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应倒是不错,只是你今天遇上我,注定要败北,大好青年的,我给你最后一次机会,就此离去吧。”叶昭言大锤着地,摆出了一副长辈的样子。

  陈虎阳嗤笑一声,淡淡的说道:“前辈想我离去可不是不可以,只是请您把身后的女孩放了。”

  “为何你非要想老夫放人?你可知,她是谁?”叶昭言忽然收起大锤,饶有兴趣的看着陈虎阳。

  “我不管她是谁,我只知道,我要抢的人,没有抢不到的。”陈虎阳也学着叶昭言的样子,将黑锋剑收了起来,双手抱胸。

  还别说,因为吞天兽比青鳞兽威武的多,乍一看去,两人的气势竟然不分伯仲。

  “好,好!够狂,只是不知道你有没有狂傲的资本。”叶昭言笑着说道,脑海中开始谋划着什么。

  “陈虎阳,别跟他说这么多,斗智你斗不过这个老狐狸的。”叶芷嫣忽然娇喝道,对着陈虎阳一阵焦急的呐喊,生怕陈虎阳着了道。

  听到叶芷嫣这么说,陈虎阳的脸色也变得沉重起来,平心而论,他心里还是有点发虚的,毕竟叶昭言是老江湖了,吃过的盐比自己吃过的饭还多。

  “闲话少说,今天我势在必得。”陈虎阳大喝一声,心中不敢有丝毫怠慢,手中心的黑芒跳动,双手合十,一阵纷乱的手势做出,猛然断喝一声:“破!”

  翻天大手印打出。

  陈虎阳出其不意,仅仅两个呼吸的时间,叶昭言被声声震飞,即使没有怎么受伤,但是依旧将他从青鳞兽的背上打了下来,灰头土脸的样子,说不出的狼狈。

  一旁的叶芷嫣顿时轻笑起来,出言嘲讽道:“没想到你也有今天,回去别洗脸了,这个形象正好适合你。”

  “聒噪!”叶昭言黑着脸,大袖一辉,将叶芷嫣扇飞出去,大喝道:“别以为你是叶家千金,我就不敢把你怎么样,别忘了你娘的下场。”

  叶昭言的话似乎是勾起了叶芷嫣最伤心的那段往事,一时间俏脸苍白,坐在地上发呆。

  见叶芷嫣安分了下来,叶昭言的注意力回到了陈虎阳的身上,语气有些不善:“好小子,没想到,你还会印决,看看我这招怎么样?”

  学着陈虎阳的样子,叶昭言的手掌骤然变成了金色,不多时,一击金色的大手印冲向了陈虎阳!

  同样是印诀,但是叶昭言的这一招,光论气势,显然比陈虎阳的霸道很多,从两人的样子就可以看得出来,陈虎阳不仅被震下了吞天兽,而且嘴上带着血渍,一看就是受了重伤。

  “哈哈哈,看看我这掌,相比你的,怎么样啊?”叶昭言大笑一声,带着阴森的语气说道,“论印诀,唯我叶家拔山印独尊。”

  叶家拔山印?

  听这名字,似乎挺能吓唬人的。

  酷《O匠1l网唯一"正W版,o“其他D都@是o盗E版

  陈虎阳稍一分神,就感觉前方袭来一阵杀意,猛然抬头看去,发现叶昭言竟然不声不响的冲到了自己的面前。

  糟了!

  陈虎阳心中一种不祥的预感传来。

  “让你看看完整的《拔山术》……”叶昭言带着阴寒的嗓音说道。

  陈虎阳心中一惊,叶昭言已经动了杀意,自己再不使出全力,那就等着任人屠宰吧。

  在这千钧一发之际,陈虎阳的身体慢慢长大,一丝一丝的黑色气息从身体深处传出,抬起头,轻轻舔了舔嘴角,露出了一个嗜血的笑容,用同样阴森的语气说道:“我就喜欢你这样的人……”

  严格来说,此刻的陈虎阳并非真正的陈虎阳,他在黄阶大圆满的时候,便跨过了凶、仙两道的门槛,“小六道”中至善与至恶的两道同是出现在一个人的身上,而且跨进了大圆满的领域,这就只会产生一个化学效果。

  凶道人格……在千钧一发之际,被陈虎阳释放了出来。

  叶昭言能很明显的感觉出陈虎阳身上发生的变化,但是手上的《拔山术》依旧没有停下,那柄金色的巨锤在头上旋转着,而叶昭言的双手则高举过顶,似乎是在隔空操纵着把柄巨锤。

  “所谓拔山之术,难道只是你这班草堂杂耍?”陈虎阳嗤笑一声,不免觉得叶昭言的动作太过花哨,这样的招式,往往杀伤力有些欠佳。

  “是不是杂耍,一会你就知道了!”

  “你TM当我白痴啊?站着给你打?”陈虎阳鄙夷的看了看叶昭言,黑锋重剑加身,猛地一个前冲,双手发力,直勾勾的对着叶昭言的天灵盖砸去。

  尼玛,这可是要命的杀招啊。

  叶昭言一看盛气凌人的陈虎阳,就知道这一招若是一丝不漏的咋在自己身上,只怕就在此归西了。

  拔山术,镇山填海!

  叶昭言断喝一声,顿时,头上的金色锤子硬是扩大了一倍有余,形成一道金色幻影。

  只是这幻影,陈虎阳明显感觉到了一股庞大的气势,心里不敢怠慢,身形变得更加鬼魅,左闪右躲,只是手中重剑紧握,怎么也松不开。

  “给我破!”陈虎阳骤然高跃,大喝一声,猛地一剑就砸向了叶昭言。

  “天真。”叶昭言嘲笑一声,大手一横,顿时,那柄金色幻影巨锤像是受到了什么吸引一般,飞速的向陈虎阳砸来。

  金色幻影巨锤的速度比陈虎阳快了许多,即使此刻陈虎阳的黑锋剑要砸到叶昭言的头上了,也不得不横身一档,他知道金色幻影巨锤的威力,绝对不比自己的黑锋剑小。

  “陈虎阳,你还是走吧。”一旁的叶芷嫣沉默了半天,终于于心不忍的说道。

  陈虎阳横剑一挡,虽然挡住了大半部分的威力,但是还是被震飞出去,趴在地上喉咙一甜,顿时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陈虎阳的心情极度不爽,又听到叶芷嫣的声音,但是不满道:“你给我老实带着,老子说要救你走就说到做到。”

  陈虎阳虎牙一咬,手中的黑锋剑顿时被收起,脑海中飞速思考着,该怎么对付眼前的这个中年大汉?

  叶昭言的一锤,不但是将陈虎阳震飞那么简单,而是重伤陈虎阳!

  猛然间,陈虎阳感觉体内“咔擦”一声,像是有什么东西破碎了一般,本尊意识和凶道人格同是一阵恍惚,陈虎阳感觉这破碎声是至关重要的东西,不敢犹豫,就这么在原地坐下,看上去倒像是调息疗伤。

  “你这小子还真是目中无人啊。”叶昭言见到陈虎阳就这么坐下疗伤,被气得笑出声来,头顶上的金色巨锤一阵颤抖,猛然向陈虎阳飞去。

  “不要!”叶芷嫣娇喝一声,不知不觉间,一滴清泪滑落,而她浑然不知。

  砰!

  金色幻影巨锤跟地面完美的接触,发出了轰天巨响,烟尘四起,叶芷嫣有些呆了,这么巨大的爆炸,陈虎阳带着重伤之体,活下来的望会有多少?

  见到那一片残垣断壁,叶昭言却是放肆的大笑起来。

  砰又是一声巨响传来,比之刚才,似乎更加沉重,叶芷嫣梨花带雨的看去,骤然发现,一道黑色身影一手抵着叶昭言引以为豪的金色大锤,一手负在身后,虚空而立,只是看身形,他是一个青年,根本就不是陈虎阳!

  那么陈虎阳呢?

  叶芷嫣的眼神在四周疯狂的扫视,愣是没有找到陈虎阳,最后还是颓然的坐在了地上。

  “你是谁?”叶昭言的双眼眯了起来,这个一只手就能挡住拔山术的家伙,身上散发着浓烈的危险气息。

  黑色青年不说话,一步一缓,带着浓重的邪恶气息走来,叶昭言呆滞了一秒钟,大手一挥,企图将金色幻影巨锤收回来,但是,他诧然发现,不管自己多么努力,那巨锤都是纹丝不动的吸在黑色青年高举的手掌上。

  叶昭言开始慌了。

  黑色青年缓缓放下了那只手,金色幻影骤然缩小,变成了一柄普通的锤子。

  暗淡无光,锈迹斑斑。

  黑色青年嗤笑一声,手中蓦然出现一敢长枪,通体乌黑,散发着黑色的光芒,看上去甚是邪恶。

  眼看着如同魔神一般的黑色青年,正一步一缓带着死亡气息向自己走来,叶昭言的瞳孔一阵收缩,几乎没有了焦距。

  这是什么?为什么会有如此沉重的死亡气息?

  叶昭言现在还想将金色大锤收回来,但是刚一伸手,惊讶的发现,自己和金色大锤之间的联系,被生生切断了,也就是说,躺在一旁的金色大锤,现在是无主之物。

  这怎么可能?

  一切都超出了叶昭言的常识,凡是认主过的兵刃,只有持有者呈死亡状态或是持有者自己隔断联系,才有可能出现联系断开的可能。

  但是自己并没有主动断开和金色大锤之间的联系啊。

  难道……自己已经死了?

  叶昭言还处于震惊中,猛然感觉自己的胸口一阵剧痛,伤口边缘像是万千虫蚁啃食撕咬一般,瘙痒难耐!

  回过神来,黑色青年的黑色长枪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直端端的扎进了自己的胸膛!

  “死吧。”黑色青年终于说话了,只是那沙哑沧桑的嗓音,带着一种虚幻的感觉,好像是来自九幽地狱的魔音一般。

  宣告了叶昭言的死亡通知,黑色青年抽出问世枪,竟然把叶昭言的身体当做箭靶,一阵乱捅,直到他的胸口已经血肉模糊了,一只大手抓住叶昭言的脑袋。

  五指发力,顿时,叶昭言的脑袋像是西瓜破开一样。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提酒会老友说:

  稍稍剧透一下,因为短时间内老酒不可能会解释这黑色青年是谁,但是能透露的是,这青年跟将帅印有关系,什么凶道人格,只是前期的强力装备,到中期就是渣渣了。

  Ps:明天开始,连续三天三更(在稳定一天两更的基础上加一更,为「新手别喷我啊」一瓶精油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