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地上的一小袋晶石,那大汉根本不敢去捡,盯着陈虎阳的背影,脸色难看的有点像是吃了屎。

  “老大,这次咱们也要倒霉了,老板娘可是让咱们重点招待陈虎阳的。”

  “是啊,这下没跟陈虎阳打好关系,反倒是跟他结下了梁子。”

  “这事儿闹得,接下来可怎么嫩啊。”

  “……”

  陈虎阳自然不会把什么事都记在心上,就好比春梦阁门口的几个大汉,这等虾兵蟹将当然是被陈虎阳直接无视了,三百晶石权当是装个逼。

  “小家伙,我记得你跟韶樱、煜瑶在一起,怎么会出现在这?”陈虎阳一边走着,一边对小魔僧问道。

  “他们被「斩龙会」的人带走了。”小魔僧说着,一双贼溜溜的大眼珠子是不是的飘向叶芷嫣,最后鼓起勇气对着叶芷嫣说道:“女施主,小僧自小便立誓普度众生……”

  “你想普度她?”没等小魔僧说完,陈虎阳就笑着打断了,“你不怕下半辈子做不成男人就使劲的普度她吧。”

  “什么意思?”

  陈虎阳想要解释,却被叶芷嫣一声冷哼给吓得有些不知所措,讪笑两句回归正题:“「斩龙会」的人为何要掳走他们?”

  “不是掳走,是带走。”小魔僧强调了一下,“带走他们的人,叫林桦妍。”

  陈虎阳点了点头,这林桦妍明面上是自己一方的人,但她始终是「斩龙会」三大堂主之一,陈虎阳还不能完全信任她。

  “那你怎么会在这里?”叶芷嫣冷不丁的问了一句。

  “小僧法力高强,半路逃走了。”小魔僧扬了扬头,不自觉的又在叶芷嫣脸上多瞧了几眼。

  小魔僧虽然荒诞了一点,但是对于他的实力,无论是陈虎阳还是叶芷嫣都没有半点怀疑,毕竟是西藏天龙僧人的关门弟子,就算再不济,也不会差到哪里去。

  估摸着,小魔僧的实力能和陈虎阳比个高低。

  “我总感觉,林桦妍带走欧阳韶樱等人,会跟紫云兽有关系。”陈虎阳摸着下巴沉吟道,“不过,既然带走他们的是林桦妍,相信那个女人不会太乱来。”

  “因为她长得对你胃口?”叶芷嫣轻描淡写的说出了陈虎阳的心声。

  “咳咳。”陈虎阳装模作样的轻声咳嗽两声,走进春梦阁的大堂,第一时间找到了汤硕元的身影,正想走上去,却被一个使者模样的人给拦住了:“陈虎阳,我家公子有请,望给个面子。”

  “你家公子?我一般只对没有有兴趣。”

  使者瞥了一眼陈虎阳,脸上带着冷漠:“我家公子姓张。”

  闻言,陈虎阳的眉头一挑,转身对小魔僧和叶芷嫣说了两句,也就跟着那使者离开了。

  陈虎阳跟着使者直上二楼雅间,推门而入,看见一个样貌端庄的青年,风度翩翩,正端着一杯价格不菲的普洱茶,笑吟吟的看着大步前来的陈虎阳。

  “听闻这届灵州大学文院新生中有一龙凤之人,今日一见,果真了得。”陈虎阳善于交际,进门便是一句不着边际的马屁话。

  “在陈家虎阳面前,说龙凤二字,真是嘲讽啊。”青年淡笑着应了一句。

  正如陈虎阳所想,这青年就是张庭,灵州大学文院的高材生,是这届生存战中,带领小队闯入匪地的少数人之一。

  “谢胖子三人能在你的队伍里面,真是万幸。”陈虎阳感叹一声,很不客气的坐了下来,端过普洱茶给自己满上一杯,“只是不知道你接下来的决定是否能让你这支小队走向最后。”

  “既然你都出现在这里了,这话似乎有点多余。”张庭盯着陈虎阳,“说说你的条件吧。”

  “联盟的话,我要做第一话事人。”陈虎阳浅笑,这张庭的想法跟自己不谋而合,陈虎阳自然也用不着客气,“毕竟,在我看来,你的势力还不如汤硕元,灵州大学在匪地的势力可以说是三足鼎立,你是最弱势的一方。”

  “是这样么?”对于陈虎阳的贬低,张庭只是轻描淡写,打了一个响指,雅间的大门再一次被推开,缓缓走进了一个青年。

  这青年陈虎眼也认识,汤家少主汤硕元。

  说实话,张庭会和汤硕元走在一起,陈虎阳有些吃惊,不过陈虎阳隐藏的很好,脸上依旧古井不波。

  张庭在这个时间吧汤硕元请来,无非就是想证明陈虎阳才是三方势力中最弱的一方,想夺得联盟第一人的位置,实在是妄想。

  “我们三人,不否认你陈虎阳的实力最强,但是要论势力,恕张庭不敢恭维。”张庭脸上笑容不减,“你说汤硕元的势力比我大,可实际上,汤家的人,已经不是汤硕元说的算了。”

  闻言,陈虎阳的眉头轻轻锁了起来,并不需要张庭点破,陈虎阳就想到了一个人:汤硕凯。

  “严格说来,自打进入匪地,我就是一条落水狗了。”汤硕元脸上泛着自嘲,“我并不奢望能做联盟的话事人,但是我也不希望坐上这位置的人是个酒囊饭蛋。”

  说这话的时候,汤硕元的目光始终锁定在陈虎阳的身上。

  陈虎阳很明白汤硕元这话是说给自己听的,陈虎阳一直认为拦在自己面前最大的绊脚石是汤硕元,但实际上却是汤硕凯,这酒囊饭蛋四个字,正是在形容陈虎阳。

  面对汤硕元的嘲讽,陈虎阳不为所动,轻轻喝了一口茶:“继续说。”

  “我的势力除了最开始的小团队,吸纳了不少未进入匪地就支离破碎的凡武者,论势力,不是我张庭妄狂自大,可以算是你们俩加起来的总和。”张庭一脸自信。

  汤硕元沉默,显然是找不到反驳的话语,陈虎阳也是一言不发,等着张庭的下文。

  “以现在的局面看来,结成联盟之后,成为盟主的人选,我是最合适的。”张庭做出一副仁义模样,站起身来给陈虎阳和汤硕元每人倒了一杯茶,“相信两位也没有任何异议了吧?”

  “我是没有任何意见。”陈虎阳浅笑,“只不过我这边的人虽然不多,但每一个都是个性十足,就怕你张庭驾驭不了。”

  “这一点你放心。”张庭大笑道,“不就是几个女人么?”

  不知为何,张庭这话说完,整个雅间的温度陡然冷却了几分,陈虎阳呢喃一句:“你可别看不起女人啊。”

  张庭还没理解陈虎阳的话,就感觉到自己的脊梁骨上袭上一阵寒意,仿佛瞬间将自己的血液冰冻了一般,张庭感觉呼吸变得困难起来,一张还算英俊的脸庞憋得通红。

  “他不做话事人,你就更没资格了,你所谓的势力比不上他身边的随便一个人。”冷清的声音在张庭的身后传来,陈虎阳没有抬头去看,因为在房间温度冷却的一瞬间,他就知道:天翎来了。

  更新最{}快u}上酷L匠网'

  汤硕元震惊的看着蓦然出现在张庭身后的冷傲少女,一比晶莹剔透散着冷意的匕首已然刺入了张庭的后脊,天翎可是名副其实的地阶强者,想要灭掉一个只有脑子的黄阶凡武者,根本就不需要花费多大的力气。

  “我是个粗人,论智力你或许能与我一比,但是论武力,显然,你的那群乌合之众难入我法眼。”陈虎阳没有再去喝那杯张庭亲手为自己到的普洱茶,“若是不是看在我那三个室友的份上,我何需坐下来与你交谈,挥手间,你所谓的势力,就可以是我的炮灰。”

  “陈虎阳,你想干什么?”张庭此刻也失去了冷静,显得有些慌张。

  “我干什么你应该很清楚。”陈虎阳站起身来,缓缓走到张庭的面前,身后将天翎拉了回来,面向张庭:“我为什么不知道领导汤家的人是汤硕凯?很简单,因为我不屑,就算汤硕凯在我面前,我抽他一巴掌,他都不敢有半句怨言的。”

  “我知道。”坐在一旁的汤硕元忽然说道,“所以汤硕凯才会命令手下的人遇到陈虎阳绝对要绕着走。”

  陈虎阳微微一笑,看来当初在赵耿牛的山门下,陈虎阳亲手镇压到了草澜的仙道化身,就在当场的汤硕凯已经对陈虎阳产生心理阴影了。

  “汤硕元,想不想再坐上汤家年轻一辈第一人的位置?”陈虎阳忽然转身,看向汤硕元,抛出了一个橄榄枝。

  因为汤硕凯,汤硕元从天才的位置上跌落,被他践踏的毫无尊严可言,面对陈虎阳这极具诱惑力的话语,他甚至没有任何犹豫,微微点了点头,恭敬道:“愿为你战戈加身,策马平川。”

  “汤家有一尊老神仙,我没见过,但是我能给你保证,最多十年,你会超越他。”陈虎阳笑了,在汤硕元看来,笑得很放肆。

  因为天翎的收手而捡回一条命的张庭见陈虎阳和汤硕元结成联盟,知道自己的春秋大梦已经不可能实现,神情狼狈的应声道:“陈虎阳,这第一人的位置我让给你,但是我也有一个条件,给我一部分人,只能听从我的命令。”

  陈虎阳转身,盯着张庭,淡淡的吐出两个字:“免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