统领一战,陈虎阳神战消耗巨大,此刻面对一个玄阶凡武者都显得万分吃力,更别说是三个了。

  温婧萱似乎是看透了陈虎阳的心思,她也是个玄阶中期的凡武者,要灭掉三个玄阶初期易如反掌,只不过她并没有急着动手:“解决三个玄阶初期不难,我担心的是,三个玄阶之后,蹦出一个更棘手的。”

  陈虎阳点了点头,对之前小队长的话并不完全相信,若是这囚牢之中囚禁的不是汤硕元,而是什么凶物的话,陈虎阳可就真的有些冤大头了。

  “不过我们也别无选择了,这一路走来,我们并未遇到什么岔口,想要继续前进,只怕这里是必经之地。”陈虎阳沉声道,“靖萱姐,在你出手之前,我想知道将你送回美人源的方法,必要的时候,我可以用这种方法将你救回。”不得不说陈虎阳的心思还是很细腻的。

  然而,温婧萱却是没有让陈虎阳如愿,只是回眸一笑:“放心,我自己有方法回去,要是真遇到什么危险,用不着你出手,我自己能够回去。”

  “好吧。”陈虎阳扁了扁嘴,显然已经知道自己的小心思被温婧萱给看透了。

  “小家伙,你放心好了,就算姐姐把命交代在这里,也是心甘情愿的,你躲在暗处,见情况不妙就立刻回头。”温婧萱笑着说道。

  没等陈虎阳说话,温婧萱转身,直接向着那三个守卫跨步而去,藕臂轻震间,俨然有一叶粉色桃花瓣缠上了她的掌心。

  那三个守卫见到一个美人儿只身前来,纷纷眼泛桃花,一副醉生梦死的模样。

  这媚术,果然有些门道。

  陈虎阳自然不会认为那三个守卫是没见过女人的处男,此时此景,守卫出现这样的情况,很显然是受到温婧萱媚术的影响。

  但到底是玄阶修为的凡武者,温婧萱的媚术很快就失去的效果。

  不过,这短短十几秒的时间,足够温婧萱信步走到三个守卫的面前了,女子笑魇如花,开口问道:“三位大哥,小女子有一事相求。”

  那三个守卫也不是傻子,能够出现在这个地方的人,不管是老弱妇孺,都不可能是一般角色了,为首的男子更是一言不发,操起手中阔剑就朝着温婧萱当头劈来。

  躲在暗处的陈虎阳一惊,正想现身帮忙,却发现那男子高举着的阔剑还没有劈下,就双腿一软,瘫软在地上如同一坨烂泥了,定神看去,能够见到那男子的胸口,俨然出现了一个桃花形状的缺口,自那缺口处,有生命力不断流逝着。

  短短四秒钟,也就男子跨出三步的时间,便费尽了全部的生命力。

  “哟,这位大哥这么急躁,可是吓坏奴家了。”温婧萱佯装受到惊吓,连退两步,也不知道是故意的还是运气好,这两步的距离,正好躲开了侧面守卫直戳而来的长枪。

  “你是什么人?”一个守卫冷声道。

  “奴家可是你们一直想找的人,那曹家炼药师,可是想方设法将我投进他的炼妖炉内呢。”温婧萱掩嘴轻声说道。

  “你是美人源中的那个蛇人?”那守卫大惊。

  “蛇人?奴家名字叫温婧萱。”温婧萱美眸一冷,最讨厌别人用“蛇人”这么庸俗的名字称呼她了。

  “丑陋的蛇人还妄想有自己的名字,真是可笑。”那守卫大惊之后镇定下来,嗤笑一声,手中长枪轻吟,陡然向温婧萱的胸口刺去。

  n酷s匠网永久j}免=》费!9看{.小说v@

  “人家长得明明这么美,你却说奴家丑陋,真是……活该到死还是老处男。”温婧萱愤愤不平的抱怨一声,手中桃花瓣四散,不再留手,分散而出,伴随着浓烈的凡武真气。

  蛇人天赋技能发动,那持枪狂奔而来的守卫脚下一顿,发现竟然麻木了起来,然而就在他这微微愣神之际,那纷乱在虚空中的桃花瓣飘过,像是白驹过境,那守卫只觉的眼前一花,然后……失去的最基本的呼吸本能。

  “境界跌落,也只能麻痹对手了么?”温婧萱见到天赋技能的效果,不免有些伤感,当初她还是地阶强者的时候,心意一动便可随便石化一个玄阶凡武者,但是现在,只能麻痹对手,正是温婧萱境界跌落的最好证明。

  三个守卫被温婧萱轻描淡写的除掉两个,还未遭毒手的第三个守卫俨然失去了思考的能力,祭出兵刃像是无头苍蝇一般朝着温婧萱冲杀而来,然后,他并没有力挽狂澜,面对神态自若的温婧萱,他当仁不让的做了第三个炮灰。

  陈虎阳躲在暗处,并没有第一时间现身,只是静静的看着温婧萱将那囚室的门槛,轻轻推开。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