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虎阳的心里阵阵打鼓,尽管不想承认,但是他已经了解到了自己不可能是眼前这个老者的对手,何况,他现在还是暴走状态,当机立断下,陈虎阳连续几个缩地成寸,退出了大堂。

  陡然间,一股强大的气压传来,竟然将陈虎阳生生砸落在地,强悍的重力让他举步维艰。

  抬头望去,竟是一个青年,眉清目秀,唇红齿白,甚至比一般的少女还要妖娆几分,只是陈虎阳的直觉告诉他,这是个男人。

  这个人妖是……陆云!

  陈虎阳想到的第一个人,就是他。

  …、看C正版C章节J上酷C\匠《网》

  陆云虽然是个人妖,但他可是名副其实的玄阶后期。

  一个乔秋尚且难以对付了,现在又来了一个陆云,陈虎阳想死的心都有了。

  见陈虎阳被重力困住,乔秋像是打了激素一般,猛地扑向了陈虎阳,那神情完全就是鬼子进村看见花姑娘的姿态。

  就在乔秋的“魔爪”距离陈虎阳只有几寸的时候,一道寒芒闪过,随后有凉意袭来,竟然是一面冰霜之墙阻隔在两者的中间。

  大堂外的院子里,围墙外,柳树上,到处都是冰雪莲花绽开。

  诸多冰花的尽头,少女踏步而来,黑纱蒙面,一柄洁白通透的小匕首在周围盘旋,那少女的衣襟上尽是凌霜,甚至是睫毛上都缠着一层银白。

  “真是不让人省心的家伙,我这还未离开弦月城,就要来给你擦屁股,你对得起我么?”少女走到陈虎阳的身旁,开口说道。

  来者,天翎。

  虚空中,陆云见陈虎阳已经奄奄一息,也没有心思去管他了,把视线转向了来者不善的天翎,冷声问道:“你是谁?”

  然而,天翎却好像没有听到一般,葱指舞动,在陈虎阳的周围设下了一面坚固的冰晶屏障,眉角带着冷意,转身面向乔秋,淡淡的说道:“我留你几日性命,是想你总结平生所恶,好在阎王殿有些说辞,既然你如此不知自爱,就别怪我手下不留情了。”

  乔秋恐慌,对着陆云大喝道:“陆家主,救我!”

  陆云第一次见到乔秋这般向自己求助,心中震撼的同时,想要出手,却还是晚了一步,只见那黑纱少女伸出一只手,对面的乔秋瞬间被冰冻在了一块洁白水晶之中,五根芊芊玉指轻轻一握,顿时,乔秋便化作了万千冰尘,消散虚空。

  陆云见状,心中掀起了轩然大波,只一出手,便秒杀了乔秋,这手段,纵使自己也做不到。

  天翎转身,搀扶着陈虎阳便想离开,由始至终,好似把陆云视作空气,不予理会。

  “你究竟是什么人,动了我的人,就想这么离开?”陆云大喝,再难保持平静,自虚空落下,一招打出,便是十倍重力缠绕在天翎的周围。

  愣是地阶的天翎,也感觉有些吃力,然而她并不在意,甚至连头都没有回,淡淡的说道:“若不是他有傲骨,不喜欢别人插手他的事情,你以为,就你这三十倍重力能够对我成为威胁?乔秋是我心慈手软留下来的麻烦,出手解决是我的本分,你不要不知好歹。”

  闻言,陆云也不敢再放肆,他知道眼前这个少女若想镇压自己,不需要花费太多的心神,毕竟,她是第一个能在自己三十倍重力下还能行动自如的。

  陆云是玄阶后期的修为,因为修炼某种功法付出的代价有些惨重,所以他的玄阶后期,要比一般玄阶后期的凡武者强上一些,但是尽管如此,这个少女竟然这般无视自己,自然是有几分依仗的。

  看着天翎渐渐消失在陆家大门的背影,陆云的脸色阴晴不定,呢喃道:“弦月城什么时候有这般强者存在了?”

  天翎带着陈虎阳离开陆家后直接将他送到了八仙楼的门口,然而天翎自己却没有跨进去,估摸着是知道叶芷嫣住在八仙楼中,看得出天翎很不待见叶芷嫣。

  因为天色尚早,八仙楼还没开始营业,整个大堂内就只有蒋青山和陆家娘子,还有在柜台哈欠连天的老板娘蛮初柔,三人见到陈虎阳被一个黑纱女子扛回来,纷纷迎了上去,东问西问想要知道事情的经过,然而那黑纱女子却是一言不发,将陈虎阳送到三人的手中便离去了。

  被三十倍重力直接挤晕的陈虎阳已然没有了半点意识,若不是脉搏还在微弱的跳动着,大概没有人会认为他还活着。

  看着一脸痛苦处于昏迷状态的陈虎阳,蒋青山一脸自责,虽然他的模样看上去要比陈虎阳狼狈很多,但至少蒋青山勉强还有行走能力。

  蛮初柔站在蒋青山的身后,目光在陈虎阳的身上流转了一下,沉声道:“傻大个,这事儿,还得你去跟叶家小娘子说,别指望我会给你擦屁股,若是芷嫣妹子要扒了你的皮,我会帮他一起。”

  蛮初柔知道陈虎阳的身份一定不一般,她就算再护短,在这件事情上,她也帮不上忙。

  “这是自然。”一向痞里痞气的蒋青山倒是第一次露出了严肃的神情,估摸着是知道一奶同胞的弟弟蒋清河竟然这般狼心狗肺之后,心境有了很大的改变。

  “青山,要不,我去给陈兄弟的朋友说吧?”站在蒋青山身旁的陆家娘子柔柔弱弱的说道,只怕除了蒋青山之外,她是最自责的人了。

  然而,就在三人说话之际,从二楼的楼梯口,忽然传来了叶芷嫣的声音:“好在你们还有些担当,若是你们将此事掩盖,我保证八仙楼会在一天之内在弦月城除名。”

  此刻的叶芷嫣脸色依旧平静,只是相比平时多了几分冷意,目光在蒋青山的身上定格了一瞬间,说道:“他既然拼了命也要把你从陆家带回来,我自然不会跟他唱反调,他不希望你死,我便不为难你。”

  蒋青山低着头,沉默不语。

  听见叶芷嫣这么说,陆家娘子偷偷的松了一口气,老板娘蛮初柔也是放下了心头的大石:“妹子可真是明事理,我也算青山的老板,妹子你要是有什么需要我们帮忙的,就跟姐姐说,凡是姐姐能帮的上忙的,在所不辞。”

  叶芷嫣并没有去理会蛮初柔,径直走到陈虎阳的身旁,一只青葱玉手探向了陈虎阳的脉搏,沉吟良久才开口道:“他需要静养,灭狮宴开始之前,我不希望任何人打扰。”

  “明白。”蛮初柔抖了抖手上的烟斗,转身看向蒋青山,交代道:“带陈小弟去顶楼的雅间,除非芷嫣妹子同意,不允许任何人打扰,就算是秦海威也不行!”

  蛮初柔的话语显得格外霸道,蒋青山重重的点了点头,叶芷嫣虽然表现的很沉着,但就算是傻子都看得出来陈虎阳伤得很重,蒋青山内心被浓重的自责侵蚀:“就算是拼了命,我也不会让任何人打扰陈兄弟。”

  “你的命,不值钱。”叶芷嫣冷冷的说了一句,便不再理会众人,伸出一只玉手,凡武真气缠绕着陈虎阳,直上顶楼。

  看着叶芷嫣冷傲的背影,蛮初柔看向蒋青山呢喃道:“芷嫣妹子虽然不为难你,但是看得出她对你没什么好感了,陈小弟毕竟是她在乎的人,就算再怎么明事理,多少也是会迁怒到你,这段日子,你还是少在芷嫣妹子面前晃悠。”

  “我明白。”蒋青山低着头,不敢抬头去看蛮初柔,平时就佝偻习惯的脊梁似乎更弯了。

  蛮初柔叹了一口气,她是局外人,看的要比叶芷嫣通透一点,明白蒋青山心里绝对不好受:“回头我给你一笔钱,你带着媳妇儿去紫来城吧。”

  “老板娘……”蒋青山猛然抬头。

  没等蒋青山开口说话,蛮初柔却是一摆手,打断道:“我不是要赶你走,只是这段时间你留下来对谁都不好,你也看到了最明事理的芷嫣妹子都迁怒到你身上了,更别说陈小弟身旁的其他人了。”

  闻言,蒋青山只能话到嘴边再生生咽下,恍神间感觉自己的手被一股柔嫩拽住,转头看去,却见是陆家娘子,蒋青山的心里才好受一点。

  蛮初柔从柜台中拿出了一股包裹,递到蒋青山的面前:“这里面足有三千晶石,足够你做点生意了,你带着这些晶石去紫来城,若是有心,就替我开一家八仙楼的分店吧。”

  “老板娘,你的大恩大德,蒋青山无以为报,愿下辈子为你做牛做马。”

  “别扯下辈子,这辈子你就要替老娘打一辈子工了。”

  ……

  八仙楼顶楼,叶芷嫣看着大堂内发生的一切,沉默不语,身旁站着苏七却是一脸复杂的神色,有担忧,有愤怒,也有痛恨。

  “荟茹,我是不是做错了?”叶芷嫣看着蒋青山一步三回头的离开八仙楼,神色茫然,“他拼尽性命救出的人,却被我赶走了,我是不是太小气了?”

  “怎么会,那蒋青山就是个窝囊废,自己老婆还要别人帮他抢回来。”苏七愤恨道,“我要是小姐你,早就一掌拍死他了。”

  “我若是真的这么做了,怕是这辈子都无缘再见到陈虎阳了。”

  “……”苏七沉默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