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天上飞着,刹那间,原始天魔出现在我的面前。缓缓飞到我面前,微笑道:"像条好汉!其实,我一直很欣赏你,希望你能为我做事。"我道:"多谢你的赏识,你也是个极聪明的人。如果你不是天魔,我也许会考虑你的提议。"天魔笑了笑:"闲话少说,咱们就开始吧!"我点头。

  天魔轻轻伸出了手指,一道乌光疾射而出,停在离我面前三尺之处。我闭目凝神,双掌合十,一道金光刺破乌光直奔天魔而来,也停在了离天魔三尺之处,我微笑道:"请!"天魔微微一点头,猛地乌光暴长,直向我胸口剌来。我纵身跃起,躲过了天魔致命的一击。双掌一翻,一片金砂"唰"的一声向天魔头顶打来,天魔微微一笑,顶上现出一团黑雾,金砂突然不见了。

  黑雾之内,一片漆黑,行者运元神,两眼放出金光万道,一声大喊,金钱阵再一次出现,金钱身上出现了一个巨大的圆盘,上面镶嵌着十六颗神珠,霞光万遒、,我跃起,抡起铁棒狠狠地砸向黑璜,轰隆一声,把黑墙砸得粉碎,我冲天而起,向天魔直扑而来。

  jc最新}章$节b上R$酷匠网)4

  天魔猛回头,我的噬魂已到了他的顶门。围观的众妖发出一阵惊叫。只见天魔头顶升起了魔雾,"当"的一声将我掌中的噬魂吸在了黑雾之上,我一慌,忙使劲想抽回铁棒,但铁棒竟像长在黑雾之上,无论我怎么用力也无法收回。我大惊,就在这一愣之间,天魔的身体竟从魔雾之下脱出,腾起在空中。罗刹大叫道:"元神离体!小心!"话音未落,只见天魔双手一抖,轰隆一声巨响,一道奔雷直向行者顶门劈来。我大惊,双手放开铁棒,向一旁跃去,不想奔雷在中途连变三变,刹那间化做了三道巨闪,从三个方向向我袭来。我赶忙纵身向无雷之处避去,岂料天魔在这里等个正着,一声大吼,乌光剑已刺到了行者的胸前,我云里翻身向后纵跃而出,掌中放出金光,顶住了无天的乌光剑。

  天魔一声冷笑,乌光剑在空中变成了无数,直向我飞来我下意识地抬起手,可是手中已经没了噬魂,乌光剑"扑"的一声穿透了他的后心,剑尖从前胸透出,我的身体晃了晃。

  我转转过身,望着昊天,昊天一挥手,乌光剑消失了,我胸部出现了一个大洞,脸色惨如金纸,但脸上仍然挂着笑容,伸出了一个大拇指。天魔静静地望着我。不一会儿,我被天魔的黑雾炼化着。

  不知天魔是不是故意的,让我逃走却说我逃出了黑雾,深一脚浅一脚地在崎岖的山路上走着。由于法力无法启动,我已不能腾云和施展变化。不远之处有个小小的院落,我者走进来,见禅房的门敞开着,房中空无一人,只有一柄小小的手术刀直立在桌上。行者拿起看着。这是一柄小小的弯刀,制作得非常精致,刀身上刻着"阿依那伐"。我一愣,我四下看了看,房中只有一张竹榻和两个蒲团。正前方的墙壁上画着一幅壁画:一个僧人手持小弯刀在给人治病。我走到壁画跟前仔细看,忽然发现那僧人虽然是在给别人做手术,可他的眼睛却并没有看着床上的那个病人,而是斜向了另外一个地方。行者似有所悟,脱口道:"阿依那伐!"我的眼光在屋里巡视起来,最后锁定在那张竹床上。我走过去,站在竹床旁,完全仿效阿依那伐的动作,目光也斜向壁画上的那个方向。他从腰间解下腰带,将一端栓在竹床上,拉着另一端走到壁画上阿依那伐目光所落的地方,用手在地上扒扫着灰尘,地上露出了一个小小的骨质机关。行者轻轻一按,咔啦一声,地面上的石板"轧轧轧"地打开了,露出了一个洞穴。行者四下看了看,纵身跳了下去。

  原来这是一条黑隧道,不知通往何处。行者试探着向前走着。忽然眼前一亮,自己竟置身在一个花团锦簇的峡谷之中。百花丛中隐隐现出一座石碑,上面刻着"灭魔书"三字。我不明所以,望着石碑沉思着,嘴里轻轻道:"阿依那伐,阿依那伐,你到底埋的是仆么图纸?"话音没落,只听石碑咔啦一声从中间折断,一只白色的方石托盘从碑中缓缓升起,盘中放着一卷图纸。我赶忙上前拿过图纸,一张发黄的纸条上写着:"能够看到这张纸条,说明阁下是个绝顶聪明之人。拿到这张图纸,请交给有用之人。"行者展开图纸,只见上面写着:"机关消息图。"我心中一阵喜悦,大声道:"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我收起图纸,双掌合十,对着藏经处躬身一礼:"多谢道兄指引!"说完,大步走出峡谷,摸黑回到了阿依那伐的禅房,纵身将图纸塞在房梁上的一个黑洞之内。脸上露出了得意的微笑。我跳下来,冲着阿依那伐的画像伸出大拇指。

  "你很欣赏他吗?"背后传来一个声音,行者一惊猛回头,天魔站在他的身后。我转过身来笑了笑:"你来得可真快!"天魔道:"不是我来得快,是你的动作太慢了。你的法力被封无法腾云,这样逃出来岂不是白费力气?"我道:"找点活儿干干总比吊在房梁上好受得多了!"天魔:你手里的灭魔书你认为很有用吗。我疑问道:什么意思。天魔:阿依那伐自以为很聪明,可他从我体内提炼出的书卷却没用,你走吧,我没有停留,就走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