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兄弟,这一次,你真的要救救青山啊,大不了……大不了我再也不跟青山见面就是了。”陆家娘子双眼红肿,显然是一路哭着过来的。

  “姐姐你慢慢说,青山大哥于我有些恩惠,我自然不会让人欺负他。”

  “陆云……陆云回来了,而且知道了我和青山的事情,连夜将他抓进了陆家。”陆家娘子越说越伤心,眼中的着急似乎不像作假,“陆云此人心狠手辣,青山只是肉体凡胎之躯,陈兄弟你要是袖手旁观,青山怕是撑不到今晚天黑。”

  陈虎阳不怀疑陆家娘子这话,蒋青山虽然被苗翠儿三天一小打,五天一大揍,抗击打能力有了提高,但陆云毕竟是凡武者,还是四大斩龙使之一,要杀蒋青山犹如捏死一只蚂蚁这么简单。

  “蒋清河也被抓去了?”陈虎阳的声音已经冷了几分,开口问道。

  蒋青山被抓走,一奶同胞的蒋清河不可能不知道,现在来找自己求助的是陆家娘子,那么蒋清河很有可能也……

  “他……”提到蒋清河,陆家娘子眼中带着愤怒说道,“他是个小人,伪君子!”

  小人?伪君子?

  陈虎阳心中“咯噔”一下,感觉有什么地方被自己遗漏了。

  按照蒋清河和陈虎阳这几日的接触看来,陈虎阳认为这个人还是不错的,但是现在从陆家娘子口中听到了这个评价,陈虎阳不惊讶才怪,若是陆家娘子没有说谎,那么……伪善到能够瞒过陈虎阳的人,那还真是有几分本事啊。

  似乎是看到了陈虎阳眼中的不解,陆家娘子解释道:“其实,我能与青山相识,是蒋清河一手策划的,他和陆风是一丘之貉,想借助青山把陆云的名声搞臭,两人霸占陆家。”

  陆家娘子这么一说,陈虎阳便是猜到了七七八八,如果真是这样,那蒋清河还真不是省油的灯啊。

  每一次陆风叫人殴打蒋青山,只要蒋清河在场,便是免不了一顿揍,而且还表现的没有半分怨言,好一招苦肉计。

  能对自己这么狠的人,对别人更狠,这是再自然的事情。

  “我与青山第一次在春梦阁相识,也是我第一次去那种地方,其实并非我自愿,而是被人掳走带去的,现在想来,应该也是陆风和蒋清河的计谋,那一次救我的是青山,不然纵使我再寂寞也不可能与他发生关系,后来跟青山接触的多了,我发现他是真心待我,我便不可自拔的……”陆家娘子梨花带雨,“也许在你眼中我是人尽可夫的婊子,可是自从认识跟青山之后,我便再没有其他男人,每次陆风想要对我用强,我都以死相逼。”

  “姐姐说的哪里话,追求自己的幸福是每个人都应该有的权利,我怎会看不起你。”陈虎阳说了一句在陆家娘子听来是安慰的话语,但是尽管如此,后者还是很感激陈虎阳。

  说了这么多,陈虎阳岂会不知道这是一场天大的阴谋呢,这陆家娘子也是个苦命人,陈虎阳倒是真的没有看不起她,反倒开始同情起来。

  先是被陆风强暴,再是被人带去春梦阁,与蒋青山相遇、相识、相爱。

  女人都是感性的生物,想必陆家娘子为了蒋青山,若是真的用情极深,怕是连死都不怕了。

  陈虎阳稍稍犹豫一下,本想上楼对叶芷嫣说明一下情况,但是忽然想到昨晚天翎交代自己陆家的事情,不要牵扯到自己身边的人,特别是芷嫣。

  虽然不知道天翎这话是什么用意,但是陈虎阳最终还是没有去打扰正在睡梦中的叶芷嫣,只身一人随着陆家娘子离开了八仙楼。

  陈虎阳跟着陆家娘子来到了陆家大门前,入眼的一幕却是让陈虎阳愤怒了,只见蒋青山被吊在大门口,离地三尺高,面目全非,显然是饱受折磨了,气息微弱,仿佛随时都可能一命呜呼。

  显然,陆家娘子也是看到了蒋青山的这幅惨状,捂着嘴巴,低声抽泣,在她看来,蒋青山会落此下场,都是因为她,深深的自责让她几乎快要窒息了。

  陈虎阳大手一挥,将绳索割断,冷着一双眸子,只听见一声轻喝,生生将居家大门前的两座石狮震碎。

  “你带青山先回八仙楼。”陈虎阳的声音沙哑起来,不带任何感情。

  陆家娘子不敢忤逆,弱小的身板艰难的将蒋青山背在身上,咬着牙齿向八仙楼的方向缓慢走去。

  陈虎阳怀顾四周,看不见一个人,堂堂陆家,在弦月城也算是名门,门前竟无一人,怎么看都不寻常,陈虎阳也没有多想,一步蹬碎了陆家的门槛,强大的气势将陆家的门匾给震了下来。

  陈虎阳将门匾扛在身上,缓缓走进了陆家大门。

  前脚刚踹开陆家大门,陈虎阳就看到了四面八方有利刃飞速而来,一种家丁模样的人气势汹汹而来,陈虎阳眼角带着浓浓的不屑,反手将门匾丢了出去。

  那仿佛拥有千斤巨力的门匾宛如下山猛虎,将一大片利刃挡住,而陈虎阳也不浪费时间,踩着缩地成寸的步伐,眨眼间便出现在了人群中间。

  “让陆云出来见我。”陈虎阳轻描淡写的说了一句,同时腿部发力,猛地踏在地面上,形成了一个不大不小的坑洼。

  这是陈虎阳单纯的使用身体力量而做到的。

  战争践踏一般的威力,使得陈虎阳周身两米内的人都震飞出去,不可谓不强势。

  “你们退下。”陡然间,一道令陈虎阳万分熟悉的声音传来,众人纷纷让开了一条小道,小道尽头的人,陈虎阳很熟悉,蒋青山所谓的“兄弟”:蒋清河。

  “狡兔死,走狗烹,唯独你,我不能原谅。”陈虎阳低沉的声音在喉咙深处迸发,与此同时,右手在左胸出轻轻一抹,竟然在身体里面拖出了黑锋重剑。

  “陈兄弟,你与那蒋青山只是萍水相逢,为了他身闯陆家,真的为你感到不值啊。”蒋清河此刻换上了一身干净整洁的衣裳,往常都是披在肩头的潦草黑发也已经束了起来,倒是有几分人模狗样的味道。

  “值与不值,轮不到你来评判。”陈虎阳手中的黑锋剑轻颤,发出阵阵剑鸣之声。

  其实,陈虎阳闯陆家,不单单只是因为蒋青山,更让陈虎阳在意的是,陆家家主陆云是「斩龙会」的斩龙使,陈虎阳一直想会一会天翎口中的斩龙使是何实力,现在有了蒋青山的原因做幌子,陈虎阳自然不会放过这么一个好机会。

  蒋清河见陈虎阳不听劝,一步一缓的向自己走过来,无奈的叹了一口气,从虚空中祭出了一杆长枪,长枪九尺三寸,通体洁白,枪尖戏如发丝,锋利异常,在强光的照射下熠熠生辉,能够想象其撕裂敌手的场面。

  “这枪……落在你手里,到底还是浪费了。”陈虎阳嘴角一咧,露出了一抹残忍的笑意,“妄想以黄阶后期拦住我,纵使有神兵在手,也是痴人说梦!”

  闻言,蒋清河的神色一动,没想到陈虎阳能够看透自己的黄阶实力。

  陈虎阳不得不承认的是,蒋青山无论是武力还是智力,都不如眼前的这个蒋清河,但是奈何蒋青山爱美人不爱江山,跟陈虎阳是一路人,所以陈虎阳更欣赏蒋青山。

  剑诀,剑气东来。

  一股无形的气势在陈虎阳的周身散发而出,凛冽中带着一丝肃穆杀意,使得围绕在他周围的人胆战心惊,不敢靠近。

  “让你镇守第一关,陆云未免也太看不起我了。”陈虎阳语气中带着愤怒,自己尚未跨足凡武领域,仅凭将帅之气强化的身体力量就能比肩一般的黄阶初期凡武者,而此刻陈虎阳更是跨入了玄阶领域,面对黄阶的蒋清河,自然是不在话下。

  “休得猖狂!”蒋清河听出了陈虎阳话语中的轻蔑,再难保持沉着的姿态,一步蹬出,执长枪怒冲而去。

  喝!

  一声断喝自陈虎阳的口中发出,顿时,凛冽的剑意四散而去,杀气爆发,彻骨的凉意让愤怒中的蒋清河忍不住打了一个冷颤。

  而陈虎阳就是抓住了这个瞬间,缩地成寸再次施展,一步蹿到了蒋清河的面前,后者心底一惊,根本没有看清陈虎阳的行动,无奈之下只能反攻为守,长枪的攻势收回,横档在自己身前。

  叮!

  一声金属碰撞的清脆声响起,黑锋剑的剑刃被长枪挡住。

  蒋清河大喘粗气,心中却是掀起了轩然巨浪,陈虎阳身如鬼魅,行如闪电,若不是自己的直觉还算灵敏,在危急时刻挡住,只怕自己就被他秒了。

  然而,蒋清河心中的石头还未放下,就看到陈虎阳嘴角一咧,蒋清河心中暗道不好,正想抽身离开,但是近在眼前的黑锋剑刃已然有黑芒射出了。

  半个呼吸的时间都没有,蒋清河岂能躲开?

  fG酷**匠j》网唯:一D正ua版)},y{其@K他L都8是c盗^)版=@

  眼看着陈虎阳然如跨界而来的盖世魔神,蒋清河感觉自己的喉咙干涸,连吞一口口水的时间都没有,就感觉眼前一黑,整个世界变得安静无比。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