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骑着车行驶在马路上,冷风像小刀般刺在我的脸上,有好几次我都想叫出声来。

  “抓紧了,我要加速了!”话刚说完,我的速度就提上了一百二。叔叔买的车还真的不是怂货,上一百二比放屁还简单。

  “啊——有点快了!”覃瑶的手下意识的把我的腰搂紧了几分。

  “你平时都是那么开的吗?”覃瑶问道。

  “对啊!这还不最快的呢,我最快的一次是直接上一百五呢!”我淡淡说道。

  “啊!”覃瑶惊叫了一声,接着说道:“你这和自杀有什么区别!”

  “有,有很大的区别,自杀是直接死,我这样是爽了再死。”我无厘头的回答道。

  “结果不都一样!”覃瑶她想白我一眼,但因为风太大了,开的太快了,她翻不了白眼。

  我笑了笑,没回答她。

  “到了,下车。”我拍了拍还趴在我背上的覃瑶,这妮子不会睡着了吧,这都能睡得着,我也是醉了。

  我扶着覃瑶的身子,小心的下了车。

  “唉,醒啦。”我摇了摇覃瑶的身子,小声的说道。

  “唔~怎么了?”覃瑶醒来之后,揉了揉眼睛,缓缓说道。

  你特么耍我么,让我带你来买衣服,你反过来问我怎么了。

  “买衣服了。”我说道。

  “呀——刚刚我睡着了吗?”覃瑶突然问我道。

  “你才知道啊,你的脑子是秀逗的吗?”我白了她一眼,鄙视的说道。

  “你脑子才秀逗了呢。”覃瑶小手拍了我几下,没好气的说道。

  “不和你逗了,买衣服去,但我忘了带钱包了,所以......嘿嘿!我想你应该不会介意吧。”覃瑶看着我的衣袋,笑着说道。

  “没钱你还来买衣服?”我斜视着她。

  “嘿嘿,不是还有你吗,不要紧,你那么多钱。”覃瑶嬉笑了一声,说道。

  “哎呦!”覃瑶一蹦下车来,拉着我的手,进入热闹的街道。

  ......

  “这件挺不错的,要了吧。”我看着在镜子前的覃瑶,说道。穿着紧身裤,修长的双腿一览无遗;一件粉红色的外套,还显得有点萌萌哒;一头黑发如瀑布般散落在身后,不错,有点女神范。

  “还有那件,也要了,那里的那件,别忘了拿了啊。”我把覃瑶试过的衣服全都买了,因为都很好看。我发现长得漂亮的人,穿什么都好看;而长得丑的人,无论你怎么打扮,都不好看。覃瑶虽然比不上夜雪,但也差不到哪里去,而且脾气比夜雪好的多了。

  不知不觉,我手中的衣服已经堆到我的眼睛处了。

  “好喽,该结账了。”我把一堆衣服拿翻柜台前。

  “Thesedressesaresixtythousandandseventhousandyuaninall,aretopaythecash,stillswipeamagneticcardonamagneticcardrendingmaschine?”谁知那服务员竟说了一口我无法听懂的英文,我感觉我的头都大了。便碰了碰旁边的覃瑶,笑声的问道:“哎哎,说的是什么啊?”

  “咯咯咯~~~我还以为你的英文很好呢,原来是个文盲。”覃瑶轻笑了一声,接着说道:“她说:这些衣服一共是六万七千块钱,是要现金,还是刷卡。”

  “刷卡,当然是刷卡。刷卡怎么读啊?”我又问道。

  “swipeamagneticcardonamagneticcardrendingmaschine”

  “哎呦,不行,还是你来说吧。”我摸了摸自己有些发张的脑袋,摇摇头说道。

  然后覃瑶就一一口流利的英语给结账了。结账的时候,那个小姑娘,就是结账的小姑娘,捂着嘴巴笑眯眯的看着我。我感觉尴尬死了,之后把头转到一边,装作没看见。

  结完账后,覃瑶见我这个样子,连忙把我拉出店铺。

  “呼~,以后再也不进这些外国佬的地方了,憋着真特么难受。”出去之后,我深呼一口气,感觉浑身都轻松了不少。

  \_酷}Z匠g网/?唯一…正:●版,ji其i他F都是s:盗QY版

  “呵呵,谁叫你平时不多读书的。”覃瑶在一旁捂着嘴巴,甜美的笑着。

  “我估计我学十年都不会!”我说道。

  覃瑶:“.......”

  “唉,进哪里。”覃瑶手指向一个店铺,是用中文写的,我一看,连忙摇头,说道:“拜托,哪里可是卖女生内衣的啊,我一个大男人的,去不太合适吧。”

  “有什么合不合适的,那不是正合你的心意吗,你的不要脸,我可是见识过的,绝对能秒杀世界无敌手。”覃瑶鄙视的看了我一眼,然后说道。

  “呃~,我有那么龌龊吗?我可是很纯洁滴,别教坏我!”我反驳道。

  “如果你纯洁,那地球上的每一个人都是天使。”覃瑶立刻说道。

  “呃~,真服了你了。”老子上刀山,下火海都没怕过,难道会怕你一个买内衣小商店吗,进就进,谁怕谁啊。

  刚进门,一股幽兰般的清香就扑面而来。好像是从nei,yi上散发出来的。

  “哎哎,你是用哪个的?”我站在一排蕾丝,zhao,zhao面前,问覃瑶道。

  闻言,覃瑶的粉脸不由得微微发红,说道:“这个!”

  “哦哦,那就拿啊。”我说道。

  “你帮我拿!”覃瑶脸上微微泛起红晕。

  “嘶嘶嘶~~~”我拿着,zhao,zhao,比拿着生化毒气弹还小心,连忙把它放进袋子里。要是被别人看见了,该丢人啦。就算没人看见,我心里也会过意不去的。(由于作者还是个青春期的***,所以这方面特别敏感,多谈不得,这段我都是红着脸写出来的,也有可能是我脸皮薄,前几个星期脸还被冻伤来着。)

  “嘶嘶嘶~~~”要赶快离开这地方,多呆不得。这是我内心的第一想法。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