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错,在衡塬高中有三大势力,第一个叫段天宏,他这个人阴狠毒辣,靠的是脑子当上了衡塬大佬之一,为了达到目的不择手段,是个非常危险的人物,第二个叫杜浩洋,绰号叫棍子,因为在打架中他总是喜欢拿着一根木棒,棍子的绰号也是这么来的,他打架可是出了名的不要命,身手也不错,但他这个人喜欢独来独往,也不太喜欢和人交朋友,属于有点孤傲的类型,第三个,也是衡塬高中最大的势力叫做啸雷帮,老大叫傅雷,可以算是半个黑社会了,他们里面有勇有谋的各个人才都有,傅雷更是以一敌十的好手,所以你想在衡塬高中立足没那么简单。”

  听到这我倒吸了一口冷气,看似这个光明顶对于学校的事毫不在意,但是实际上却是了如指掌,还真是个老油条。段天宏,杜浩洋,傅雷这三个名字我已经深深的记在了脑海当中。

  “那你都知道他们在学校这么为非作歹,你就不管吗?”我不解的问道。

  “这种事不是我不想管,而是我管不了,他们的势力在衡塬高中已经不是一天两天,早已扎稳了根基,忠心的兄弟不占少数,如果不出什么大事,我是撼动不了他们现在的地位的,你是个聪明人,应该明白。”光明顶说着长叹了口气。

  看来他也是为了学校着想,对于这些领导阶层也真是良苦用心,而我似乎听明白了什么,问道:“你的意思是想借我的手将学校的三大势力给铲除?”

  “那有什么不好的呢,对我而言消灭了学校的小混混,让我更方便的管理,而你成为了衡塬高中的新老大,对你对我都有好处,何乐而不为呢?”

  我突然觉得幸福来的太突然了,有了光明顶的扶持我就相当于在衡塬高中有了个强大的靠山,但是我还是不太敢相信。

  光明顶看出了我的顾虑问道:“想什么呢?”

  “在衡塬高中有那么多混混你为什么找到我了呢?”

  “这个问题问的好,首先你刚开学就敢挑战学校的三大势力,这说明有胆识,你把高洪力打了的事情的经过我也知道,他向你挑战你没有去,而是在他回家的路上截住了他,说明你有头脑,够阴狠,让你去我也是经过深思熟虑的,你身边现在有五六个兄弟,还有的和你初中一起过来的,除了你谁都没有和段天宏傅雷抗衡的资本,说实话我之前也找过不少的人,要么没脑子要么太冲动,可惜都失败了。”

  *酷Xn匠D'网FT永…Z久免!y费!Z看J小7说o

  “哦,我只是你手底下的一个棋子是吧”我说道。

  “也别说的那么难听,我们双方都获利,只能算是一种合作的关系,但我觉得离开的一定是傅雷那些人。”

  话虽如此,但光明顶的那一席话我不得不提高警惕,像他这种老油条小算计可多着呢,不然他也不会走到主任这一步。

  我点了点头道:“我想请你写一份保证书,必须保证我在学校里面犯了什么事不给我处分,也不能开除我。”

  “哈哈,萧南阿萧南,果然有头脑,但是你在学校里面不能做的太过,要是在学校外面干什么我管不着,这么说你明白吧。”

  我点了点头。

  光明顶拿出了笔纸龙飞凤舞的写了几行字,他拿着纸再三嘱咐:“我还是那句话,在学校里面别做的太过。”

  “我知道了。”我迫不及待的从他的手中拿过了纸。

  “哦,对了,还有一点,那个段天宏手下有两员战将,第一个是他的表弟,叫做陈川,第二个就是高洪力,这两个人可以说是段天宏的左膀右臂,你现在把高洪力给打了,就相当于废了段天宏的一条胳膊,所以这些天你要格外的注意。”光明顶说道。

  “嗯,我会小心的,主任没什么事的话我先走了。”

  我将纸叠了叠塞进了口袋走了出去。

  刚出门口,吴东等人就一同围了上来,“怎么样了,南哥?”

  我微微一笑:“从今天开始,我们就正式进攻衡塬高中的三大势力!”

  我这一句话,让在场所有的人一惊,就算在学校混的再好的小混混也没猖狂到这种地步,而我刚进入衡塬高中就准备与学校的三大势力开战,这是这些人根本没想到的也是不敢想的,当然了,没有光明顶暗中扶持,我也没必要去冒这么大的风险。

  “怎么?怕了?”我打量着众人。

  “南哥,只要你在,我就不怕。”吴东拍着胸脯说道。

  “对,南哥听你的,你怎么说我们就怎么做。”众人随声附和。

  至于光明顶给我保证书的这件事我没有说,就怕这件事告诉了他们,他们就肆无忌惮的为所欲为,从而惹下什么麻烦。

  之后我们一行人各回各的班级,这节课正是自习课,班级里没有老师,只有韩志才坐在讲桌前面带领同学们学习。

  我和吴东潘孟嘻嘻哈哈的走了进去。

  “萧南,你一回来就破坏班里的学习气氛,你不学别人还学呢。”韩志才在前面对我大声喊道。

  “呵呵,说我破坏学习气氛,好,我让你见识见识什么叫破坏学习气氛。”我冷笑道。

  “萧南你想干什么?”韩志才一拍讲桌站了起来。

  我指着桌下的同学吼道:“都他妈把笔给我放下,谁在让我看见学习,可别怪我不客气。”

  所有人放下了笔一动不动的坐好,唯独最后排的一个戴着眼镜的男生好像没听见一样依然挥动着手里的钢笔,我给吴东使了个眼色,吴东心领神会的走到了眼镜男跟前一把抢过了他的笔和本撇在了地上。

  “萧南,你”韩志才浑身颤抖气的说不出话来。

  “我告诉你小白脸,别忘了班长的位置是怎么来的,你今天这么威风全靠的是我们南哥,你这不是猪鼻子插葱装象呢吗。”吴东指着韩志才的鼻子说道。

  “呵呵,还真是臭味相投,蛇鼠一窝,真是有什么样的老大就有什么样的小弟。”韩志才将头一扭语气是那么不自然。

  我一脚踢翻了一把椅子怒骂道:“操你妈,小白脸有种的你再说一遍。”

  韩志才低下头默不作声,他害怕了。

  我走过去一把抓住了他的衣领说道:“对我有什么不满出来单独跟我说,别说我兄弟,再有下次,你就不会这么老老实实的坐在这了,记住了吗?”

  韩志才咽了口唾沫点了点头。

  “吴东,潘孟走,自习咱们不上了。”我一脚踢开了门和吴东潘孟二人走了出去。

  我们走在软绵绵的操场上,今天的阳光显得格外刺眼。

  “南哥,咱们去哪啊?”潘孟在一旁问道。

  “不知道随便逛逛吧,那个破班我是不想回去了。”我伸着懒腰四处张望着。

  “反正待着也没事,要不然咱们上网去吧!”吴东笑嘻嘻的说。

  “也好,正好我还没去过呢。”我点了点头说道。

  这是实话,那些不良场所可是跟我这个好孩子不挨边的阿,哈哈。

  我们几人走到了门口的保安室,看门的是一个退休的老警察。

  “大爷开个门!”吴东对着门卫大爷挥了挥手。

  老大爷走了出来打量着我们几人询问道:“你们是高几的学生啊?”

  “我们是高一的。”潘孟实话实说道。

  “高一的不开,回去吧”大爷对我们挥了挥手。

  “我擦,高一怎么的,比人少交钱了还是咋地。”吴东一脸不服气的说道。

  “这也不是我说的算,学校上面有规定,让校长看见可是会罚我的。”

  “什么狗屁规定,再说了校长也没在这,你这个老头怎么这么顽固呢!”

  “行了吴东,咱们翻墙出去。”我拉着吴东向学校后面走去。

  学校周围的高墙足有两米多高,我们搭成人梯爬了出去。

  “哎,出来一趟可真不容易啊!”吴东喘着粗气说道。

  “外面就是比学校好,在里面都要憋傻了。”潘孟笑说着。

  这是我第一次逃学出来上网,感觉还真是爽!原来坏学生是这么的无忧无虑,整天就像个自由的小鸟一样,我开始后悔那些寒窗苦读的日子,哪有现在过得自在,人不潇洒白活一世阿!我在心里美滋滋的走在大街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