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五爷的话,我是半点都不信的,他这个老狐狸,十句至少有九句是在骗人。毕竟是混迹于钱权势几十年的老家伙要是没有点脑子,能让海外洪门屹立到现在吗?我对于他来说,还是太年轻了。

  “嗯,吃饱了就去准备训练吧。*五爷见我放下碗筷,便对我说道。

  “嗯,走吧。”我碰了碰还在吃着的夜雪,说道。

  “别闹,我还没吃够呢。”夜雪一把推开我的手,没好气地说道。

  “呃......貌似还要等一会。”我有些无语的看了看五爷,断断续续地说道。

  五爷也是说不出话了,尴尬的看着夜雪,还没见过有那个女孩子能比一个大男人吃的还多。

  ......

  “啊呼......终于吃饱了,走吧,训练。”有了好一会之后,夜雪把碗筷一扔到桌子上,捂着肚子,微微笑道。

  我:“呃......”

  我也是吓到说不出话来了,桌子上凌凌散散的摆着至少有七八个碗,我一个,五爷一个,剩下的都特么是夜雪的,这......

  “这......小姑娘还真是奇人啊,竟......”见识到夜雪的饭量之后,五爷也是说不出话了。

  “哪里哪里,这只是早饭而已。”夜雪调皮地摆摆手,说道。

  “噗......”我把刚刚喝下去的一口水瞬间就吐了出来。

  “啪——啪——啪——”五爷拍拍手,就有一男一女两个人走了上来,男的是个大汉,是和大黑一个类型的,光着上身,身上还纹着许多的花纹,快要把整个身子盖住了。

  女的,把头发染成红色的,穿着火红的服装,还有那魔鬼般的身材:修长的双腿,胸前的波涛汹涌,还有后边包的圆溜溜的**,一身黑色的紧身衣把身体映衬得是淋漓尽致,该凹的凹,改凸的凸。

  “阿虎,阿蛇,以后就由你们给小兄弟进行为期十天的暗杀训练,一定要确保十天之内能把人杀了,这关系到我们海外洪门的存亡,训练得不好,唯你们是问。”五爷看着这两人,厉声喝道。

  “是!”两人齐声大喝。

  “嗯,如果没有什么问题的话,现在就可以开始了。”五爷转过身,看着我俩开口说道。

  “嗯”我点点头,拉着夜雪的手跟着阿虎和阿蛇就出去了。

  我们出去之后,五爷的脸就沉了下来......

  “上车!”阿虎用粗狂的声音冷冷的说道。

  随后我拉着夜雪的手就进入车。

  ¤J酷{s匠….网z唯:y一r正版,i其?他w都S~是盗&版

  “我操。”进入车之后,我骂了出来。这车从外面看玻璃是透明的,但进来之后,一片黑乎乎的,什么都看不见。

  “嗯?”夜雪下意识地抓紧我的手,因害怕而和我靠的很近。

  “关门!”阿蛇冷声说道。

  看着阿蛇的眼神,我恶狠狠地瞪了她一眼,然后关上车门。

  这一关上门,是半点光都没有了,可以说是伸手不五指。

  这是防我......

  想到这,我心里咒骂他们海外洪门快点灭亡,最好连老巢都被别人端了。

  “嗯,凌丰,我害怕。”夜雪紧紧的抓住我的手,把头靠在我的怀里,这或许是所有的女的害怕都会有的举动吧。我伸手把她揽住。

  “你说他们会怎么训练我们啊?”夜雪靠在我的怀里,轻声说道。

  “不知道啊,大概就是怎么用枪,怎么杀人之类的吧。”我思考了一番之后,说道。

  想到这,我不由得舔舔嘴唇......还真有点期待啊。毕竟每个男人骨子里都有一股热血,我也不例外,碰到刀啊,枪啊之类猛烈的东西,那一股热血都会被激发出来。

  “我不想你杀人,不想你变成大魔头。”夜雪有些担忧地说道。我动了动我的手,感觉有些湿湿的,大概是夜雪流出的眼泪吧。

  “放心吧,我不会变成大魔头的。”我挽了挽夜雪的秀发,说道。

  “嗯,可是我还是很担心......”

  这次我没有说话,把夜雪抱紧了几分。

  ......

  杀人?有谁会冒险去杀人。我也是逼不得已才去杀人,我和那个奥拉丁无冤无仇,但我要杀了他,因为只有杀了他,海外洪门才会放了我,才会留我一命。

  虽然我们无冤无仇,但我也不认识他,甚至连见过都没见过他,就要去杀了人家。

  这或许有人说很自私,无缘无故就要人家性命。但你换过来想想,你认识他吗,你和他很熟吗,杀了一个不认识的人自己就能活下去,如果是你,你不会去杀吗?

  同样的道理,你屠他个万八千,对你来说,又有什么问题吗?你认识他们吗,他们的生死管你什么事,万八千既不会让人类绝种,也不会让你缺胳膊少腿,只不过流言蜚语多些而已。

  但有谁让我去杀我的亲人朋友兄弟的话,我会毫不犹豫的把枪口转到你脑袋上。因为他们是我的亲人兄弟朋友,我在乎他们,所以什么什么圣人,和为贵的话,天下太平,都特么去见鬼去吧,老子全都不信,值几个钱啊,我买几斤回去喂我家小白。

  我只是个人,是人都会有私心,只是大小不同而已。就好比如说,你想平平凡凡的过一生,与世无争,人畜无害,但着牵扯到了别人,你想让别人不去打扰你的生活,这就是私心,想让别人不来打扰你,为自己创造一个世界。

  同样的,你的私心很大,大到全世界,你想征战世界,想让天下都臣服于你的脚下,这同样是私欲,你想让别人都臣服在你的脚底下,为了自己能站在世界巅峰。

  我们也可以换过来想想,杀人,无非就是让一个人死,但没人想死,因为他们都有老婆孩子,有车有房,还留恋这个世界,死了之后,这些东西都会离他而去,因为人有私欲,所以不想失去,所以就怕死,我们完全可以把死理解为失去,把怕死理解为怕失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