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过了惊险又刺激的战斗之后,我终于爬上了最顶端,期间有好几次是差点就摔下去的。

  虽然不高,但爬上来之后整个人都兴奋不少,很想大喊一声。可能是我最近不运动,感觉都好久没来了。

  “呼......”我摊坐在地上,喘着粗气。这面岩壁虽然不高,但是岩质很松,一不小心就会很容易掉落下去。

  我在上面活动活动筋骨,然后开始爬下去。我看了看前面,这上山容易下山难,这现在就不知道该如何下手。

  :;酷pw匠w网y%首U发…{

  我观察了一会之后,发现还是我原来上来的地方比较容易下去一点。我走到边上,蹲下转过身,抓住一块牢固的石头,便伸脚下去踩在了岩块上。

  没过多久,我在离地面还有一米多的时候,就跳到了地上,巧妙的避开地上的石块,这时阿虎从后面走上来:“手脚协调还不错,但还是不够。”

  “那怎么办?”我转过身问道。

  “一个字,练,拼命练,岩壁已经没有难度了,你现在练这个。”说着,阿虎手指向训练场那边,我目光看去。

  “别小看那些绳子,一根绳子或许没什么难度,但全都是绳子,就非常考验手脚协调能力还有控制重心的能力,去。”阿虎低喝一声。

  话语刚落下,我便向着软梯跑去。阿虎说的对,绳子,是软的,比岩壁要难很多。

  “哇......”果然,我上到一半的时候,一阵寒风吹过,把我刚想踩上去的绳子吹偏了一点,我一脚踏了空,随之又是狂风大作,把绳子全都吹到我前面,我只能双手紧紧的扒住绳子。

  绳子不是像岩壁那样,我双手被绳子勒得发白,再加上北纬四十多度的极寒气温,我的手已经渐渐开始失去知觉,最后的结果就是摔下去,一旦摔下去,就会受伤,一受伤,海外洪门的老狐狸绝对会把我当棋子扔掉,死,是最后的结局。

  我咬咬牙,在心里给自己鼓鼓劲,用手的臂力把下半身抬起来,慢慢伸过去。

  “哇......呼,不行,差点就掉了。”我就在快碰到绳子的时候,手颤了一下,差点就抓不稳摔下去。

  阿虎在一旁目睹这一切,目色复杂,不知道心里想的是什么。

  我的手已经失去了知觉,用不了多久就会摔下去。

  “没办法了吗?”我低头看着随风飘的风衣。

  “咦?有了。”我忽然脑子一动,我可以利用惯性荡过去。

  想法出来之后,当然是要实践了。

  我开始抖动我的腿,接着带动下半身都动起来,我再用用力,整个人荡起来,越荡越高,最后,我一用力,荡到了绳子边上,我赶紧踩住绳子。然后整个人连同绳子都停下来,绳子被我压得不再飘起。

  “呼......还是丰哥聪明,我就知道丰哥没那么容易完蛋,丰哥何许人也?zhu、jue啊!”我擦擦脑门的汗,整个人松了口气。

  我低头看了看风衣,感觉由内到外都散发着热气,我知道我现在外套里面都是汗,都是刚刚吓得。

  我咬紧牙关,再次开始向上爬,每次我都把叫抬得高一点,绳子就没那么容易被吹飞,我可不想在同一个地方摔两次。第一次没错,那只是小聪明,我错了一次,以后不会再错了,那才叫大智慧。

  “哎呦喂。”我爬到另一边,到地上之后,我直接趴在地上,累得像死狗似的。

  “脑子转的不错,可惜没练过武,不然就不用从头练起了,加油吧,为了自己。”阿虎走过来,叹息了一声,缓缓说道。

  正所谓说者无心,听者有意。

  “练武,现在还有人练武吗?”我抓住阿虎的字眼,问道。

  “有,怎么没有,我们神州大地,地广物博,传承五千年,只有你想不到的,没有不存在的。其中武术就是国学的重要组成部分,自从清末分南北,更是建立了许多的武术流派,只不过现在科技那么发达,武术渐渐被人淡忘,不知多少武术流派断了传承,虽然还保留有卷轴,但谁会练啊,就算有心也无力。人体最终还是人体啊,怎么可能比得过科技呢?”说到这里,阿虎微微叹息了一声。

  “那虎哥你会武术喽?”我问道。

  “没有,我只不过练过跆拳道空手道而已。”阿虎摇摇头,说道。

  “跆拳道空手道不是武术吗?”

  “不是,他们两只不过是格斗技巧,速成,几个月就能一个打两三个。”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