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砰——”最终,我还是扣动了扳机。

  “噢......电视剧里都特么是骗人的,老子的手!”我在扣动扳机的瞬间,双手被震得发麻,皮像是被扒了一样,火辣辣的疼,整个人往后面倒,我下意识的后退了几步。

  噢,老子的手......

  阿虎笑眯眯地走过来,抓起我的手仔细研究起来。

  “骨的强度不够,力道不够,这右手以前是断过吧?”阿虎拿着我的右手仔细看了一会之后,缓缓开口。

  “嗯,以前打架弄的。”我点点头,说道。

  这也是我在学校打架时给弄的,就在手腕的位置,当时挺严重的,流了好多血,一连半年都不能拿重物,医生说这手没废已经是万幸了。

  后来飞火好像是咋滴我也不知道,好像是去把那人废了,然后飞火就不见了挺长时间,我当时怎么着都找不着,后来他回来的时候说是去避风头,跑路。总之我是再也没见到他。

  “这样的话就不能用右手了,你习惯用左手吗?”阿虎深思熟虑了一番之后,就对我说道。

  “不惯用,但我知道两只手差不多都一样的,力道也是,差不到哪去。”我缓缓说道。

  “既然差不多的话就用左手练吧,右手还留着条疤呢,看起来挺严重的,要是旧伤复发的话就麻烦了,到时候别说杀人了,自己就先被人家给宰了。”阿虎一字一句地对我说道。

  X酷{匠网%正版首sT发

  “嗯嗯。”我点点头,表示同意。

  “十天之内,要习惯用左手,还要可以拿枪杀人,这普通人想做到,貌似有点难啊。”阿虎再次拿起我的手,认真的看了一会之后,放下,微微摇摇头,叹息了一声。

  “我不是普通人,我是主角,哇哈哈哈......”我仰天笑道。

  “呃......”阿虎毫无悬念地白了我一眼。

  “你先过来,我教你一些枪械地基本常识,不然就算你是主角也不顶用。”阿虎走过桌子,手里拿着一把反光的短刀指着我。

  “嘶嘶嘶......他不会扔过来吧。”我自言自语道。

  随后也到桌子旁,看着一把把的枪械。

  “这是勃朗宁,你在国内应该听说过,它的射程很短,但近距离杀人也没有问题,你先看着。”话说完,阿虎走到车上,拿出一只箱子,带看箱子,又拿出一根根大概十多厘米长,小指粗的的铁棒和啤酒瓶,先把啤酒瓶放在最底下,然后放上一根铁棒,在放上一个啤酒瓶,以此类推。

  最后,叠得有我那么高的时候,阿虎让我站到他的后面,他手里拿着勃朗宁,枪口对准啤酒瓶。

  呃,我无语了,这么近的距离,你特么就打啤酒瓶,换做是我,除非眼睛瞎了,不然都能打中。

  他这距离也的确是太近了,就二十来米而已。

  “砰——”阿虎开了一枪。

  “我凑......够流弊。”我对他举起的大拇指。

  他特么打的不是啤酒瓶,而是啤酒瓶间的铁棒,铁棒飞了之后,啤酒瓶稳稳的落在底下的啤酒瓶上,而且上面的也没有掉下来。

  “砰——砰——砰——”阿虎又接连开了几枪,当我睁开眼睛的时候,铁棒已经不见了,只剩下叠在一起的啤酒瓶。

  “怎么样?”阿虎转过身,笑眯眯的看着我。

  “够流弊,这也行。”我除了惊叹之外,已经不知道要说什么好了,他们海外洪门还真是群英集结啊。

  “好,这次是真的上课了,过来。”阿虎又叫了我一声。

  随后阿虎就开始给我讲解枪械的基本常识,包括上膛,装子弹,拆卸和组装。

  “我这一听才发现,原来电视剧里都特么是骗人的,什么把机枪放在地上用一条丝线拉着扳机就能射击的,根本就不可能,后坐力不知道把它弹到哪去了。

  “接着他又给我讲机械的原理,子弹如何射出等等,我发现脱离了课本学物理,还真的是挺好学的。

  最后他又讲了一些枪械的保养,放在什么样的地方最好。

  我一直听着又边点头,我也不笨,学起东西来挺快的,稍微整理一下脑子之后,就把阿虎讲的重要的部分都记住了。

  “想不想玩玩?”阿虎拿起一把ak47在我面前晃悠。

  “不不不......不要。”我连连摇头,虽然我很想玩,但想到那后坐力,就不敢了。

  我今天才刚刚拿枪,你就让我那冲锋枪玩,射个几枪那个手都要废了吧。

  ......

  “好,今天的训练就到此为止吧,明天继续。”阿虎看了一下时间,然后说道。

  “嗯。”我转身看向天空,夕阳已经快落下山了。

  中午的时候就吃了几块面包,现在终于能回去吃大鱼大肉了。想到这,我的肚子已经咕噜咕噜的叫了。然后飞快地跑向车,打开车门走了进去。

  在里面带了许久之后,阿虎都没有来开车,我就不耐烦了,便大声说道:“你快来开车,走了,我肚子都快饿死了。”

  “走,去哪?”阿虎好奇的问道。

  “当然是回去了。”我感觉阿虎在装傻逼。

  “你特么想的到美啊,接下来的几天都要留在这里的过的,还想回去,除非训练完成啦。”阿虎拿起一把ak47擦拭起来。

  “什么,我操你妈逼的个外雷轰,老子辛辛苦苦的在这里训练了一整天,你特么还不让我回去,你他丫的什么意思。”我直接爆了有史以来最粗鲁的话。

  “你他么骂我有用咩,这是五爷的要求,你骂他去啊。”阿虎也是骂回了我一句。看来这个五爷在海外洪门里并不怎么受人爱戴啊,说不定现在还有几个人想篡位来着。我心中想道。

  “我回来了。”在我们话语间,夜雪和阿蛇从竹林里出来了,本来是没有路的,硬生生被那个暴力女阿蛇用刀开出一条路。

  “呃,我想问问我们住哪啊,该不会是天为被,地为床吧。”我看了看周围问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