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九章 收账

  终于熬到了周五放学,我和吴东张津烽走出了校外,心情突然好了很多,在外面和学校里面简直就是两个心情,在外面一切的事物是那么的美好,清澈蔚蓝的天空,翠绿成荫的大树,连路边的无家可归的小狗都是那么可。

  “妈的,住嘴,死狗。”

  “汪汪汪”

  “我的裤腿要被你咬坏了。”

  那只狗依旧是不松口,我使劲踢了一脚,狗反而还要扑上来,我弯腰装作捡东西的样子,狗吓得撒腿就跑,但也一边叫一边跑。

  “他妈的,真晦气!”我看着裤腿上拳头大小的漏洞长叹了一声。

  “你是萧南吧?”一个穿着黑色T恤的一个中年人,胳膊上还露着半截纹身。

  “嗯,我是。”

  “是豹爷让我来接你的,跟我走吧。”

  我们跟着中年人上了一辆白色的轿车,车速开的很快,坐在副驾驶位置上的我心惊胆战的,本来得40分钟的路程,他竟开个不到半个小时。

  到了别墅,周围一切的环境没什么变化,每次来到这都有一种世外桃源的感觉,中年人没有下车,我们三人走进了别墅。

  “豹爷。”我打了声招呼。

  “萧南来了,来坐!”豹爷背对着我们看着窗外。

  我们也不客气,坐在沙发上随意的坐着,也没有第一次来的时候那种拘束感。

  豹爷转过身手里拿着一个茶杯,两鬓多了几丝白发,在面容上看多了几分沧桑,我在想肯定是遇到了什么事。

  “豹爷出什么事了,您就说吧,能办到的我们一定尽力办。”我说道。

  “不愧是萧南,一眼就看出了我的心事,我的确是遇到了麻烦事。”豹爷点了点头。

  “有个叫周老五的,欠了我一笔账,我多次让他还债他每次都只是敷衍,现在可好,整个人就失踪了,电话也停了,我派了几个人去找都没有结果,所以我这次让你来也是让你帮我想想主意。”

  “那这个人还在南都吗?”我问道。

  “在,这个我敢肯定,我手下的人前几天还见过他,只不过这帮废物没跟住,人就不知道哪去了。”

  “豹爷你把你那天见过周老五的手下叫过来,我有事问他。”我低着头沉思着。

  “好,老金把何勇给我叫来。”

  老金点了点头转身离开了别墅,不一会过来了一个二十左右岁的年轻人。

  “豹爷,您找我。”

  “嗯,萧南,人找来了你想问什么就问吧。”豹爷对我说道。

  “你什么时候见到过的周老五?”我问道。

  “也就是三天前。”

  “在什么地方?”

  “在夕阳路那边,之后就不知道哪去了。”何勇答道。

  “好,我知道了。”我点了点头。

  “豹爷如果没什么事我就先退下了。”何勇点头对我们示意一下转身离开了别墅。

  我低着头沉默不语,豹爷看着我问道:“萧南,想到什么了吗?”

  “豹爷,有没有南都的地图,越详细的越好。”我说。

  “应该是有,我去派人给你找找。”

  “好。”

  豹爷转过身从旁边的柜子里拿出了一个黑色的包裹。

  我一脸疑惑:“这是什么?”

  “打开看看!”

  我揭开包裹的一瞬间我呆愣住了。

  “枪。”我惊讶的叫出声来。

  没错,是枪,几把乌黑发亮的手枪呈现在我的面前,我心里一颤。

  “这是留给你们防身的,这次任务可能会用的上。”

  我始终没缓过神来,毕竟我还只是个学生,看到枪之后,我才发现以前都属于小打小闹,做人老大也是没那么容易的,再看吴东的表情整个人都愣了。

  我支吾道:“豹爷,这就不用了吧,不就收个帐吗。”

  “拿着,周老五那个人阴险的狠,带着枪去总是保险点,出来混无时不刻都要提醒自己人心险恶,社会上的人可比你们学生阴险数十倍,甚至数百倍,一不小心你的小命可就没了,这次任务必须做好,要是给我搞砸了,看我回来怎么收拾你们。”

  “那好吧。”我勉为其难的将枪收进了怀里。

  “拿回去好好练练,别到时候用的时候瞄准人家脑瓜子上打人家的屁股上。”

  “哈哈,是是。”豹爷这一句话给我逗得不行。

  晚上,我们在豹爷家的别墅住下,我吴东张津烽三人围在桌前看着南都的地图。

  我仔细的用笔勾画着周老五可能出现的每一个地方。

  “南哥,怎么样啊?”吴东迫不及待的问我。

  “你小声点,没看到南哥忙着呢吗!”张津烽呵斥道。

  “这个周老五出现在夕阳路,他既然能把跟踪他的人给甩了这就证明这个地方肯定有什么问题,很有可能他的住址就在这。”我一边画着地图一边说道。

  “那我们就在夕阳路那一片等着,我就不信他不出来。”张津烽说道。

  “恩,明天就把夕阳路紧紧围住,每隔一个路口就派弟兄们在那盯着,不管是大街还是小巷都派点人,多散点眼线,但是记住,要站的分散点,不能聚在一起,不然人还没等来就被吓跑了,最重要的就是不能打草惊蛇。”

  “知道了,南哥。”二人点了点头,用坚定的眼神看着我,仿佛只要我在就没有什么办不成的事一样。

  第二天早别墅门口站了五十多个人,我站在这些人的最前面,“每个人都给我紧紧看住,不能有一丝的松懈,我让你们带的手机都带了吧?”

  “带了,带了。”所有小弟回答道。

  “好,手机一定要保持畅通,只要发现周老五就立马联系我,夕阳路每一个路口或者街道都要保证有我们的人,记住了吗?”

  “记住了!”所有小弟异口同声的答道。

  “去吧,我会派吴东或者张津烽去看着你们,如果谁要是偷懒没盯住人,那回来豹爷怎么收拾你们你们自己掂量掂量。”

  所有小弟面露惧色,一听到豹爷好像瘟神似的,谁也没敢多说,很快的走了出去。

  别墅里我坐在沙发上闭着眼睛,思考人生。

  我知道自己已经走上了这一步已经回不了头了,我仿佛感觉到每一步都像是上天安排好的,这也使我更体会到了人在江湖身不由己的滋味,曾经我极力排斥自己不要做社会的人渣要做国家的栋梁之才,可是命运偏偏就给你开了这么一个玩笑,人生嘛,你想要的很难得到,不想要的可以轻易的就来了,如果每走的一步都很符合你的心意那还怎么能叫做社会呢。

  我正胡思乱想着,茶几上的电话突然响了。

  “喂?”

  “南哥,周老五出现了。”

  “什么地方?”

  “在银树街,看方向像是往金柳街去了!”

  “好,你马上联系金柳街的兄弟让他们盯住了。”

  “明白。”

  不到片刻,又一个小弟的电话打了进来。

  “南哥,周老五在沙河路的街道上。”

  “给我看住了,有什么动作立马通知我。”

  “是。”

  不到十分钟,电话响了个不断,最后的地点定在了海荣路的一家民居上。

  最新章u√节x上j酷At匠☆网

  晚上9点左右,我带着二十几人来到了海荣街的那家民居里,在门口监视的小弟一看我来了叫了一声南哥。

  “人在呢吗?”我问道。

  “在呢,我一直在这看着,没有人出去过!”

  我点了点头走了过去,屋里很吵,以我的听觉判断,屋内至少六七人左右。

  我耳朵侧贴在门上敲了敲,里面传出了粗矿的声音:“谁阿?”

  “五哥,我有事找你。”

  门被一个长头发的中年人打开,我用枪指着对方的脑袋大喊道:“都他妈别动!”

  张津烽吴东和众小弟一同冲了进来,关上了门。

  屋里一共有七个人,除了被枪顶在脑袋的这个,四个人围坐在桌前打着麻将,在一个光头中年人身后还有两个体格魁梧的中年人,我在想这个光头就应该就是周老五。

  突然发生这种状况,站在周老五身后的一个大汉刚要发作,张津烽对准对方的胸口就是一枪。

  “妈的,当我们手里拿的是玩具阿!”张津烽不屑的说了一句。

  在周老五旁边死了个人,他显得异常的镇静。

  “你们是谁?胆子不小阿,敢闯到我家来。”周老五打量着我们说道。

  “欠债还钱,天经地义,周老五你欠了我们豹爷的钱,就想这么赖了。”我说道。

  “哈哈,老豹手下真的没人了,竟然派个小毛孩来收我的帐。”周老五大笑着说。

  “笑吧,笑吧,恐怕一会你就笑不出来了。”我冷笑了一声,拿着枪向周老五走去。

  “你要,干什么?”周老五哽咽了一下,真没想到刚才他还那么自信,这么一会他就害怕了。

  “呵呵,干什么,兄弟们给我上!”我走到周老五跟前一脚踢翻了桌子,麻将散落了一地,身后十几个小弟手里拎着棍子冲上前去对着周老五那些兄弟一顿乱打。

  阵阵的惨叫声回响在我的耳边,我看着周老五额头上滴落的汗我嘴角微微一扬。

  周老五的兄弟们躺在地上不停的哀叫着,已经完全没有了行动能力,“停手吧!”我挥了挥手,众小弟停住了手,听从我的发落。

  “五哥,怎么样?这回欠的钱能还了吧,也让兄弟们少受点皮肉之苦。”

  “呵呵,我还真是小瞧你了,不过要钱没有,要命一条,给老子个痛快的!”周老五靠在椅子上苦笑道。

  “想要痛快的那就便宜你了,烽哥!”我喊了一声张津烽。

  张津烽嘿嘿一笑从后腰掏出了一把匕首向周老五走来。

  “妈的,老子跟你们拼了!”周老五起身站起手里还拿着一把刀,眼见马上就要刺到我,我抬手对准他的左腿的大腿根就是一枪。

  还没站稳的周老五又一屁股坐在了椅子上,他额头上的汗珠如同下雨一般,他双手扶着大腿,痛苦不堪,刀也掉在了地上。

  他这么突然一击给我也吓得不轻,这时候我才知道豹爷说的没错,社会上的人可比我们学生阴险数十倍,甚至数百倍,一不小心小命可就没了。

  “五哥,你说你这是何苦呢,把钱还了不就完了吗,何必遭这么多罪呢。”

  周老五从牙缝里挤出声音说道:“我还是那句话,要钱没有,要命一条。”

  我无奈的摇了摇头:“你还真是不见棺材不落泪阿,那就怪不得我了。”

  我对着周老五的右腿又是一枪,周老五怪叫了一声。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