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哥啊,能不能让我好好睡个觉啊。

  “嗯——好冷,好冷,呜......”夜雪的声音越来越大,快要醒了吧。

  “呜......凌丰,我好冷。”我感觉夜雪的手伸了过来,冰凉凉的,在我耳边呢喃细语。

  醒了吧。

  我转过身,看过去。发现夜雪也在呆呆的看着我。

  “凌丰,我好冷。”夜雪再次说道。

  “你的身体都是那么冰的吗?”我把手环过去,抱住了她,揽入我的怀里,小声的问道。

  “嗯嗯。”夜雪在我怀里点点头,然后说道:“从小时候就有的。”

  “那......”

  “我也不知道,能不问了吗?......”夜雪语气里有些哭泣的声音,说道。

  “嗯。”我点点头,既然夜雪不想说,我也不好意思继续问下去。

  “别想那么多了,睡吧。”我搂住她的身子,虽然是冷飕飕的,但我不想放手。

  “嗯。”她点了点头,然后就没有声音了,应该是睡着了吧。

  “嗯,我也睡了。”我对自己说道,虽然睡不着,但眯一会也好啊。

  ......

  “嗯?”我在迷迷糊糊中睁开了眼睛,昨晚虽然很冷,但最后还是睡着了。

  嗯?我身上还是很冷,我还抱着夜雪呢。

  我揉了揉眼睛,看清楚......

  夜雪正用她那水灵灵的眸子注视着我。

  “嗯,醒了。”我伸手抚了抚她的脸蛋,然后说道。

  “嗯,昨晚,很难睡吧。”夜雪点点头,但想到昨晚的事,就有些自责的低下了头。

  “嗯,没事,虽然难受点,但还是睡得着的。”我把被子扯上一点,把我和夜雪都盖在里面。

  夜雪睡觉的时候还是有很多癖好的,比如说像把腿搭在我的腿上,还有蹬被子......

  “起了,今天还要接受什么暗杀训练呢。”我看了一下时间,已经八点多了。

  “嗯。”夜雪点点头,就把被子踢到床下。一见到我浑身光光的,不由得泛起一丝红晕。

  我一看下面,才反应过来昨晚是脱光来睡的,赶紧找起衣服穿好。

  “你说他们会教你什么呢?”我想到暗杀训练,就不由得问道。

  “不知道哦,我觉得是些诱惑人的,专门色诱你这样的色魔。”夜雪向我勾勾手,调戏调戏地说道。

  “嘶嘶嘶......。”我不禁打了个寒颤。这夜雪本来就这么漂亮,要是再学会些什么会诱惑人的,天下男的还不被她玩死。

  想到这,我拼命地摇摇头,心中想道:不能让他们教坏夜雪,不然我还不得让她玩死。

  这妮子,昨晚还挺娇气的,今天怎么就变了个人。

  “你是专门学来se,you我的吗?”我问道。

  “差不多了,免得你以后会在外边沾花惹草。”夜雪突然用手指着我,阴阳怪气的说道。

  “不用以后,现在就不会......”我话刚落下,就挽起夜雪的细腰,吻了上去。

  “嗯唔......你好坏。”我放开她之后,她拍了拍我的胸口,像小媳妇似的。

  “那覃瑶......”夜雪突然问道。

  “她只是朋友,仅此而已。”我这么说,夜雪悬着的心也放下来了,深呼了一口气。

  ......

  “我们去吃早餐吧。”在上面收拾完一些杂事之后,我的肚子就咕噜咕噜的叫我去吃东西了。

  我挺好奇,为什么夜雪那么爱吃,她的肚子却不会叫。

  “嗯嗯,我都饿了好久了,昨天晚上还没吃呢就睡着了。”夜雪点点头,然后拉着我的手飞快的向下面跑。

  我去,原来这妮子比我还饿啊。

  ......

  “小兄弟你们起了。”我们俩下去之后,五爷就坐在桌子前,津津有味地品着小酒。

  早上起来就喝酒,不会死得更快吗?我心中想道。

  “他们呢?”我见只有五爷一个人,便问道。我口中的“他们”指的是昨天的那帮人,难道这里不是海外洪门的总部吗?

  “他们都回去了,有各自的事要去办呢,这里并不是我们纽约海外洪门的总部,只是我的私宅而已。”五爷见我好奇,便接着说道:“昨天的那几个老家伙,和我一样,是海外洪门的总管,而那七八个年轻人,是我们海外洪门的十二生肖,兼打手。”

  “那不是有十二个吗,为什么只到七七八八。”我问道。

  “来,先坐下吃,我在跟你说说。”五爷在旁边拉出一张凳子(这五爷是给足了面子啊),我走过去坐下,帮夜雪拉出一张。然后这妮子就开始大吃起来。

  ◎%更f新k{最L快s上酷匠网

  “还有其他四个啊,都死了。”说到这,五爷放下了酒杯,轻轻叹息了一声。

  “是被那个奥拉丁弄死的?”我盛了碗粥,边吃边问道。

  “嗯”五爷点点头,缓缓说道:“这也是我们海外洪门为什么要杀了他的一个最重要的原因,还没整合,我们最强打手十二生肖就已经被坑死了几个,再这样下去,我们这几个老不死的也撑不了多久了,现在是你们年轻人的天下了,我们也该退位了。”五爷摇摇头,叹息道。

  而我心里却嘲讽一番,你吹,你就使劲吹,姜还是老的辣,这么好的位子,有谁想退下,除非他是傻逼,没有了这个位子支撑,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十天之后,我就告诉你他们整合的确切地址,到时候暗杀一定要成功,否则就是我们海外洪门遭殃了,到时国人到纽约,可就没有以前那么安全了。”五爷咳嗽了一声,接着说道。

  你还挺能吹的,还能为国人着想,要是一不小心还真的给你骗了,国人,你会在意?你只在意自己的利益好不好,说不定你现在还在谋划着怎么把整个海外洪门都紧紧的撰在手中呢。我心中暗骂道。

  不过这也不得不承认,有海外洪门在,国内的到纽约的确是安全了许多,不过都是悸于海外洪门,海外洪门并没有特意的保护,甚至有必要的时候会拿国人来当牺牲品。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