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走到陈涛前面的时候,我朝黄杰打了个眼神,黄杰随后消失在黑暗中,接着出来的时候,手里拿着的黑色袋子一套到陈涛头上。

陈涛恐慌的大叫一声,刚想反抗,黄杰一手拿起砖头狠狠地拍在陈涛的后脑勺,张三上前一棍子抡在陈涛的小腿上,陈涛痛呼一声,倒在地上,张三和黄杰不断在他旁边用棍子使劲的抡,我虽然双手断了,但我的脚没事,我上去一脚踢在陈涛脸上,他沉闷了一声,嘴角溢出了血。

打了有一会,我就朝黄杰张三招招手,让他们停下来。

陈涛见我们不打他了,就开口问我们是谁?

“我说是你惹的人,来寻仇了。说的时候我故意压低声调,让声音听起来像是三四十岁的中年人。

陈涛听后身子一颤,随后结结巴巴地说,不知道您是哪位?

“妈了个巴子,和他废话个鸟,直接废了他,敢惹我们。”我朝黄杰打了个眼神,黄杰会意,这个东西以前我们没少玩。

“哎,废了他多没意思啊,我刚刚听说他要把那个啥了,叫啥来着,艹个几十遍,还要玩SM,我觉得......应该把他下面的东西废了更好......”张三干咳一声,随后压着声音,那个语气,不去当坏人真是可惜了。

可能是张三说的语气真的有些杀意,再加上说的话,陈涛就慌了,连忙捂住自己的下面,惶恐地说道,爷,爷,以后你们就是我的爷了,不要弄我,我有钱,我爸是警局上任的局长,对你们帮助很大的,求求你们......

陈涛一直在求饶,不过等到他说到钱的时候我眼前一亮,老子现在最需要的就是钱,你有多少?

我压低声音,还故意装的有点冷。

“十万,我有十万,只要你们放了我,我就转给你们。

“妈了个巴子,放了你,老子是要废了你,我放了你,然后你就带着条子来全城通缉,你特么的当我是傻子啊,十万,你打发叫花子呢,把他裤子给我扒了。”

我一脚揣到陈涛脸上,怒骂道。

张三听到我的话,就蹲下身子要脱陈涛的裤子,陈涛惊慌紧紧的抓住裤子,一个劲的求饶,黄杰怒吼一声一棍子敲到他的手上,陈涛痛呼放开了双手。

张三很快就把陈涛的裤子扒了下来,一条丑陋的条状物无力的垂落在两腿之间。

“麻痹的,这么小,还比不上老子一半呢,还说要艹人家几十遍,看着也没什么用,今天我就当一回雷锋,把你那东西废了,你是要刀子还是要棍子,还是要钳子,我推荐你用刀子,一滋啦的就完事的,简单快捷。”我的语气越说越狰狞,到最后连我自己都吓了一跳,摇摇头。

陈涛就是一个劲的求饶。

“妈的,怎么说也要拿出点诚意吧。”张三蹲下身子,拿着棍子在陈涛的下面不断敲打,每打一下,陈涛就痛呼一声,身体颤抖。

“我再拿出二十万,真的不能再多了,是我帮着里面的人开后门赚的,一共是三十万,求求各位爷放了我一马吧。”陈涛一直在挣扎,我估计他现在面容扭曲不知道成什么样子了。

“告诉我卡号密码,要是你敢骗我,我就立马把你下面割下来喂狗,放心啊,我不会杀你,只会让你做不成男人。”我邪笑一声,朝张三招了招手,张三点点头站到我旁边。

陈涛再次打了个冷战,可能是夜里太冷,陈涛又光着裤子,那东西不会被冻坏了吧。我在心里怀疑道。

陈涛随后告诉我一串数字,张三输入进去之后,拿给我看余额,我看了一眼,真的就只有三十万,我全部转到我的银行卡里。

“行啊,小子,果然没有骗我。”我淡淡的说道。

我都是故意压低声音的,陈涛现在可能以为我是哪个江湖大佬,这也只能怪他平时招惹的人太多,心里有鬼,才会这么容易的就相信我。

“爷,你看我没有骗你,这钱有给你转过去了,您看是不是该把我放了啊。”陈涛就在地上一直在陪笑,其实他现在心里是在滴血的,平白无故让人坑了三十万,但和自己的命根子相比,三十万算不了什么,钱没了以后可以在坑,反正自己是在警局工作的,随便给个大佬开后门,三十万还不是妥妥的?反倒是命根子,没有了就是真的没有了,这样还不如杀了他,但陈涛这样的人肯定舍不得自杀,又没了命根子,只能憋屈的活在世界上,我也是看中了这点,才说只杀了他命根子,不要他的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