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虎阳在八仙楼一躺就是整整一天,距离灭狮宴开始还有两天时间,这货睡了一整天的觉着实有些奢侈了一点。

  当陈虎阳醒来的时候,入眼的便是一张憔悴的容颜,叶芷嫣面容苍白的看着悠悠醒来的陈虎阳,脸上虽是一如既往的冷面寒霜,但是陈虎阳看到了隐藏在这份凉意后面的担忧,心中一暖,如阳春三月。

  陈虎阳的脑子还处于昏沉的状态,但是依稀中他还记得乔秋和陆云,看着叶芷嫣问道:“青山兄呢?”

  叶芷嫣瞥了一眼陈虎阳,并未答话,反倒是发问道:“你知道是谁救了你么?”

  被叶芷嫣这么一问,陈虎阳倒是愣住了,天翎感到陆家的时候,陈虎阳俨然被三十倍重力压抑的失去了意识,自然是不存在天翎救下自己的画面。

  就在两人沉默的时候,陈虎阳的房门被轻轻敲响了,门外传来蛮初柔的声音:“陈小哥,听说你醒了?我熬了锅鸡汤,给你补补,要是打扰到你了,我就把鸡汤放门外了,一会你自己初来取。”

  “谢谢老板娘了,你进来吧。”陈虎阳怪异的看向了叶芷嫣,一脸询问之意,显然对蛮初柔的这般热情有些受宠若惊。

  陈虎阳话音落下,房门就被轻轻推开了,蛮初柔端着一碗热气腾腾的鸡汤推门而入,口中笑道:“陈小哥啊,青山那小子能捡回一条狗命,真是多亏了你啊。”

  “老板娘哪里的话?青山兄与我是朋友,我自然不会看着他受人欺负。”陈虎阳笑着接过了鸡汤,“对了,青山兄么?”

  “这个……”蛮初柔脸色稍稍一僵,下意识的看了看叶芷嫣,见后者一脸淡然,蛮初柔才笑着回应道,“他啊,大概是认为自己害的陈小哥你险些丢了性命,心里过意不去,我见他整天魂不守舍的,就放了他几天假,正好他与那陆家娘子修成正果,新婚燕尔,估摸着现在已经到紫来城了吧。”

  “紫来城?”陈虎阳眉头轻轻一皱,却没多问,视线在叶芷嫣的身上飘过,口中像是呢喃:“这样也好。”

  “老板娘,说说来意吧。”叶芷嫣忽然开口说道,视线盯着蛮初柔。

  记得不错的话,叶芷嫣一再要求陈虎阳修养期间不能让任何人打扰,这一点蛮初柔自然是知道的,但是现在蛮初柔还是以送鸡汤的名义登门拜访,显然,她找陈虎阳一定是有深意。

  蛮初柔被叶芷嫣盯得有些头皮发麻,不知道这个十八岁的女娃娃哪来这么浓烈的杀意,讪笑道:“这事儿我也说不准是好还是坏,梦秋蝶那女人来请柬诚邀陈小哥,当然,去不去是陈小哥自己说了算。”

  说着,蛮初柔在怀中摸索了一阵,掏出了一张红色的请柬递了过去。

  梦秋蝶,春梦阁的老板娘。

  叶芷嫣自然知道春梦阁是什么地方,当她听到梦秋蝶诚邀陈虎阳的时候,心里不知为何的就滋生了一股无名之火,只不过按照叶芷嫣的性格,心有怒意也不会表现出来,只是冷哼一声不去搭理陈虎阳。

  陈虎阳当然看得出叶芷嫣这么明显的不爽,讪笑一声,很明智的没有去争求叶芷嫣的意思,笑着对蛮初柔说道:“看来,这个梦姐姐对你们之间的比试很上心啊。”

  “比试?”

  “灭狮宴召开在即,梦秋蝶在这个时候诚邀各方英杰,她的目的很显然是想招揽生意。”陈虎阳自信满满的说道,“老板娘,你要不抓紧一点,灭狮宴召开的地点,可就在春梦阁咯。”

  被陈虎阳这么一提醒,蛮初柔恍然大悟,和陈虎阳草草说了两句,便急急忙忙的离开了。

  等到蛮初柔离开,叶芷嫣才转头看向陈虎阳:“这个聚会你要去?”

  }%最,a新。章节"上《%酷$p匠网P

  “人家请柬都发到我手上了,不去是不是有点不礼貌?”陈虎阳耸了耸肩膀。

  “哦。”

  “哦什么,你还不去打扮一下?”陈虎阳见叶芷嫣忽然沉默不语,笑着问道。

  “打扮?”

  陈虎阳一脸无奈,这叶芷嫣一向聪明过人,怎么这时候这么愚钝:“出席宴会要是没有女伴,我得多丢人?你是我未婚妻吧,这事儿可是你负责的。”

  “你要带我一起?”叶芷嫣不敢置信的看着陈虎阳,在她的印象中,陈虎阳一直是对自己爱理不理的,哪里把自己当成未婚妻了?

  “芷嫣,知道我以前为什么对你很冷淡么?”陈虎阳靠在床上,目光悄悄瞥向了窗外,“你是叶家小公主,一人之下万人之上,我只是一个家破人亡的孤儿,说实话,到现在我都不敢相信有你这么一个优秀的未婚未,且不说其他,单单是容颜,就足以让万千男子向往憧憬的存在。”

  “说这些干什么?”叶芷嫣听到陈虎阳的话,鼻子里没有的一阵酸楚。

  陈虎阳却好像没有听到叶芷嫣的话,自顾自的说道:“虽说你是母亲给我定下的娃娃亲,但是对于我来说,这一切都显得那么不切实际,我表现的冷淡,是想让你看到我的态度之后,反抗这桩婚姻,只要你以反抗,我就没有任何资本要求你坚持下去,自然的,我也就不会有任何幻想。”

  陈虎阳说了这么多,叶芷嫣算是听明白了,敢情这天不怕地不怕的陈虎阳在面对自己的时候还存在着自卑心理。

  “我不想……你对我的好,只是因为对我母亲的赎罪。”陈虎阳忽然转头看向叶芷嫣,“珺爹跟我说过我母亲和叶家之间的事情。”

  闻言,叶芷嫣一直紧攥着的双手悄然一抖,震惊的看着陈虎阳。

  叶家和穆桑,有这一段鲜为人知的辛秘,叶芷嫣很清楚事情的始末,而陈虎阳也是心照不宣。

  叶芷嫣沉默着不说话,陈虎阳也独自神伤,场面的气氛瞬间变得压抑,压抑到让人有些喘不过气来。

  ……

  叶芷嫣毕竟是不食烟火的仙子人物,就算是陈虎阳让她好好打扮一下,叶芷嫣坐在梳妆台前足足半个小时,走出房门的时候,依旧是素以白衫,不施粉黛,一如往常。

  一个不会化妆的女人,是最真实的女人。

  “为什么一定要参加这次聚会?”走在陈虎阳的身旁,叶芷嫣没有一般女子的小鸟依人,只是平静的走在陈虎阳的身旁。

  “汤硕元、张庭。”陈虎阳只是吐出两个名字,不做解释。

  叶芷嫣也没有深问,她只是想确定陈虎阳参加聚会是有目的的,而不是单纯的逛窑子。

  两人结伴走到春梦阁的门口,却被一串嬉闹声给吸引了注意力,陈虎阳循声望去,发现春梦阁的门口发生着一出似曾相识的场景。

  几个剽莽大汉围在一起,而被围在中间的是一个孩子,一个男孩,七岁模样,胸口挂着一串念珠,双手合十,一苦行僧侣的模样。

  “阿弥陀佛,小僧不过是想普度众生,诸位施主为何破我道行?”小魔僧口中振振有词,神色平淡的看着眼前的几个大汉。

  “普度众生?你普度到我春梦阁来了?知不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秃瓢止步!”为首的大汉指着小魔僧的鼻子嘲讽道,“你们出家人不是讲究色即是空么?怎么,小小年纪都管不住自己?行啊,你想玩女人,且不管你毛有没有长齐,拿出一百晶石,我们便放你进去。”

  “晶石是什么?出家人是金钱如粪土。”小魔僧一本正经的说道。

  “耍我是不是?”大汉激怒,说话间,抬起一双巨拳就要落在小魔僧的身上。

  站在不远处观望的陈虎阳知道小魔僧的身手,本不担心他会吃亏,却没想一旁的叶芷嫣给抢先丢出了一块石头,正中那气焰嚣张的大汉侧脸。

  陈虎阳并不惊讶,叶芷嫣不是怕小魔僧吃亏,而是单纯的不爽春梦阁这种风花雪月之地,那为首的大汉自然而然的被迁怒到了。

  既然叶芷嫣出手了,身为她男伴的陈虎阳自然没由袖手旁观的道理,大步走了上去,径直走到小魔僧的身旁:“小家伙,你说咱们是不是挺有缘的?每次逛窑子都被我撞上了。”

  那小魔僧显然对陈虎阳也有印象,一本正经的说道:“施主,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小僧只是在普度众生。”

  “嗯,对,普度众生,万千失足妇女正等着你普度呢。”陈虎阳笑着说道,也懒得跟一个七岁的魔僧辩论什么,转身看向了那几个大汉,笑道,“各位朋友,既然春梦阁广邀八方英豪,怎么还有拒人千里的行为,你们这不是自己打自己的脸么?”

  陈虎阳和七杀的关系,自然是梦秋蝶重点关注的对象,那几个大汉看到陈虎阳的时候,第一时间就认出来了,见陈虎阳为一个七岁孩子出头,那几个大汉敢怒不敢言,腆着脸笑道:“虎阳兄说的是,是我们怠慢了。”

  “也罢,开门做生意,无非就是求个财,既然你们要分的这么清,我也没有意见,一百晶石,我还是出得起的。”陈虎阳微微一笑,挥手间,三百晶石出现在手中,丢在地上:“这是我们的入场费,这个大哥请收好。”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