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翎是天才之人,她入地阶之前的最强招式,又岂是夜枭老者这样玄阶凡武者能够接下的?

  刷。

  陡然间,一根银针飞射而出,甚至看不清它的轨迹,乔秋只能感觉到一股寒意袭来,紧接着就是左胸口一阵刺痛,心口一凉,却也是没什么特别感觉。

  “切,真是无趣。”天翎撇了撇嘴说道,在她看来,乔秋一动不动犹如靶子一般等死,着实无趣了一点。

  但是这丫头岂会猜到不是乔秋不想动,而是根本动不了。

  天翎小手一挥,将头顶的百枚飞针收入手中,幻化出了一柄匕首,再揣入囊中挥挥手,很嫌弃的示意乔秋快滚。

  乔秋阴狠的看了一眼天翎,也不多话,转身离去,他自然不会料想到,他仅有半日的寿命能活了,所以天翎才敢这么放他离去。

  天翎之前的那一飞针,看似随意射出,刺入乔秋的左胸,甚至都没见红,但是天翎知道飞针的锋利程度,自乔秋的胸膛刺入,直戳心脏。

  飞针是寒冰凝集而成,刺在乔秋的心脏上,呼吸间便化作了水,但是乔秋的心脏上,却有了一个细小的洞口,因为飞针化水产生的寒意冻伤,被刺穿的那个小洞短时间根本难以愈合。

  “哎,为了你,姐姐我可是连「斩龙会」都得罪了,你说怎么补偿我吧!”天翎轻轻摘下面纱,盯着眼前的陈虎阳,秋水眸子中闪过复杂的神色。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陈虎阳却是眉头一皱,一口鲜血从口中喷出。

  天翎一惊,赶忙扶住摇摇欲坠的陈虎阳,下意识的将手搭在陈虎阳的脉搏上,半晌,天翎重新戴上面纱,双眸寒意凛然,呢喃道:“乔秋……好一招后手,我还是心软了一点。”

  一阵剧烈的咳嗽之后,陈虎阳脸色苍白,毫无血色,微微抬起头,对上了天翎那一双布满寒霜的眸子,沉默不语。

  “对不起,是我的失误。”天翎此刻也没有了嬉戏打闹的神情,她知道陈虎阳会变成这样,是她保护的不到位。

  看着陈虎阳那奄奄一息的神态,天翎狠得一咬牙,猛然起身,抄起陈虎阳的身子,轻声说道:“放心吧,你丢掉的东西,我会帮你找回来,你带我去。”

  就算天翎不明说,陈虎阳也知道瞒不过她,自己施展“谛听”秘法,灵魂出窍,谁知被人暗算,魂魄归为时三魂七魄已是少了一魂一魄,并非完整之躯。

  陈虎阳犹豫了一下,张嘴说道:“往前走,每逢路口便向左转。”

  天翎微微一愣,每个路口都向左转?那不是回到原地了么?

  陈虎阳此刻非常虚弱,仿似说句话都要花光所有的力气一般,自然不会跟天翎详细说明。

  ●$酷z+匠网}i永久《免!费看3小Se说k

  这座地下角斗场,远不是看上去那么简单,角斗场的房间与房间之间,布有空间折叠的法则,虽然不算高明,但若不是有白清歌引路,陈虎阳也很难发现。

  “每走四步,向后退一步,按照这个步伐向前走。”伏在天翎肩膀上的陈虎阳微微开口,因为声音不大,只能贴在天翎的耳畔说道。

  天翎冰雪聪明,虽然被陈虎阳说话时候的热气挠的有些瘙痒,却也是瞬间明白了这里存在空间折叠的秘法,同时心中暗暗震惊,陈虎阳察觉有空间法则不难,但是这么短的时间摸清楚了前进的规则,着实有些本事。

  莲步轻迈,天翎按照陈虎阳的说法,进四退一,遇岔路便向左拐,短短十分钟的时间,两人便走到了一座传送阵的面前。

  “这是通往地下角斗场第二层的门户,第二层相比第一层要小了很多,仅有五个房间,也不存在什么空间法则,毘嗤兽就在第二层,还有伤我的人。”十分钟的休息,让陈虎阳恢复了些许气力,但依旧是非常虚弱,面如金纸。

  天翎深吸一口气,他知道伤陈虎阳的人是谁,放眼整个「斩龙会」,能对灵魂造成伤害的,仅有一人,恰恰这个人又是天翎最不想面对的,只不过陈虎阳受伤她有责任,不得不面对那个人。

  “现在回头还来得及,我不会怪你。”陈虎阳万分虚弱的说着,的确,自己被伤是天翎保护不力,但这也是自己选择相信天翎的后果。

  天翎犹豫了一下,明眸皓齿,也不多话,背着陈虎阳毅然踏进了那通往第二层的门户。

  恍如相隔一世,又好像只是瞬间,这是天翎通过门户时候的感觉。

  似乎只是一眨眼的时间,周围的景物瞬息万变,再一次睁开眼的时候,四座目露凶相的佛陀石雕映入眼帘。

  “这里是……”

  “这是一座墓穴,地下角斗场不过是障眼法。”

  天翎在地下角斗场中辗转了半个月了,第一次来到这个地方,显然对这座墓穴充满了好奇。

  谁能想象,地下角斗场之下,竟然是一座大墓,而凶残的毘嗤兽,居然镇守其中。

  “鬼常子在哪里?”天翎沉声问道,此刻对于她来说,毘嗤兽已经不重要了,她只想从鬼常子手中夺下陈虎阳的一魂一魄,若是陈虎阳此次遭受劫难,她道心不稳。

  陈虎阳微微叹了一口气,勉强将将帅之气扩散了一些,这里没有空间法则,将帅之气可随意展开,但是陈虎阳灵魂受创,覆盖的范围也大大缩小了,勉强能够探查到方圆百米,索性这墓穴并不大,方圆百米以内,陈虎阳也是察觉到了鬼常子的位置。

  “在前面那个密室,他旁边似乎还有一个身形佝偻的老者。”

  天翎点了点头,那身形佝偻的老者,应该是乔秋了,天翎没想到自己精明一世,这一次却被这两个老家伙摆了一道。

  “放我下来吧,带我进去,也只是托你后腿而已。”陈虎阳虚弱的说道,天翎倒也不逞强,轻轻将陈虎阳搀扶着靠在墙角坐下,她本就不愿正面碰撞鬼常子,带着陈虎阳更没胜算。

  “鬼常子所在的密室正上方,便是出口。”

  这是陈虎阳坐下的第一句话,天翎深深的看了一眼陈虎阳,她自然是知道他把出口位置告诉自己的用心。

  “我会回来了,你等着。”天翎也不多说什么,就交代了这么一句,径直转身,向着正前方的那个密室走去。

  看着天翎大有慷慨赴死的意味,陈虎阳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同时联系上了白清歌:“好不容易收了我这么一个便宜徒弟,这次我怕是要夭折在这里了,你没什么想说的吗?”

  “夭折了就夭折了,我再好一个就是了。”白清歌撇了撇嘴说道,“现在你与我交谈都这么虚弱,还是少说一点吧。”

  沉默了一下,陈虎阳笑道:“就真的没有最后的手段了吗?”

  “要是那丫头真的夺不回一魂一魄,你也知道结果吧。”白清歌的语气有一丝难以言明的惆怅,“等等结果吧。”

  陈虎阳便不再说话了,看着眼前那仿佛万年不灭的长明灯,烛芯跳动着,好几次眼看就要灭了,可又偷偷燃了起来,照亮了整间密室。

  任他八面来风,我自巍然不动。

  “他强由他强,清风拂山冈;他横任他横,明月照大江。”陈虎阳突兀的呢喃了这么一句,不明就里的觉得自己心境仿似提高了一个层次。

  “哎,叫你小子平时嘻嘻哈哈,就算现在领悟,还是晚了一些。”听到陈虎阳的呢喃,白清歌先是惊喜了一下,但旋即又是一阵惋惜,“虽然平时总喜欢跟我抬杠,但是不得不承认,你小子的悟性还是不错的,至少比我年轻时候要好上一些。”

  “白清歌,其实,我在你藏书阁中看到过一本古籍,叫移魂。”陈虎阳深吸一口气,继续说道,“你我现在勉强能算得上是一体两魂,就算再进一步,应该也没什么大碍吧?”

  “移魂?你小子在想什么?”白清歌突然怒骂道,“你可知这移魂存在的危险?灵魂相融,你以为是开玩笑么?”

  “可眼下也没有别的办法了啊,我不否认天翎的实力强悍,但对上鬼常子,我就感觉这丫头只有给我陪葬的份。”陈虎阳宠辱不惊,就算被白清歌骂的狗血淋头,他也好似不在乎一样。

  正说话间,前方的密室陡然炸开,从里面横飞出来一道身影,陈虎阳认出了那身影是天翎,烟尘之后,站在密室中央的,是一个略显臃肿的中年。

  中年袒胸露乳,一脸人畜无害的笑容,宛如弥勒佛一样看着天翎。

  见到这一幕,白清歌终于犹豫了起来,所谓“移魂”,其实就和“谛听”一样,是白清歌自创的关于灵魂的三大秘法之一,其强横程度一法强过一法,但是面临的危机也是相应大了许多。

  陈虎阳施展“谛听”,一个不慎便失去了一魂一魄,但“移魂”若是稍有差池,就可能魂飞魄散,不仅白清歌的灵魂受创,就连陈虎阳,也会堕入万劫不复之地。

  凡强大的招式,所付出的代价往往令人咋舌,自古以来,这便是铁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