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女子把玩着手中寒芒凛冽的匕首,用侧脸对着陈虎阳,笑问道:“你能找到毘嗤兽的所在地?”

  陈虎阳脸色沉凝,不说话。

  “嘻嘻,你也不用隐瞒,刚才你说的话我全部听到了,也不知道你在跟谁说话,自言自语着说什么最后的办法。”黑衣女子俏皮的说着,“想必是什么秘法吧?不能分心?是怕万一遭人黑手?”

  陈虎阳不得不承认眼前这个女子不仅落落大方,而且冰雪聪明,自己刚刚与白清歌交谈,她虽见听不到白清歌的声音,却在自己自言自语的时候推测出了这么多东西。

  更让陈虎阳感到震惊的是,自己可是一直用将帅之气探查四周,这个女子能够听到自己与白清歌的交谈,那就说明她一直在附近,自己竟然未能发现。

  这只能说明一点,这个女子要么有特殊的隐藏身迹之法,要么实力强的吓人,能够躲开自己的探查,至少要高出自己一个大境界。

  如此一想,陈虎阳岂能不震惊,听着女子的声音,结合那双秋水眸子给陈虎阳的感觉,这个女子绝对未有二十岁。

  如此年轻的强大凡武者,绝对是同龄人中的翘楚,陈虎阳活了这么大,就只见过一个,那回天山至今未回的舞天妃。

  “喂喂喂,你在想什么呢?跟你说话呢,能不能有点礼貌啊。”那女子见陈虎阳只是盯着自己打量,也不知道是娇羞还是愤怒,怒喝道。

  “蛰伏在暗处的危机?你不就是么?”陈虎阳咧嘴一笑,倒是有几分痞子心性。

  “我?”那女子微微一愣,旋即像是听到了世界上最好听的笑话,“就你半吊子的玄阶?我要杀你,还用留到现在?刚才那一匕首,不说杀了你,剜去你双眼怕是绰绰有余吧?”

  “你可别指望受点小恩小惠给我,我就会给你办事,我可不是那种动不动就以身相许的随便人。”陈虎阳大言不惭的说着,打情骂俏本就是陈虎阳的看家本事。

  不知为何,与这女子说话,陈虎阳的心情莫名的放松了几分,不像之前那么步步为营,反而张嘴调笑了起来。

  “小恩小惠?你说你那只左眼只是小恩小惠?”黑衣女子显然也不介意陈虎阳点到即止的调戏,“你这人说话好有趣哦,姐姐我中意你。”

  “中意我的女子多了去了,只怕姐姐你要排队等上个三五十年了。”陈虎阳笑着说道,站起身来,心中暗骂自己窝囊,被一把匕首给吓软了腿。

  “往来只有我调戏别人的份,今天倒是阴沟里翻船,被你个毛没长齐的小处男给调戏了去。”黑衣女子将匕首收入怀中,笑着捏了捏陈虎阳的侧脸,打趣道,“你这脸皮看似跟小姑娘一样水嫩,怎么就比城墙还厚呢?怎么长的?”

  陈虎阳不着边际的推开了黑衣女子的手,一本正经道:“三五年不洗脸就行了,姐姐回去可以试试。”

  黑衣女子一愣,倒是没有想到陈虎阳会是这番回答,顿时捧着肚子咯咯笑了起来。

  陈虎阳也不去打扰这少女自娱自乐,只是静静的看着她,幻想着她藏在面纱之后的容貌。

  大概是笑过瘾了,少女擦了擦眼角笑出的泪花:“好了好了,姐姐不调戏你了,有人看见可该心疼了。”

  陈虎阳依旧沉默的看着那少女,猜测着她的身份。

  黑衣女子似乎是看透了陈虎阳的想法,笑道:“我说小弟弟,你也别猜我的身份了,做个自我介绍不就好了?你叫什么名字?”

  “陈虎。”

  毕竟是萍水相逢,陈虎阳留了一个心眼。

  “陈虎?”黑衣少女眉头一挑,脸上的笑容不知为何变得玩味起来,也不吝啬,“我叫天翎,家门不能告诉你,不过我告诉你,我未婚哦,还没有喜欢的人。”

  陈虎阳汗颜,这什么跟什么啊。

  见陈虎阳瞬间闭口不言了,天翎无趣的撇了撇嘴,立刻换上了一副嬉笑的姿态,问道:“小弟弟你真的能找到毘嗤兽的所在地吗?你不放心周围,我保护我,我的实力你也看到了,只要有我在,没人可以伤你分毫。”

  陈虎阳看了看天翎的那一对秋水眸子,很想说“我不放心的是你”,但是看到这双眸子人畜无害,还带着丝丝期盼,陈虎阳便是忍不下心来了。

  情种,自古以来皆是如此。

  深知陈虎阳性格的白清歌将两人相遇的经过看的清清楚楚,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声音在陈虎阳脑海中响起:“那女娃娃的实力不错,她的建议可以采取,正如她所说,若是想对你不利,根本不需要趁你分神再下手。”

  “废话,你不说我也知道……”

  “你!”

  不等白清歌发飙,陈虎阳便是原地坐了下来,看着天翎说道:“我选择相信你。”

  陈虎阳简单的一句话,却是让天翎有些不知所措,刚才她的提议也是抱着玩笑的语气说出的,没想到陈虎阳只是考虑了一会,便选择相信自己了。

  陈虎阳盘膝而坐,闭目沉思。

  白清歌所说的秘法名为“谛听”,可隔万里听声,踩虚空定位,只不过这一秘法消耗巨大且不说,更是耗费时间,施展此法时需要高度集中精神,屏蔽周围的风吹草动。

  见陈虎阳的气息一下子内敛,仿似溶于周围的空气之中,天翎微微诧异下忍不住走进观察起来,越走越近,刚开始还在感受着陈虎阳灵力的流向,到后来……却是打量起模样了。

  这人妖模子刻出来的俊俏皮囊,能打九十几分吧,倒也满足小师妹的择偶标准,抛开实力不说,乍一看去,还挺帅的嘛!

  陈虎阳自然是不知道自己被天翎看了去,此刻他的意识处于一种很奇妙的临界状态,因为是以将帅之气包裹这意识向外探查,陈虎阳有一种灵魂出窍的感觉。

  看R正版章:节上/酷k匠0网

  心随意动,那种“想去哪就去哪”的畅快感觉几乎让陈虎阳迷失了一般。

  “咳咳,你以为你的灵魂之力能够支撑多久?”白清歌的声音在耳畔响起,“快些找毘嗤兽吧,要是我猜得不错,以你现在的实力,最多只能支撑五分钟。”

  白清歌淡淡的说着,引导着陈虎阳的意识向远处飘去……

  ……

  桀桀桀桀。

  天翎正像是怀春少女一般盯着陈虎阳发呆,身后却是响起了夜枭一般的沙哑声音:“小丫头,干的不错啊。”

  天翎还是一副花痴模样,不为所动。

  身后那佝偻萧条的身影微微一动,顿时,一块拳头大小的红色晶核丢在地上:“这是你要的毘嗤兽核,拿着东西滚吧,至于这个小子,交给我就可以了。”

  “乔老爷子,我跟你们合作也有三四年了吧,第一次遇到这么俊俏的小弟弟啊。”天翎蹲在地上,捧着小脑袋,嬉笑道,“能不能把他让给我?这毘嗤兽核,我不要了。”

  闻言,夜枭老者脸色一沉,冷声道:“你要反悔?”

  “倒不是我反悔,只是乔老爷子,是你们不守规矩在先啊。”天翎依旧是笑嘻嘻的模样,缓缓站起身来,一只小脚就这么看似轻柔的踩在所谓的毘嗤兽核上轻轻按下,根本不废吹灰之力,便是将那血红的晶石踩得粉碎。

  夜枭老者满脸震惊,怒喝道:“你要干什么,你可是这毘嗤兽核是我们花了多大的心神弄来的!”

  “哦,这么说来,乔老爷子也是苦命人啊,被人骗了都不知道。”天翎微微摇了摇头,一脸同情的模样,淡淡的说道:“不过,被人骗是你笨,你拿假的东西在我面前显摆,坏规矩的还是你。”

  夜枭老者就算再糊涂,也是明白了天翎的意思,看了看地上俨然被踩成粉末的红色石头,面沉似灰。

  “乔老爷子,其实,你死的也不冤,今天就算你带来的毘嗤兽核是真的,我也不打算放你走。”天翎露出了人畜无害的笑容,但是那笑容隐藏在面纱之后,出现在夜枭老者的眼中时,已经带着一丝嗜血了。

  “你……你……你要干什么,我可是「斩龙会」的斩龙使。”夜枭老者疾步向后退去,看得出他很忌讳眼前这个二十不到的少女。

  “斩龙使?也就鬼常子能与我一战,其他三个嘛……联手还有些看头。”天翎小手一挥,顿时,怀中一股寒意冲天,带着寒霜的匕首一分二,二化四,四生八……

  匕首足足化作百刃才停下,每一把匕首变得银针般大小,腾在天翎举头三尺的地方。

  “乔老爷子,也别说我不近人情,若是你能躲过这招,我就不为难你了。”天翎淡淡的说道,秋水眸子带着一点冰凉。

  反观那夜枭老者,已然是一副绝望的神情,天翎说的没错,他们两合作了有三年多了,夜枭老者自然是见识过天翎的本事,这一招“坐花”乃是天翎入地阶之前的最强招式。

  入地阶之前,也就是说,玄阶的凡武者也不一定能接得下来,夜枭老者的修为不高也不低,恰好是玄阶,未及后期巅峰,因为依仗药物,比一般玄阶后期的凡武者要强一点。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