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爷也是元老之一?”我问道。

  “对,六爷下来是五位元老,再下来就是我们十二生肖。”阿虎点点头,说道。 

  “吃饱了?吃饱了就去休息一下,待会老蛇教你暗杀。”

  “嗯嗯。”我点点头,随后把碗里的几块肉扒拉干净,就把碗扔到一边,抹了抹嘴上的油渍。阿虎又教了我几招放松肌肉的方法,随后在椅子上眯了一会,就让阿蛇教我暗杀。

  “呼......”我深呼一口气,给自己打打气。我这不是为了别人,是为了自己的命。

  “我现在教你的这些,至于能领悟多少就看你的了,你没学过拳,力量不够,即便知道一些死穴,也不能击杀,所以只能借助外力,看着。”阿蛇看了我一眼,随后面无表情地说道。 

  话刚说完,我只见阿蛇把手掠过肩膀,然后把手伸到我的脖子处,在我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阿蛇的手一抖,我感觉我的脖子处凉瘦瘦的,我忽然脸色大变,下意识的后退了几步,才看到阿蛇手指尖夹着一根针。

  “呼......好危险,她是什么时候拿出来的,怎么没看到。”我咽了咽唾沫,骇然得看着阿蛇,不禁流下了冷汗。

  如果她想动手的话,我现在已经倒在地下了。

  “我不仅是海外洪门十二生肖之一,还是海外洪门最强杀手。”阿蛇看着我,淡淡说道。

  “杀手最大的优势就是敌在明,我在暗,在敌人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解决他,杀人于无形也不是不可能。”

  “起最重要的一点就是把工具隐藏好,你看看。”说着,他把手中的那根针扔到我手中。 

  我接过那根只有四五厘米的针头,放在手掌上,竟有几分看不清,仿佛是和手掌融合在一起一般。

  我忽然抬头看向阿蛇。

  “为了更好的隐藏工具,只有这样,才能杀人出其不意。”阿蛇缓缓开口说道。

  我心里一惊,这恐怕没有多少人能防住吧,毕竟有谁能时时刻刻都提防着别人呢。

  之后阿蛇又教给我人身上的几处软穴,还有一些暗杀技巧和如何隐藏工具。

  训练完之后,我已经大汗淋漓,而夜雪也在这时候回来了。

  这妮子去哪了,我看着夜雪,这妮子好像很累的样子,脸色不太好,只是看了我一眼,露出一副疲惫状往里屋走去,躺在大坑上就睡着了。

  我洗了一把脸,然后赶紧找布擦干脸上的水,我可不想我的脸结冰。

  我走到里屋,看了看躺在床上的夜雪,心里微微叹息了一声,然后弯下身子帮她把鞋子还有厚厚的粉红色的棉袄脱掉,把她抱到床里面,给她盖上了被子。

  我再次低头看着夜雪,脸上还有一滴汗珠,脸蛋红通的,眼珠处渐渐流出液体。

  我看呆了一会,忍不住低头吻在她的眼睛上,听着夜雪均匀的呼吸声,我吮住她的眼睛,感觉嘴里有一丝咸咸的。 

  可能是我太用力了,夜雪睁开了眼睛,眨了一下。我闭着眼睛,没有看到,只感觉背后有只手在拍了几下。我抬头看着夜雪,发现她已经醒了,正看着我。

  “你哭了?”我用手扶着夜雪红润的脸蛋,开口说道。

  “嗯,我好担心我们再也回不去了。”说着,夜雪翻过身四肢紧紧抱住了我。

  “放心,我们不会有事的。”我低头吻了一下夜雪那薄的像水的唇,感觉有点凉。

  “可是我还是好担心......你不要有事......呜呜...”夜雪轻声说道,越说越小声,最后又流出了眼泪。

  *G酷#j匠o网@永“2久-Q免费√V看9o小}说mC

  “你不会有事......我也不会有事。”

  “嗯嗯。”没说完,就又睡着了。

  我拨开刘海,吻在了她的额头上。随后把她放好,盖上被子。

  我平躺在床上,眼看着屋顶,脑子里一片复杂,没有一点睡意。

  要是当时不带她来就好了。还有叔叔,这趟海外洪门是他让我来的,这是他想害我么,不可能不可能。想到这,我摇了几下脑袋。

  叔叔不可能会害我,但又怎么能解释这一切呢?是事先安排好的?还是一场阴谋?

  也不知过了多久,只听到最后一声寒风呼啸传入我的耳朵,就渐渐睡着了。

  屋外,寒风呼啸,吹在竹子间,发出凄凉的声音,配合着皎洁的月光,照在竹叶上的小水珠反射,如星宿列张,繁荣而荒芜,还带着带着一股肃杀之意。

  又过了一天..........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