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酷;匠网P4唯*f一&_正版(,(B其{¤他!%都》是9盗*版

  原始天魔放我出来后,我一直觉得很奇怪,便在路上将灭魔书打开,没想到这灭魔书里记载的是邪灵昊天和原始天魔的关系,昊天的存活全是原始天魔的关系,而且原始天魔竟然是雌雄同体,这让我很是惊讶。

  此时的姜子牙众人正在潼关大战孔宣,原始天魔利用孔宣的心魔将其魔化。姜子牙宣布收兵回营。只见杨戮已在中军。子牙升帐,问:“很多士兵都被拿走,你怎么到回来了?“杨戮说:“弟子仗军队妙法,师叔天书力量,孔子拜见神利益损害,我先化金光走了。“子牙见杨戮未曾失利,心上还略觉得踏实,然而,心下它是忧愁:“天尊偈中说‘界牌关下被诛仙’,如何在这个地方有这枝人马阻拦住这么久?象这样的办法!”正忧愁之间,武王差小校来请求你牙后帐事宜。子牙忙到后来帐,行礼坐下来。武王说:“听说元帅接连几天没能取胜,屡次受到损兵折将,元帅已经为各将领之首,六十万生灵都悬挂在元帅手中。现在一旦信任天下诸侯狂悖,陡起讨论,联合四方诸侯,大在孟津,考察政治在商,致使天下动荡不安,百姓喧哗,糟踏百姓。现在拥兵在这,众将受约束的困境,三军担子不测之忧,使60万士兵抛撇父母妻子,双方忧心忡忡,不能安生,让我远离膝下,不能尽人子之礼,又有辜负了先王的话。元帅听我,不如退兵,固守本土,以等待时机,让别人为自己的,这是上策。元帅心下如何?“子牙暗思:“您的话虽然是,我恐怕违背天命。“武王说:“天命有归,何必勉强为!是否有任何事情阻止逆的道理?“子牙被周武王一篇语言把心中疑惑动,这一次抓不住主意,到前营,下令和先行官:“今天晚上减灶撤军。“众将官打点收拾动身,不敢劝阻。二更的时候,辕门外面来了陆地压道人,忙忙忙忙,大喊:“传给姜元帅!“子牙正要回兵,军政军报入:“启元帅:有陆压道人在辕门外来见。“子牙忙出来迎接。两人携手到帐中坐下来。子牙见陆压喘息不定,子牙说:“看为什么这么慌张?”陆压说:“听说你退兵,我急忙赶来,所以你这样。”于是到子牙说:“切不可退兵!如果退兵之时,使多人都遭横死门。天命已定,决不差错。“子牙听陆压一番说话,的无主张,所以这是子牙又传令:“叫大小三军,依旧安营扎寨。“武王听见陆压来到,忙到帐相见,问他的详细。陆压说:“您不知道天意。大到天王大法的人,从大有法的人好。现在如果退兵,使被抓获的将领都没有回生命的太阳。“武王听说法,不敢再言退兵。再说第二天,孔宣到辕门挑战。探马报入中军。陆压上前说:“我一去,会会孔宣,看是怎么回事。”陆压出了军营的大门,孔子拜见宣全装甲胃。陆压问:“将军是孔宣?”宣回答说:“这样的。”陆压说:“您已经为大将,难道不知道天时人事?现在商纣王无道,天下分崩,愿共同讨伐独夫民贼。你认为一个人要想挽回天意吗??甲子之期就灭了商纣的时候,你怎么能阻挡得住?如果在高明之士出来,您一旦失去手,那时后悔就晚了。“孔宣笑着说:“估计你不过草木笨蛋,认识甚么天时人事!”把马一愰,来把陆压。陆压手里剑急架忙着迎接。步马相交,还不到六岁合。陆压取葫芦想放把仙飞刀;只见孔宣将五色神光希望陆压放来。陆压知道精神利害,化作长虹就跑;进到营来,回答子牙说:“果然是利害关系,不知道是什么神奇,真不可解。我只得化长虹跑来,再作商议。“子牙听见,越加烦闷。孔夫子在辕门不肯回去,只要“姜还出来见我,以决雌雄;不可难为三军痛苦在这里!”左右报入中军。子牙正没怎么处治。孔夫子在辕门大喊:“姜还有元帅的名字,没有元帅的行为,怕刀避剑,难道是大丈夫所为!”正在辕门百般辱骂子牙,只见两运官土行孙刚到辕门,孔子拜见宣口出狂言,心下大发脾气:“这些普通人怎么敢这样藐视我元帅!”土行孙大骂:“逆贼是谁?敢这样没有道理!“孔宣抬头,看到一个矮子,提条铁耙,身高不超过三四尺长,孔宣笑着说:“你是个什么东西,也来说说?”土行孙也不答话,滚到孔夫子的马腿下来,举起棍子去打。孔宣轮刀来架,土行孙自己儿子伶俐,左右窜跳,三、五合,孔宣很是费力。土行孙被孔夫子这样转折,随着纵步跳出圈子,引诱他说:“孔宣,你在马背上不喜欢战争,你下马来,跟你见个彼此,我定要拿你,才知道我的手段!“孔宣原不把土行孙放在眼睛里,就因为这是事实,黑暗梦想:“这个男人合该死!不要讲刀砍他,只是一个脚的踢做两个断。“孔宣说:“我下马来与你交战,看你怎么样!这个正是:主你要成功扶商纣王,谁知反中技术中关键。知道孔宣下马,拿着剑在手,往下砍下来。土行孙手中棍望上来迎接。二人对战在岭下。且说报马报入中军:“启元帅:两运官土行孙运粮到辕门,与孔宣大战。“子牙在忙,担心运粮官逮,道路不通,令邓同根玉出辕门掠阵。同根玉站在军营。不表。再说土行孙和孔宣步战,大部分土行孙这步打惯了的,反被土行孙打了几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