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下来的七八天内还要进行很多训练,用阿虎的话来说,要想让一个普通人在七八天之内,惯用左手,还要能拿枪杀人,拿刀见血封喉,无异于国内超级特种兵的魔鬼训练。我真担心自己能不能扛得住啊。杀奥拉丁,宰了三方头目,就在七八天之后,拿枪杀人,要是不能宰了奥拉丁怎么办,要是他们在背后下黑手怎么办,现在我要思考的东西太多了,我对于他们来说,就是一只随时都可以踩死的蝼蚁,想要生存,难上加难。

  必须要为自己找条后路,一条能宰不了奥拉丁,还能躲过海外洪门追捕的后路。

  想得倒是挺轻松的,但办起来......

  “呃,我想问问我们住哪啊,该不会是天为被,地为床吧。”我看了看周围问道。

  周围一张席子都没有,就一堆枯树叶,还要时时刻刻可提防毒蛇蚊虫的侵袭,还要保暖,确定能活过明天吗?我心中想道。

  “咳咳,孩子,你想多了。”阿虎干咳了一声,然后拍拍我的肩膀,淡淡的说道。

  “那里面有房子。”阿虎接着说道,手指指向一片竹林里。

  “我凑......在竹林里建房子,你们海外洪门还真是闲着没事做啊,要不来我家吧,我拿正好缺一个喂猪的大妈。”

  “握草咧,敢拿我们当喂猪的,小心我把你打得比蜜蜂窝还多孔信不。”阿虎提起ak47把枪口指向我,骂道。

  我下意识的就举起了手,轻声好语地说道:“嘿嘿,虎哥,开玩笑了开玩笑,我怎么敢拿你们去喂猪呢,我只会拿你们去喂我家小白而已。”

  “你特么给老子再出一声试试看,真特么以为老子不敢宰了你是吧。”阿虎的条条青筋绽放,看得出来他是暴怒的。

  我也很识时务的闭上了嘴,虽然他们要我去宰了奥拉丁,但并不是只有我一个人能去,我只是他们手中的棋子而已,要是他看我不顺眼,给我几枪去见阎王,那可就亏大了,老子长那么大还没碰过女人呢,可不想死的那么快。

  “哼,没用的家伙。”阿蛇从我身旁走过,冷哼了一声,就到车上去拿什么东西。

  尼玛的,要不是老子打不过你,我特么现在早就把你按在地上就地正法,那身材,玩起来劲十足吧。可我也只能幻想幻想,不敢真的去动手,要是她也来黑我两枪,我还不得一命呜呼。有的时候我发现或者真的是好累的,要为生活奔波,还要时时提防谁杀了自己。

  “回去吧,早点休息,这几天有的忙了。”片刻过后,阿虎开口说道。说完,他和阿蛇就往竹林里面走。

  “嘿嘿。”夜雪突然跑过来,抓紧我的手,仰头笑着看着我。

  “怎么了,我脸上有花吗?”我看到她的样子,便问道。

  “嘿嘿,没有。”她笑道。

  “那你笑什么?”

  “不知道,嘿嘿。”

  “呃......”我给她翻了个大白眼。

  “走吧,追上他们,待会迷路了就麻烦了。”和夜雪磨磨唧唧了一阵后,我赶紧拉着夜雪跑过去。

  “嗯。”

  ......

  走了十几分钟之后,我们终于看见了一间房子。

  “貌似也不是那么难看吗?”夜雪看着房子,缓缓地说道。

  房子大体是用泥土和大石块建起来的,屋顶铺上干草,前面用围墙围了起来,挺大的。里面还有水井,种有菜,什么该有的杂物都有。看来他们经常在这里住哈。

  “好土。”我直接说了出来。

  “土?也好过你流落荒野得好。”阿蛇又鄙视的看了我一眼,说道。

  尼玛的......

  进去之后,发现这个屋子一共有三间卧室,外面就是茅房,臭死了。

  “我们两一人一间,你们两人就一间吧。”阿虎指着那间卧室,说道。

  “嗯。”我点点头,表示同意。随后拉着夜雪走进去。

  “我操,东北大炕......”我一见着卧室的里面,我也是无语了,这不是典型的东北大炕吗,下面还烧着火呢。

  “有吃的吗,我饿了。”夜雪在我旁边说道。

  呃,你还真是个小吃货,比我还饿。

  最后经不住夜雪的糖衣炮弹,就带着他出来找吃的。

  “我好像闻到了烤肉的味道。”还没打开门,夜雪就用鼻子嗅了嗅,一幅贪婪的说道。

  “噢,我怎么没闻到?”我闻到,随后打开门,一股浓重的肉香随之而来,窜进我的鼻子。

  “肉,肉,我要吃肉。”夜雪闻到这肉香味,突然像洪荒巨兽般冲了出去。

  我转身一看向门外,阿蛇和阿虎正在火堆旁坐着,在烤着几只兔子。

  “别急别急,还没熟呢。”阿蛇拍拍夜雪的身子,说道。

  “哈,哈,快点。”夜雪一副饥渴的样子,像是几十年没吃过食物的样子。

  “呃,哪来的?”我碰了碰阿虎的肩膀,问道。

  酷匠网3永z久免}/费w2看小,说

  “老蛇在训练的时候打得,正好拿来填肚子,都饿坏了。”说着,阿虎舔了舔嘴唇。

  ......

  “啊,呜,真好吃。”夜雪手里拿着一整只兔子,丝毫不顾形象的撕咬起来,还时时发出一些赞叹声。

  “嗯,真不错,就是味道淡了点。”我手里也拿着一直烤的焦黄的兔子,毫无节操的啃起来。

  阿蛇则是一小口一小口的吃着。明明是个暴力女,还装文静。我心中暗骂道。

  “我去拿点酱油。”阿虎说道,随后起身走进厨房。手里拿着一瓶酱油走了出来。

  “涂上去就好吃多了。”随后用刷子一人涂了一点上去,再放到火上烤。

  “嗯,有了味道就是不同。”我赞叹道。

  “哎哎。”我感觉我后面有人碰了我一下,我转身一看,是夜雪。

  她手中拿着已经只剩下骨头的兔子,嘴边还有很多油渍,可怜巴巴的看着我。

  我凑,这着实吓了我一跳,我才吃了一半不到,她就已经全部吃完了!最重要的是还没饱!

  “我还想吃。”夜雪用非常惹人爱的娃娃声说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