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青山一见来人是城主阁的座上贵宾,魂都吓没了,赶忙躬身想要行礼,却被七杀一把拉住了:“青山大哥这是干什么,既然你是虎阳的朋友,那便是我的朋友了,小弟初到弦月城,还望青山大哥多多照应。”

  蒋青山汗颜,就连城主大人都要给你三分薄面,我能照应你什么。

  陈虎阳见蒋青山颇为拘束,笑道:“要不这样,青山兄有劳你回去把清河兄一起叫来,我和七杀先去找个地儿?”

  “成。”蒋青山一口答应了,感谢的看了陈虎阳一眼,他知道陈虎阳这是给自己解围呢,要他一个平民百姓对着高高在上的灵州大学使者,浑身不自在。

  陈虎阳和七杀找的地方并不是什么豪华的酒楼,只是一个小摊子,随便叫了两个小菜,上了两坛上好的烈酒。

  “那个……老大,你说你要告诉我昆仑界在哪的……”七杀屁股一坐热,就迫不及待的表明了跟上来的目的。

  “看你这猴急的模样。”陈虎阳轻笑一声,淡淡的说道,“昆仑界地处昆仑之巅,自然是在昆仑山顶。”

  “老大,你就别装深沉了,昆仑山是华夏第一仙山,所在之地地势险恶,仙雾缭绕,使人摸不着具体方位,就算知道了大概方位,也于事无补啊。”

  陈虎阳点了点头,看得出七杀为了那画中人,做了不少功课:“既然你知道昆仑山乃华夏第一仙山,自然不是凡夫俗子能够企及的,你勉强也算是个凡武者,估摸着最强不会超过玄阶,可是想要登上昆仑山,哪怕是地阶,貌似都有些不够看。”

  “地阶实力都不够看?那老大,你看我这辈子还有希望么?”七杀一脸苦相。

  “不管怎么说,就你现在的样子,就算到了昆仑山脚下,也登不上去的,要不,你试试回你师门闭关一年,说不定就脱胎换骨一步登天了。”陈虎阳笑了笑,七杀虽然不学无术,但是他知道七杀为人聪窍,若是愿意将精力用在修炼上,成就必然不低。

  “一年啊……”

  “怎么,你六年都坚持下来了,还差这一年不成?对于凡武者来说,一年只不过是挥手之间,你也不用担心那个善蕾人老珠黄了。”

  闻言,七杀只能讪讪应了下来。

  “对了,老大,我听师门的人说,破军也到了匪地,这一次杀破狼都到齐了。”七杀忽然想起了什么,问道,“老大,你可见过破军?”

  “破军?”陈虎阳眉头一皱,虽然听王福说过有这么一个人,但是陈虎阳从未见过此人,“贪狼倒是见到了,那破军……是谁?”

  “你还没见到?那还真是幸运,我可告诉你啊,破军虽然是师门唯一的女性,但是性格却是十足的母老虎,估摸着你这痞子本性被她看到的话……”

  七杀的话还没有说完,就听到酒肆门口传来一道冷哼声:“被我看到的话会如何?”

  听到这声音,七杀猛然耸了耸肩膀,像是听到了死神的声音一般,对着陈虎阳一脸委屈:“老大,你不是说没见过破军么?我要早知道,打死也不跟来了。”

  陈虎阳一愣,这声音明显是叶芷嫣的,但是七杀却称呼她为“破军”……

  卧槽,敢情叶芷嫣的身份除了叶家小公主之外,还有一个“破军”身份?

  真特么日了狗了。

  ,)酷a匠网q永久免@费@看TI小说m!

  不过叶芷嫣的性格倒也不像七杀说的那么残暴,至少,除了一开始叶芷嫣冷着一张脸之外,没有给自己摆过臭脸。

  叶芷嫣跨进酒肆,没有去理会陈虎阳稍稍错愕的目光,视线锁定在七杀的身上,一双凤眸中闪着丝丝寒芒。

  七杀浑身打了一个冷颤,谄媚道:“额,那……那什么,破姐,你好啊,多年不见,更漂亮了。”

  “是啊,越漂亮,越符合你眼中的母老虎形象了!”叶芷嫣咬着牙齿说道。

  “哪能啊,破姐你生的成鱼落雁,人见人爱,哪里像是母老虎了?”七杀一边装模作样的摸着良心,一边满脸心虚的昧着良心说道。

  不过好在叶芷嫣不是真心想为难七杀,这马屁虽然拍的有些恶心,不过勉强也能算是好话了,叶芷嫣本着“大人不计小人过”的心态,坐到了陈虎阳旁边的位置。

  七杀心里正暗暗庆幸自己逃过一劫的时候,却听到对面的叶芷嫣突然发难,盯着七杀问道:“虎阳身上一股胭脂味,你小子是不是带虎阳逛窑子去了?”

  七杀的手一抖,滑到喉咙的烈酒将他呛个半死,心中暗道不好,求助的看向陈虎阳,却见后者仰着脑袋,似乎在数天上的星星,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模样。

  因为叶芷嫣和七杀这一闹,场面也热闹了起来,陈虎阳在一旁自顾自的喝着酒,也不插嘴,很识趣,只是心中惊讶叶芷嫣居然是王福口中“杀破狼”的最后一将。

  就在三人打闹的时候,酒肆的大门迎来了一群不速之客,洋洋洒洒,足有十余人之多,为首的是一个相貌端庄的青年,身后跟着一个女人,陈虎阳的眼力不差,认出了那女人正是之前在春梦阁跟蒋青山偷晴的少妇。

  更令人可笑的是,蒋青山一脸猪头模样的被人押着,蒋清河受了无妄之灾,被人押着跟在身后,脸上鼻青脸肿的,正求助的看着陈虎阳,想必也是被一顿暴打了。

  为首的青年径直走到陈虎阳这一桌的前面,喝道:“你就是陈虎阳?”

  陈虎阳则是宠辱不惊的模样,转脸看向那青年,微微一笑,也不答话。

  “草,别以为不说话就没事了,我这嫂嫂可是被你哥们欺负了,今个儿不撂下个道道来,谁也别想走出了小酒肆。”青年面露狠色,像是要把陈虎阳吃了一般。

  坐在一旁的叶芷嫣眼观鼻,鼻观心,低着头不说话,心里却是好笑:叫你出去招惹是非,现在好了,被人捉奸,人家找上门来了。

  而七杀也是很不地道的撇过了头,像是报复陈虎阳刚才的袖手旁观。

  按理说,这是跟陈虎阳半毛钱关系都没有,但是看向蒋家兄弟,那猪头三的模样着实让人同情,老板娘出面了一次,想必蒋青山也没好意思再叫老板娘来解决,就带着这伙人找到了自己。

  缓缓站起身来,陈虎阳笑道:“那这位朋友,你是想怎么解决这事呢?”

  “这个好说,看在你态度不错的份上,拿一千晶石出来,精神补偿出来,再乖乖的道个歉,这事就算这么过去了,江湖儿女,也不计较这么多。”青年心里一喜,看陈虎阳的模样,完全就是个软柿子,任人揉捏,这时候不狮子大开口更待何时?

  “呵呵?精神补偿?你倒是敢说,一千晶石可是弦月城一个月的总收入了。”陈虎阳笑道,缓缓走到了那少妇的面前,继续说道,“这位姐姐,你这小叔子认为你的清白就只值一千晶石,你这么跟着他,心里不委屈么?”

  听到陈虎阳这么直白的话语,少妇脸上发烫,不敢抬头。

  “你小子可别乱嚼舌根,我跟嫂嫂清清白白,什么叫她跟着我?”青年的脸色明显更加阴沉了。

  陈虎阳不可置否的笑了笑,答道:“要我拿出一千晶石不是什么难事,但是这晶石,怎么说也轮不到你来问我讨要吧?莫不是你这嫂嫂家里没有汉子?”

  “哼,我这是为你着想,我那哥哥的脾气暴躁,若是此事被他知道,只怕你难以活着走出弦月城,倒不如现在老实就范,乖乖交出一千晶石,我可保你安然离开弦月城。”

  陈虎阳看了一眼青年,淡笑着,这青年恩威并施,又是利诱又是恐吓,看得出来不是第一次干这事了,但是今天他遇到的是陈虎阳,注定不会这么容陈得手了。

  “可保我安然离开弦月城?”陈虎阳突然神经质的大笑了起来,转身看向那青年,说道,“听你这口气,似乎比你口中那脾气暴躁的大哥还要有几分本事,难怪敢这么光明正大的偷嫂子。”

  “你……你要再敢胡说,我今晚便让你横尸街头。”青年发狠,一挥手,顿时,七八个体型剽悍的中年走了出来,乍一看去,还真有那么几分气势。

  陈虎阳却是不理会青年的威吓,虚空一探,拿出了一小袋沉甸甸的蛮兽晶核,放在桌子上,口中说道:“里面的晶石足有三千,加上一些蛮兽晶核,核算下来足有上万晶石,你要有本事,就过来拿吧!”

  见陈虎阳脸上那淡漠的笑容,青年倒是不敢轻举妄动了,随随便便就能拿出这么钱财,就算青年再怎么强横也要掂量几分,要知道,上万晶石,这可不是小数目。

  “陆风,要不就算了吧,这事只要你不说我不说,你大哥不会察觉的。”那偷情少妇似乎是怂了,拉了拉青年的衣袖,一副妥协的模样。

  “这不可能,我怎可让嫂嫂这般被人欺负。”那个名为“陆风”青年双眸发亮的看着桌上的小包裹,口中却是义不容辞的说着。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提酒会老友说:

  「新手别喷我啊」精油加更第三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