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家作为匪地的魁首组织,一众外来凡武者突如其来,将赵家的山门围得水泄不通,自然是引起了匪地各方悍匪们的注意。

  短短十分钟内,赵家的山门之下,就更加水泄不通了,除了曹家的人,也有匪地的悍匪们,有人抱着看戏的心态,有人不忿曹家欺人太甚,更有人坐看百胜将操戈战天下,菩提尊者一笔定江山。

  而至于这一众当事人,一个个神情凝重,这一战,不开则以,一开就注定是一场惊天动地的大战。

  “「斩龙会」召开灭狮宴,匪地将要大乱,曹赵两家也是底蕴深沉,我们在此这般斗殴,实属匪地悲哀。”在场资格最老的曹澜好不容易平静下来,轻声说道,“赵耿牛,我敬你是一代强者,只要你老老实实将陈虎阳交出来,我们这一战大可避免。”

  闻言,赵耿牛嗤笑一声,对这个道貌岸然的老东西很不满:“曹澜,别人或许回怕你这个老不死,但是我赵耿牛可不会畏惧你,今日我便把话撂在这边,陈虎阳,我是不会交的,你们若是想动手,我赵耿牛要是怂一下就是你孙子!”

  “如此说来……我们之间是没得商量了?”曹澜的脸色终于沉了下来,此刻,他是真的动怒了,这个赵耿牛,三番两次不给自己台阶下,就算是泥菩萨,也有半分火气不是?

  “曹澜前辈,能够遇见你可真是三生有幸啊,晚辈石破天,愿尽绵薄之力帮助前辈。”石破天恬不知耻的走了出来,但是注意到曹澜的脸色忽然变得有些难看,才意识到了自己说错了话,立刻解释道,“曹澜莫要误会,晚辈并不是小觑您的意思,只是那赵耿牛跟在下有些恩怨,不知道曹澜能否将那鳖孙交给晚辈?”

  正所谓伸手不打笑脸人,曹澜虽然迂腐不化,但也是个讲道理的人,淡淡的说道:“那小子还不值得老朽出手,倒是对菩提手中的仙道四大圣兵有些兴趣。”

  “如此甚好。”石破天心里乐开了花,他跟赵耿牛一直明争暗斗,无奈赵耿牛这人虽然不怎么样,但是实力确实有些强悍,石破天虽然自命不凡,但是真的没有绝对的把握能战胜菩提尊者,但是这一次不一样了,自己主动站在曹澜的阵营中,再怎么说,必要的时候,曹澜也会助自己一臂之力的吧?

  就在此刻,赵家内,忽然传来了虎啸龙吟之声,似鬼神哭泣,如魔魇撕咬。

  怎么回事!

  就连赵耿牛,心里也是一惊,难不成是陈虎阳闭关出现了问题?

  “老牛,要不你先去看看,这里我帮你拖着。”菩提尊者出言询问。

  赵耿牛转身看向菩提尊者,犹豫了一下,还是摇了摇头:“算了,虎阳那边有芷嫣护着,应该不会有大问题,把你一个人丢在这边,我怕你应付不来。”

  “不用应付了,这些……全部交给我就是。”不知道什么时候,陈虎阳已经出现在了赵耿牛的身后,顺势接话道。

  赵耿牛心里一惊,就连他都没有察觉到陈虎阳,这能说明什么?打死赵耿牛都不会相信陈虎阳出关后的修为胜过自己。

  此刻的陈虎阳滔天魔气缠身,双眸中布满了血丝,全身戾气大振,赤裸着胸膛,右手持黑锋重剑柄将笨重的剑身压在肩头。

  仙道、凶道。

  两道臻于黄阶大圆满,就算是赵耿牛,都没有机会体会到这么美妙的状态。

  短暂的震惊之后,赵耿牛的注意力也终于回归了本体,刚想开口说话,却被刚刚赶来的叶芷嫣打断了:“让他试试。”

  赵耿牛一愣,对面的曹澜可是地阶中期强者的强者啊,陈虎阳就算闭关的再怎么成功,也终究只是黄阶后期大圆满而已,何况,对面的石破天也不容小觑。

  赵耿牛不放心,张了张嘴,却是被叶芷嫣霸道的话语堵了回去:“陈虎阳出关之时有异象加身,不用血的洗礼,他就废了。”

  凡武者的心境在格外沉寂的时候,会有潜意识中的异象显化,这是很正常的事情,但是如果真的像叶芷嫣所说,陈虎阳的异象都伴随凡武者躯体了,那就说明了一点,异象生于命格,随凡武者的成长而成长,就好像是另一个自己。

  不等赵耿牛多问,陈虎阳直接抗剑出了山门,脚步厚重有力,仿似一步一伐能够踏碎地面一般。

  叶芷嫣也懒得跟赵耿牛多解释,五根鲜葱玉指轻抖,那黑玉色的竖笛被抓在了手中,跟随陈虎阳而去。

  “难道,我们这一辈真的老了么?”看着陈虎阳和叶芷嫣的背影,赵耿牛心里突然很不是滋味,双眸再次变得混浊起来,呢喃着,“乐乐,当初真的是为父做错了么……”

  陈虎阳此刻正处于一众很奇妙的状态中,他感觉自己的身体就像一个巨大的容器,包容着远比之前浓厚几倍的将帅之气,要是按照浓郁程度和气息量来说,早就突破了黄阶后期巅峰,甚至比玄阶中期还要恐怖,但是陈虎阳有很清楚,自己的境界真的只有黄阶后期而已,玄阶门槛的屏障完好无缺。

  这就是所谓的大圆满么?

  黄阶大圆满!

  玄阶之下难逢敌手,当之无愧的天下无敌。

  甚至,陈虎阳有直觉……现在的自己强过玄阶,直追地阶修为。

  叶芷嫣静静的跟在陈虎阳的身后,但是她心里却是活络了起来,就好像是把陈虎阳当作了实验小白鼠,静静观察着自己这个未婚夫的奇妙发展。

  凡武者之中,能同修两道的已经算是天才了,但是陈虎阳能够同时在仙道、凶道上有所建树,额……不仅仅是建树,而是臻至巅峰,处于大圆满的状态,堪称奇迹。

  除此之外,陈虎阳手中的黑锋重剑,叶芷嫣的直觉告诉她,这柄重剑的威力不会比自己手中的葬生笛弱。

  这一系列外挂一般的BUFF强加在陈虎阳的身上,会发生怎么样的化学反应呢?

  叶芷嫣拭目以待着。

  ……

  陈虎阳步履蹒跚,看似慢慢吞吞,实则缩地成寸,仅仅几个呼吸的时间就已经置身赵家的山门之下,叶芷嫣翘首以盼,和丫鬟苏七静静的站在陈虎阳十米开外,只要一会动起手来,曹澜威胁到陈虎阳,两女都会毫不犹豫的出手。

  “这缩地成寸之法是你交给虎阳的?”看着陈虎阳的背影,赵耿牛对身边的菩提尊者问道。

  后者微微摇头,眯着眼睛不说话。

  曹澜站在对面,只身一人仿佛能挡住万千压力,身子虽然佝偻,但是不得不承认给人的威压还是很大的。

  “不得不承认,你的命格很硬。”曹澜一双阴沉的眸子死死的盯着陈虎阳,仿佛要用眼神刺穿他的身体。

  “你们是轮流着上还是一起?”陈虎阳并没有搭理曹澜,倒是说出了一句令众人感觉万分嚣张的话语。

  “好,很好!”曹澜被气乐了,一个乳臭未干的毛头小子居然干这般大放厥词。

  不等曹澜回话,陈虎阳的身子猛然一颤,顿时,异象展现。

  陈虎阳的身后,仿似世界末日一般,昏暗无光,雷声滚滚,而在那九天之上,一道猩红雷电降落,不偏不倚,正好打在了陈虎阳的天灵盖上。

  陈虎阳则是被劈的外焦里嫩,身上那被轰的支离破碎的衣服上面,似乎还带着点点红色火焰,但是陈虎阳的深情依旧看不出任何改变,怔怔的盯着曹澜。

  陈虎阳周围的点点红炎,似乎包含着暴戾之气。

  “凶道?”

  曹澜喃喃自语,心里猜测着。

  *1看正√版章节:%上酷x“匠☆9网

  陈虎阳的嘴角渐渐流露出一道耐人寻味的笑容,带着嚣张气焰说道:“你管我什么道?今日来此,目的就是灭了你!”

  “好好好!后生可畏啊,我仙道和你凶道自古以来势不两立,今日分个高低也不错!”曹澜老人浑身一抖,战意滔天,手中蓦然出现了一丈拂尘,像是拥有生命一般,毫无规律的飘散在空中。

  而在曹澜老人的屁股底下,不知何时出现了一头青牛,说也奇怪,好好的青牛,却被曹澜老人倒着骑,一个大大的牛屁股对着陈虎阳。

  “等等!”正当曹澜老人打算出手的时候,陈虎阳忽然出言喝道,“你丫有一头青牛,劳资什么都没有,你不觉得胜之不武么?”

  曹澜老人错愕的看着被红色火焰包围着的陈虎阳,这话是一个强者说出来的?

  此刻的陈虎阳和之前那嚣张狂妄的少年,简直是判若两人。

  就连叶芷嫣和苏七都有些接受不了这样的“高手”。

  “嗷呜!~”

  就在三人错愕不知道该说什么的时候,在陈虎阳的百般召唤下,天际总算是飘来了一道黑影,口中嘶吼着,看上去霸气到了极点。

  可是当众人渐渐看清那道黑影的时候,纷纷晕倒,散发出此等霸气的黑影,居然是……一条狗!

  只见的那狗一人高的躯体上面散发着淡淡的宝光,只是有些不堪入目的是身上的毛掉的只剩一撮一撮的了,看上去更像是流浪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