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这......这么豪华!”夜雪也是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呆呆的,说不出话来。

“我们就是要去这种地方吗?”夜雪呆呆的问道。

“嗯。”我点点头。要不是见过叔叔的权势,估计我进这种地方脚都是颤抖的,因为实在是太豪华了。

这到底是美国那位巨头,这么豪华的地方的主人,必须要有钱,还要有权,有势。

先不说这里面的别墅,人工河,还有众多的房子。单单是这个占地面积,一千多平米,美国政府是绝对不允许的,其中涉及的钱,权,势,还有利益争斗,都是非常巨大的。

话说叔叔怎么会和这么流弊的人打上交道呢,叔叔到底是做什么的呢,以前只知道他非常有钱,现在吗,要重新下定义了。

“我们进去吧?”我看了看还在发呆的夜雪,深呼一口气给自己壮壮胆,就拉着夜雪往大门走去。

这门外和门里的差别有点大吧,这一大片都是肮脏无比,臭气熏天的地方,唯独这一小块,就是万绿丛中一点红的节奏。

话说这周围怎么都没有人呢,自从我们进入这片区域以来,都没见过一个村民,都是烂房泥瓦。

“呃呃,这是有钱任性吗?”我两站在大门前,我上前摸了摸大门,嘶嘶嘶,是用白银做的吧!有钱也不用这么浪荡吧,小心老天爷看不下去,降下天雷把这里和建造他的人都劈死。

“这也太浪费了。”夜雪见到这一幕,嘴里嘟哝着,接着说道:“要是换成钱来买好吃的,不知道能买多少了。”

“呃......”我无奈摇摇头,蒙了蒙眼睛,这妮子还真是个小吃货。

“哎,有人吗,我们是来找人的。”呃,我这么喊,我也是有点蒙了,叔叔只告诉我到黑牡丹酒店,却不告诉我到底要找谁。

先打电话给他。

“靠,居然关机!”我见手机嘟嘟作响,嘴里骂道。

不管了,只能硬着头皮继续叫了。

“有人吗,我们是来找人的。”

“有人马。”

“有人马!”

......

“我说,你倒是帮帮忙啊,一起喊。”我见喊了半天都没人反应,就气喘吁吁地对夜雪说道。

“你是傻的吗?”夜雪不但语气到位,眼神更证明了她眼前的人真的是个傻逼。

“你才傻逼!”

“那不是有门铃吗?”夜雪手指指向门栏,阴阳怪气的说道。

“呃,好像是哒。”我转身一看,就看见了个门铃。

“叮......”我上前按了进去。

“叮......叮......叮。”门铃声回荡在别墅之间。

别墅内,一个近七旬老者靠在沙发上,用手捋了捋胡子,声音有些沙哑的说道:“谁啊,好像我们今天没有客人吧。”

“不知道啊,也有可能是老朋友也说不定呢,打开监控。”另一边的老者露出骇人的目光,对旁边一个年轻人说道。

老者的目光吓了年轻人一跳,急急忙忙拿起前面的遥控器,按了下去。

沙发正前方的屏幕骤然显现在大门外某个角度看到我和夜雪的画面。

“哦,噢,小孩子?”老者再次捋了捋胡须,有些好奇的说道。

“倒要看看是哪位老友,不请自来,放他们进来。”老者话刚落下,旁边的年轻人再次按下遥控器。

“轧......”大门上的锁突然就打开,落到地上。

“我擦,有鬼!”我见锁头突然的就开了,突然说道。

“笨蛋,远程遥控。”夜雪给我翻了个大白眼,像在对一个傻子说话一样的说道。

“这不是见识少吗。”我自言自语道。

“我们进去吧。”我看着夜雪说道。

随后我推开门,一手拎着箱子,一手牵着夜雪的小手,走进去,走过人工河上的石桥,走到别墅的大门前。

“Duang,Duang,Duang。”我和夜雪站在门外,使劲地敲着门。

“进来!”只听见门中传来一声稍微沙哑的声音,随后就听见门解锁的声音。

我打开门,牵着夜雪的手走进去。

进去一看,发现巨大的沙发上坐着六名大概七旬的老者,还有七八名年轻人,全部看向这里。

“凌天。”我把手中的箱子往前一举,爆出叔叔的名号。

“是谁找?”我接着说道。

那七八名年轻人没有一个出声,分分互相对视,然后看向老者,老者也是玩味的看着我。

wc,每一个人有反应,不给老子面子。

“我擦嘞,不会是进错地方了吧。”我心中想道。

“这里是黑牡丹酒店吗?”我担心进错地方了,就把手放下来,问道。

“嗯,这里就是,你没进错。”坐在最左边的老者开口说道,还捋了捋胡须,装得跟古圣大贤似的。但我心里清楚,他们都是些吃人不吐骨头的老狐狸。

好像有点奇怪?但哪里奇怪呢,我又说不出来。

“这是你要的东西。”说完,我把箱子递到他面前,他旁边的一个年轻人接过。

“凌天老弟最近还好吧。”老者说道。

“嗯,都挺好的,不知你们是?”我点点头,然后问道。

“小兄弟,国内的吧。”老者笑道。

“嗯。”

“我们,海外洪门。”

“嗯,海外洪门?”我心里嘀咕着。

之前天狼帮风波的时候倒是听说过,没有海外洪门那么叼。

“小兄弟应该没听说过吧,正常,毕竟这不是在国内。”老者似乎是看穿我的心思,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