像那些有钱的富家老爷,这就是他们那么怕死的原因,因为他们都拥有太多了,家财万贯,害怕失去。

  如果说你要去弄死一个一无所有,一穷二白,身体还不健全的乞丐,你觉得他的反应会有哪些富家姥爷那么强烈吗?

  所以说,拥有的太多,就越怕死,能看开生死的人,那个不是一方圣贤?

  (咳咳,以罪眼体育老师教的语文水平,就只能理解到这里了。)

  ......

  “吱——吱——吱——”一阵猛烈的刹车声,车突然停下,我和夜雪两人突然向前倾倒。

  “哎呦,我凑,我的头啊。”我的头撞到前面的座椅上,火辣辣的疼。

  “没事吧。”我低头看向夜雪,发现她的手紧紧的顶到前面座椅,一点也没有摔的意思。

  “我靠,你怎么没有摔。”我不由得问道。我堂堂一个大男子汉都支撑不住,就不信她一个小女子能撑住着个力?这里面也定有鬼。

  “呃......”夜雪对我翻了个大白眼,然后说道:“谁教你平时不好好学习的,这么简单的物理都不懂,惯性,惯性,懂吗?一切物体都具有惯性,惯性只与质量有关,你看看你,都快赶上老虎了,能不摔吗?”

  “什么是质量?”我挠挠头,确定夜雪不会打死我之后,呆呆的问道。

  “呼~,孩子,你没救了,质量,质量,就相当于你的体重。”夜雪用手盖住眼睛,一副失望的说道。

  “嘿嘿......”我也只是轻轻一笑,成绩吗?不用看得那么重,我看重的不是成绩,而是那个过程,过程才是最享受的,知道吗。(这是我们班一哥的名言。)

  “下车。”阿蛇突然打开门,冷冷的说道。

  突然照进来的光线进入眼睛,老耀眼了,弄得我在车上揉了半天眼睛,才能渐渐适应。要防我也不用防的那么严吧,我就一高中生而已。

  “呼,又重新呼到空气了,真特么舒服。”我从车上下来之后,看见眼前青山绿水的景象,不由得深呼一口气,舒服舒服。

  我环顾四周,偏僻,很偏僻,周围一点城市的影子都没有,全是荒山野岭。我们处在的地方,是一片空地,周围密密麻麻的竹子,只有路的地方稍微空旷一点,地上一层枯竹叶,靠近山崖的地方,摆着一张古朴的桌子,看样子已经挺久的了,桌子上面赫然放着几把枪,手枪,冲锋枪,步枪,狙击枪,全都有,还有几把亮的反光的短刀。

  “你跟我来。”阿蛇走到我面前,对着夜雪说道。

  “想干嘛?”我抓紧夜雪的手,冷冷的问道。

  “还能干什么,训练呗,要脱衣服的,难道你想偷看?”阿蛇瞪了我一眼,说道。

  “你想干嘛,你个啦啦。”我赶紧护住夜雪,怒视着她,说道。

  脱衣服,你个拉拉,想和我家夜雪**,没门,我不会让你得逞的。

  话说回来,这海外洪门选人还这是无条件啊,连个拉拉都能进。我突然转过身看向阿虎,那家伙不会是个基佬吧!不行不行,要赶紧离开这。

  “你特么才是拉拉。”话语间我忽然感觉我的脖子那里凉飕飕的,低头一看,发现阿蛇的手已经伸到了我的脖子那里,我向后退了几步,阿蛇的袖子处,竟伸出一把匕首!离我的喉咙,仅有几毫米的距离。

  “嘶嘶嘶......”我赶紧后退了几步,手下意识的护住脖子,两眼不友好的盯着她。

  特么她的袖里什么时候多出一把刀子来的,刚刚怎么没注意。

  “女人的身子就是最好的藏宝箱,特别是她这种女的,我要把她的身子打通,到时候藏什么不行?”

  “打通,你想打我家夜雪,我特么抽死你。”我突然怒视她,嘴里说道。但身子却不敢行动。

  “呃,只是打通穴位而已。”阿虎在一旁说道。

  “呼。”我还以为你要打我家夜雪呢,也不早说,吓死我了。

  “现在还有什么问题吗?”阿蛇冷冷的看着我,说道。

  “没,没有了。”我连连摇摇头,不敢说出一个不字。

  “算你识相!”阿蛇丢下冷冷的一句话,就拉着夜雪的手走进了竹林。

  ......

  “玩过枪吗?”阿虎走到桌子前,拿起一把九二式手枪把玩。

  “没有,就拿过刀砍。”我缓缓地说道。枪,笑话,国内管得比什么都严,你想弄到一把枪要钱权势,我特么一样都没有,能弄几把刀玩玩已经很不错了,国内限制武器是很严的,你以为像美国,枪都有的卖。

  “你现在开几枪试试。”阿虎把手枪扔了过来,我的第一反应就是赶紧趴下。

  “嘿嘿,别担心,我还没上膛呢。”阿虎笑道。

  他这么一说,我的心也总算是放了下来,走过去捡起它。

  感觉挺重的,拿在手里,手掌里有纱纱的感觉,内心似乎有一股热血在躁动。

  阿虎走过来,从我手里接过枪,上膛。

  “开几枪玩玩。”阿虎再次把枪交到我手里,这次知道它上膛之后,手撰着都出一些汗了,不断抖动。

  “朝天上开,扣动扳机就行了,朝天打。”阿虎见我把枪举向天空,便说道。

  “不会炸膛吧。”我转过头问道。

  “放心啦,国产的啦,质量放心。”阿虎拍拍我的肩膀,说道。

  _酷V匠◎网g永久\免c费看小说

  “哦哦。”我点点头,再次集中注意力,头上不知不觉流下了汗滴,我还在紧张的看着枪口,双手执枪,可——还是不敢。

  “不会把天上的飞机打下来吧。”我又转过头问道。

  “你想多了,射程压根就没那么远。”阿虎鄙视的看了我一眼。

  “嗯,再来。”我在心里给自己鼓鼓劲。

  手里撰着枪,手心已经出了很多汗,头也流了很多还,双手还在抖动着,明明很害怕,心里却有一股躁动,这或许是第一次拿枪的感觉吧。

  “砰——”最终,我还是扣动了扳机。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