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早上,独孤志去家里面收拾东西,准备和炎枫一起离开,去坦斯学院里面好好的教导炎枫。

  而炎枫也同意了,只是炎枫的任务还没有完成,便又准备去克轮山脉!

  而独孤志说了一句不用担心,等着就好。

  炎枫只好等着。

  过了一会,独孤志,霍元和纳兰容诺一起走来,并且霍元的手上都是血。看上去很是吓人。

  “哈哈哈,手撕妖兽的感觉好爽啊!”霍元大笑道,并且大手一挥,一匹狼便出现在炎枫的眼前,不过,只有狼头。

  “这是?”炎枫问道。

  “哈哈哈,臭小子,你居然敢接这样的任务,真不愧为我第啊。”纳兰容诺大笑道。

  “你们都知道了?”炎枫问道。

  霍元和纳兰容诺一起点点头。

  “嘿嘿。”炎枫挠挠头笑道。

  “快把狼头收起来,我们可以走了。”独孤志笑炎枫笑道。

  “嗯。”炎枫点了点头,随即大手一挥,狼头便已进入炎枫的储物袋了。

  “对了,临走前送你一件礼物。”纳兰容诺笑道,并且往储物袋了一抓,一辆晶莹小巧的白金轿便出现在众人眼前。

  “此物乃叫白金轿,乃是用上万年的白金之铁打造而成,可日行万里。不过!这只是在没有精神力的支持下发动的,如果有精神力支持的话,那么速度会达到不可想象的地步。”纳兰容诺大笑道,并且往那白金轿一挥,一辆白金金的轿车便出现在众人面前。

  “哈哈哈,这可是好东西,你军人下的了手,不怕你们族里面那几个人知道后来找你啊?”独孤志大笑道。

  “哼。”送给我弟的礼物,这点东西又如何?“纳兰容诺轻哼道。

  “呵呵。”独孤志轻笑两声。

  “老弟啊。你哥我也没有什么好东西送给你,只有送你一本武技了。”霍元笑道,便拿出一本武技来。

  这本武技的上面好像血一样,并且武技的表面中心还有真一个血牙,看上去很是吓人。

  “这是?”不禁是炎枫和独孤志,就连旁边的纳兰容诺也不禁问向霍元来。

  “这本武技名叫猴王怒,使用它可以提升身体的全部力量,具体能提升多少,就看自己的想法了,只不过这一本武技有一个缺点,那就是使用它就必须要见血,否则它便会吸食自己本身的血。”霍元严肃的说道。

  “这武技你是那来的?”纳兰容诺不禁问向霍元。

  “这是我在一个山洞里面偶然发现的,当时那个山洞里面全部都是壁画,我根本就看不懂,只看清楚一个猴子和一个人之后便昏了过去,当我在醒来的时候,手中便多出了这本猴王怒,而那个山洞却早已消失不见。”霍元回答道。

  “那你知道这是什么品阶的武技吗?”独孤志问向霍元。

  “除了它的使用方法之外,其他的我什么都不了解。”霍元回道。

  “炎枫,我劝你最好不要拿,这本武技会对身体造成多大的伤害我们根本就不知道,这样搞不清的武技我希望你最好不要拿。”独孤志暗中传音给炎枫。

  而炎枫也没回答,只是在那站着。

  “炎枫,你到底有没有听我说话啊?”独孤志又传音给炎枫。

  而炎枫此刻陷入了回忆,如果前世那时,炎枫再强一点的话,说不定奶奶就不一定会死了,而炎枫不想再让这样的事情发生,便一把夺过猴王怒,放在储物袋里面。

  “你想好了吗?”独孤志严肃的问向炎枫。

  “没错,我早就已经想好了。”炎枫回答道。

  《%看正-版Hv章.…节上(C酷匠网

  为了要保护自己所珍视之人,见血,不是经常有的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