握了握双拳,感受着手中的力量又强了一分,陈虎阳知道,这就是真正的玄阶感受。

  陈虎阳是个十足的尚武主义者,对着强悍的实力有种近乎变态的吸引力,此刻体验着玄阶初期的感受,一时间,陈虎阳难以自拔。

  一旁的天翎玩味的看着陈虎阳,想当然她晋级的时候,跟陈虎阳是差不多的。

  足足十多分钟,陈虎阳才从欣喜之中回到了现实,转身看向天翎:“那鬼常子是「斩龙会」的斩龙使?”

  “不错,「斩龙会」三大斩龙使中,毫无疑问,鬼常子是实力最强的一人,我与「斩龙会」合作三年,我就不想和那个胖子对上。”天翎笑着说道,言语中尽是自豪。

  “这么说来,你知道「斩龙会」的具体位置?”

  闻言,天翎的深色微微一怔,略有深意的看着陈虎阳:“你要去「斩龙会」?”

  陈虎阳只是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天翎稍稍沉默了一番,才开口说道:“也罢,现在我和「斩龙会」也算是决裂了,带你去也没什么问题,但是……你得答应我一件事。”

  “什么事?”

  天翎诡异一笑,应声道:“眼下你我都不是全盛状态,就算见到了那毘嗤兽也拿它没办法,你只要答应我去了「斩龙会」之后,随我再来此地,屠了那毘嗤兽。”

  听到天翎这么说,陈虎阳的眉头皱了起来,他不是笨人,以天翎的实力还需要找帮手,显然那毘嗤兽不是什么弱小生物,陈虎阳虽然有时候很自负,但是她还没有自大到认为自己和天翎能够并驾齐驱,眼下天翎说出了这个条件,陈虎阳估摸着这女人不是找自己做炮灰吧?

  其实陈虎阳这倒是误会了天翎,她提出这个要求的原因是看到了刚才白清歌附身陈虎阳的肉身所展现出来的强悍实力,天翎是真心想要陈虎阳助她一臂之力。

  “我怎么感觉,这差事不算太好啊。”陈虎阳顶着天翎,见后者一脸认真严肃,无奈道,“会危及生命么?”

  天翎张了张嘴,下意识的想要说话,但是一想那毘嗤兽乃是这大墓的四大守墓蛮兽,犹豫了一下只能改口道:“会,但是只要我活着,你就不会死。”

  天翎的话很简单,不难理解,她不能说绝对保证陈虎阳的安全,但是只要自己没死,她就不会让陈虎阳死掉。

  一个女人经过考虑之后说出了这番话,陈虎阳作为一个男人,若是再拒绝可就真的显得小气了一点,深吸一口气,只能点头答应。

  在天翎的解释下,陈虎阳得知这地下角斗场的确是可以通往匪地,而且能够节省不少的时间,但是这样就必须要遇到毘嗤兽,所以她并不赞同陈虎阳的想法。

  而现在有了天翎这个向导,陈虎阳不怕到不了「斩龙会」,相反自己还答应带着苏七同行,考虑到苏七的安全,陈虎阳最后还是放弃了深入角斗场的想法。

  从角斗场的传送阵回到凡武者公会,已是午夜时分,陈虎阳见苏七一人坐在自己房间的门槛上,双手抱着膝盖,下巴抵在膝盖上,似乎是在想着什么。

  等到陈虎阳稍稍走近才听到了轻微的鼾声,这丫头,居然坐着也能睡着,陈虎阳一脸无奈。

  跟随者陈虎阳一起离开角斗场的天翎站在他身后,一言不发,看到苏七的时候,眉头轻轻皱了起来,倒也没有多问什么。

  一夜无话,三人在凡武者公会睡了一个还算得上的是安稳的觉。

  ……

  有了天翎这个地阶初期的高手同行,陈虎阳这一行的实力很是强大,至少横穿凡武者公会外围的树林不在话下,仅仅半天时间,一行三人便成功抵达了匪地门户:寒月城。

  刚入城,苏七就拉着天翎四处乱逛,毕竟女人喜欢逛街是天性,只留下陈虎阳一个孤家寡人,兀自感叹女人难养。

  紫来城外有凡武者公会,这寒月城中自然也是有这样的组织,毕竟,有凡武者的地方就有凡武者公会。

  陈虎阳既然是凡武者公会的一员,进城想到的第一个安歇地自然是凡武者公会。

  刚到凡武者公会的门口,就被不远处的一阵嘈杂声给吸引了,他本就是喜欢看热闹的人,便缓缓走了上去。

  刚走进看,一座小楼之中便毫无预兆的炸开了,一道身影横飞出来,紧随着一名少年冲出了小楼,清秀的脸上带着丝丝怒容。

  等烟尘过后,陈虎阳算是看清了那两个少年的真容,陈虎阳心里顿时乐了,那被打的少年,居然特么是孙琥!

  陈虎阳见到孙琥的第一反应不是好奇他为什么会在这,而是感叹不管走到哪这胖子总是在挨揍。

  试想一下,一个接近两百斤的胖子被一个消瘦青年当街殴打是什么样的场面,想想就觉得让人啼笑皆非。

  那殴打孙琥的少年一米七八的个头,年纪跟陈虎阳相仿,十七八岁有这身高也算是高挑了,面目清秀,称不上妖孽却也有几分俊俏模样,手中握着一把细长软剑,散发着淡淡的光泽,一眼看去就能知道这软剑不是俗物。

  “啧啧啧,现在的年轻人啊,做什么不好,非要勾搭有妇之夫。”围观的一个女子咂嘴说道。

  “这个说不好,我看那躺在地上的公子样貌俊俏,生的比姑娘还水灵,也许是某家小媳妇红杏出墙也说不定。”也有人为孙琥抱打不平。

  陈虎阳心中了然,跟孙琥接触久了,也就对他的秉性了解了一些,这货见到有几分姿色的女子都会上去勾搭一番,闹出这么个笑话也是在情理之中。

  透过人群,陈虎阳向不远处看去,却见是一名少女,腰间挂纯白玉剑,神色漠然,清冷的看着被打成猪头的孙琥。

  这女子,陈虎阳倒也认识,虽然称不上熟悉,但是在很小的时候,正值夏天,这个拖着鼻涕的女孩也曾跟着陈虎阳赵欢欢这些人满世界乱跑,可最后搬家去了大城市才没能在陈虎阳的圈子里长待下去。

  值得一提的是,这个叫“巫梓芊”的女孩还是孙琥指腹为婚的小媳妇。

  天翎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站在陈虎阳的身后了,见他盯着不远处的少女,语气略酸的问道:“怎么,又是熟人?”

  “认识,不算熟。”陈虎阳也并不做解释,转移话题道,“怎么就你一个人,小七呢?”

  “被一个女人叫走了,说是她朋友,不会有什么危险,让我先回来跟你说一声,大概明天会赶回来。”

  闻言,陈虎阳微微皱眉,却也没有多问,继续把注意力放到了孙琥的身上。

  ……

  “你这登徒子,当着我的面调戏小师妹,当我慈航阁好欺负么?”持剑少年怒喝。

  )q酷V}匠L网%首◇发。N

  被打趴在地的孙琥却是撇了撇嘴,完全不当回事,轻蔑的看了一眼他,不忿道:“嘁,肖云,你也就只会拿着武器唬人了,身为一个凡武者,欺负我一个小老百姓算什么本是,有种的你丢掉那软趴趴的小剑,跟我单打独斗啊,小爷我一屁股坐死你!”

  说着,孙琥又换上了一副甜兮兮的嘴脸看向不远处的少年,陪着笑脸道:“梓芊,你怎么会到寒月城来的啊,不是说好过段时间我就回去么?”

  被唤作“梓芊”的少女却是冷哼一声,不理会孙琥。

  “梓芊,这就是你不厚道了啊,咱们从小一起长大,现在看到我被人殴打,你居然打算袖手旁观?”孙琥委屈的说道,“要是被虎阳知道,你……”

  孙琥的话还没有说完,就感觉到一股凉意从背后传来,定了定神向后背看去,正好对上了陈虎阳那不善的眼神。

  “我擦,老大,你来得正好啊!”孙琥楞了一下,旋即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一样,连滚带爬的保住了陈虎阳大腿,“快救我啊,梓芊打我就算了,这慈航阁的一个狗腿子居然也对我拳脚相向,你都看不下去了是不?”

  那少女见孙琥抱着的人真的是陈虎阳,脸色更寒,就是这个家伙带坏了孙琥,两个四岁不到的小兔崽子整天往红灯区刨,也不知道干些什么勾当,更可气的是,两个兔崽子每次回来身上都带着伤。

  陈虎阳见自己被孙琥脱下了水,咳了咳声,知道躲不过去了,讪讪的挠了挠头,走出一步道:“巫梓芊啊,再怎么说,孙琥以后也是要成为你的枕边人,虽然他这人不怎么检点,但好歹也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得饶人处且饶人。”

  若是眼神能杀人的话,陈虎阳早就千疮百孔了,巫梓芊冷哼:“他不检点?还不是拜你所赐?若不是有络画姐护着你,我早就让你做不成男人了。”

  说着,巫梓芊的视线注意到了陈虎阳身旁那面带黑纱的少女,顿时嘲讽道:“呵呵,怎么,络画姐和赵欢欢不在,更加无法无天了?居然敢把女人带在身边了?”

  闻言,陈虎阳还未说什么,天翎倒是生气了,一步跨出,顿时彻骨寒意四散而去,绕过肖云,直冲巫梓芊。

  陈虎阳一惊,连忙拦住天翎,打了一个哈哈道:“别,你出手要闹出人命的。”

  天翎地阶初期的实力,陈虎阳可清楚的很,对面那个肖云和巫梓芊虽然也算是凡武者,但修为低弱,哪能扛得住天翎的攻势?

  “是啊是啊,大嫂,那肖云死了就死了,梓芊是无辜的,你可别出手太重啊!”孙琥从地上爬了起来,估摸着天翎跟陈虎阳之间应该是有些什么了,开口就是一句“大嫂”喊了出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提酒会老友说:

  第一章的人物逐渐开始出来了,匪地加入了一些新反叛,但主要的还是第一卷的那些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