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虎阳的眉头锁得更深了,他认得出,那标志灵州大学的校徽,难道灵州大学所谓的“丛林生存战”的最终战场是弦月城?

  没道理啊,弦月城处于匪地中心,「斩龙会」的山门脚下,且不说这「斩龙会」最近举办灭狮宴,是块是非之地,单单是这一路走来的凶险就不是一般凡武者能够挡得住的,至少陈虎阳以玄阶初期的修为闯荡至此也好几次丢了性命。

  灵州大学的新生,普遍在黄阶修为,超过玄阶的少之又少吧?他们是如何抵达弦月城的?

  “我记得不错的话,弦月城的城主秦海威就是出身灵州大学吧?”叶芷嫣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站在三人的身后。

  陈虎阳往旁边挪了挪,给叶芷嫣让出了位置,问道:“芷嫣,你知道这个秦海威?”

  “在父辈叔叔的口中听到过一些,似乎这个秦海威是个狠人,修为如何尚且不知,唯一被人流传的,便是他曾一剑刺入紫来城三千楼,似乎是刺杀三千楼的楼主,不过,现在那位楼主活得好好的便可以猜出秦海威的刺杀并未成功,不过那秦海威刺杀未果却活着回来了,本身就是一个奇迹。”

  陈虎阳微微沉吟,从叶芷嫣的话中听出了不少东西,除了这个秦海威,似乎紫来城三千楼的楼主也是个强大的存在,自己身上有苍龙卷轴,貌似珺爹让自己得到锁龙图后,让自己去三千楼会见她,不知道这跟那位楼主是否有关系。

  “这位小姐说的是啊,我们这位城主可是不一般。”蒋清山接话道,脸上竟露出了一丝自傲,“妖龙紫云你们可曾听说过?”

  紫云兽,被当地人称为“妖龙”,是整片匪地除了炎蛇之外的第二条亚龙种蛮兽。

  陈虎阳的眉目一挑,立刻问道:“怎么说?”

  “多年前,似乎有高人路过弦月城,曾重伤妖龙兽,使得这畜生印迹山林,数十年前,这畜生似乎被城主大人发现了,此刻已经在城主大楼最底下的囚牢之中,也算是为民除害了。”蒋清河解释道。

  妖龙虽然被重伤,但是经过修养之后被秦海威擒拿,这说明秦海威的实力的确惊人。

  叶芷嫣和陈虎阳对视一眼,心里顿时明白了弦月城汇聚这么多凡武者的原因,除了如今被传的沸沸扬扬的灭狮宴之外,第二个原因应该就是这妖龙紫云了。

  “不知道你们的这位城主大人可曾说过怎么处置妖龙?”陈虎阳小心翼翼的问道。

  “这倒不知道,我们已经离城三日,并不知道详细情况,这得要进城才知道。”蒋清山爽朗大笑道,“怎么,陈兄弟也想凑一次热闹?”

  “呵呵,妖龙紫云在匪地的名头聒噪,作为一个凡武者,自然是感兴趣的。”陈虎阳也不隐瞒。

  “这好说,明日我们便一同前往弦月城,老板娘看咱我的面子上,应该会负担各位的吃住问题。”蒋清山大言不惭的说着,一旁的蒋清河却是很不地道的打击道,“看在你的面子上?你别忘了,这次我们出城狩猎可是空手而回,老板娘不劈了你已经算是幸运了。”

  闻言,蒋清山猛然打了一个冷颤,仿佛是想起了那麻辣老板娘的手段。

  “明日我们出发前,猎一些蛮兽便是,这不是什么大问题。”陈虎阳笑着说道,这林中到处都是蛮兽,以陈虎阳的实力随便猎杀几头低等蛮兽,便算是满载而归了。

  至于蒋家兄弟为什么没有猎到蛮兽,陈虎阳也猜得到大概,探查之下,发现这两人都是普通人,就算是猎杀低级蛮兽尚且困难,更别说更高等的蛮兽了。

  不过,令陈虎阳不解的是,为什么这两人身为凡人,敢进入这林中猎兽,难道他们不怕一去不返么?

  蒋家兄弟又聊了几句,便看各自回营安歇了,只留下陈虎阳和叶芷嫣。

  “虎阳,这两人不可全信。”叶芷嫣见蒋家兄弟回去了,也就不再隐瞒什么了,“一般来说,常人猎杀蛮兽,那都是痴人说梦的事情,他们敢堂而皇之的在这里出现,必然不简单。”

  “我知道,这里的蛮兽虽然品阶不高,但最弱的也有黄阶中期,怎这等实力怎么想也不可能被普通人猎杀。”陈虎阳应声道,“我们处处留心就好,毕竟这一路上,还是要跟他俩打听些事情。”

  两人说了一会,便各自回了营帐。

  ……

  月影萧索,弦月城外,两个青年出现在夜幕的尽头,一个粗犷,一个显着病态。

  “大哥,我们这么不告而别,陈兄弟会不会有什么想法?”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陈兄弟不是蠢人,相信他来到弦月城,就会明白一切的。”

  “可是……”

  “没可是了,在陈兄弟到来之前,我们可要摆平老板娘,这个任务很艰巨啊!”

  翌日。

  当东方第一道曙光划过天际,空气中伴随着丝丝清凉,弦月城的城门外,出现了一辆马车。马车上满载着蛮兽,车板上刻画着一副楼阁图案,若是有弦月城的居民看到,第一时间就会认出这马车是弦月城第一酒楼“八仙楼”的载货车。

  对于蒋家兄弟不辞而别,陈虎阳并没有怀疑什么,原因很简单,他们将八仙楼的马车留下了,这八仙楼,在弦月城也算是小名气,等同于入城的通行证。

  拉着八仙楼的载货车,甚至不用在城门口接受盘查,换句话说,只要是这马车上的东西,不管什么,都可以带入城内。

  蒋家兄弟将这么一辆马车留下,陈虎阳还能怀疑什么?

  “啧啧啧,这八仙楼还真是大手笔啊。”

  “那可不,听说灵州大学的那位大人就在城主阁做客,八仙楼作为弦月城最大最豪华的酒楼,自然是由他们一手包办那位大人的衣食住行,手笔小了,八仙楼还混什么?”

  最新)章\"节}@上酷%匠8}网(

  “三日后就是灭狮宴,想必八仙楼已经满客了吧?”

  “……”

  陈虎阳拉着装满各种虎型蛮兽尸体的马车,与那些行人擦肩而过,甚至不用开口去问,就得知了很多情报。

  灵州大学的那位大人?

  据说这弦乐城主秦海威就是出身灵州大学,对于母院来客,封为坐上贵宾也是情理之中,只是不知道那位大人是谁,难不成是院长孔静?

  还有一个灭狮宴,本身就关系到锁龙图花落谁家,更何况灭狮宴的背后还有混江龙的身影。

  八仙楼作为弦月城的第一酒楼,自然是格外醒目的,陈虎阳甚至不用可以去找,就能看到那独树一帜的建筑,除了城中央的城主阁之外,就要数八仙楼的规模最大了。

  因为是一个新坏境,陈虎阳的神识已经完全覆盖了整座弦月城,并没有发现什么危险,倒是八仙楼门口的一幕,着实让人有些发笑。

  一青年鼻青脸肿的跪在地上,点头哈腰,谄媚的对着身前的一个女人。

  那女人老神在在,面容姣好,年纪在三十岁左右,衣着有些非主流,衣扣从左腋下穿过才和胸口的扣子扣上,露出了香嫩的左肩,好好的锦衣硬是被她传出了蛮人的风味,一手抱胸,一手提着烟斗,完全是一副麻辣老板娘的姿态。

  不过有一点倒是毋庸置疑的,那就是徐娘半老,风韵犹存。

  而那个青年,虽然现在鼻青脸肿面目全非,但陈虎阳还是认出了他,不正是昨晚不辞而别的蒋清山么?

  看到这一幕,陈虎阳终于知道他为什么要不辞而别了,敢情这就是他说的老板娘给他的“面子”?

  “蒋清山,你也忒不是玩意儿了,没猎到食物就算了,居然还把老娘的马车送人了?”麻辣老板娘冷着脸,看得出她现在很生气。

  “老板娘,你听我解释啊。”

  “滚蛋,解释个毛线啊,现在就滚去把老娘的马车拉回来。”

  ……

  陈虎阳笑眯眯的出现在了八仙楼的门口,对着那麻辣老板娘问道:“不知道老板娘所指的,可是这辆马车?我替青山兄拉回来了。”

  蒋清山听到陈虎阳的声音,立马像是打了激素一般,跑到陈虎阳的面前,跟哭丧似的:“陈兄弟啊,你可算是来了,要是晚来一步,怕是只能在我坟上洒杯忌酒了。”

  老板娘走到马车前,看着一马车的蛮兽,两眼放光,一巴掌拍在蒋清山已经青了一块的肩膀上,赞赏道:“成啊老蒋,这一次还真没框我,是我错怪你了,回头赏你一只烧鸡。”

  蒋清山被老板娘的一巴掌拍的龇牙咧嘴,只是脸上的笑容依旧谄媚:“老板娘,烧鸡就算了,你看我跟你提的……是不是……”

  “这没问题,不就是安排几个人么?咱酒楼大得很,帝皇间或许排不到了,但是普通的房间,有的是。”此刻的老板娘早就喜上眉梢了,哪里还在乎一两间普通客房。

  蒋清山对着陈虎阳咧嘴一笑:“既然住进来了,你们就是客人了,马车让我来停歇,陈兄弟带着芷嫣小姐上楼休息吧,清河已经在等了。”

  陈虎阳微微一笑,蒋清河在等自己应该是有什么事情要说,当下也不客气,将缰绳递到蒋清山的手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