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什么时候过来?”手机传来不爽的口气。

  “有急事吗?”我回应庞德,他一个人找皓龙就可以了,不需要我。

  “你忘记了?”庞德回了我一声,“下个星期你不是和那个沈四有约吗,你打算怎么解决?”

  “什么有约啊,不要说一些让人误解的话,”吐槽了一句,进入重点,“暂时还没有想好,”

  “那你还这么闲?感觉过来,皓龙说教你的身法,不过是来皓龙的家里,”

  我愣了愣,皓龙的家在深山里,这大晚上上,还下着暴雨。

  “你确定,在下着雨的,”看看旁边的竹青和坐在对面的梓桐和江小西,喝着我付钱的咖啡,心又是一阵疼,我的毛爷爷!

  “还犹豫什么?现在就是要抓紧时间训练,”庞德似乎有些急。

  “好吧,我知道了,”

  “竹青,”我叫了一声,竹青扭过头眨着眼睛,“庞德有急事找我,我得先走了,你等会雨下了后,送他们回去,”

  “你就不能多陪我一会?”

  “...”

  “算了,随便你,你去吧,”

  我没有想太多,直接出门,跑进小超市买了把雨伞,才十块,坐出租车要四十,虽然走路要走40分钟。

  “竹青姐姐怎么生气了?”在我出门后,梓桐问了竹青。

  “没事,就是觉得你哥是个大笨蛋”

  尼玛,老子鞋子全湿了,就应该拒绝的,还不来接我,tm我要是被雷劈了怎么办?

  咳咳,还是不要乌鸦嘴比较好,现在这时段的山路加上下雨,一路上根本看不到人,有些毛骨悚然。

  “喂喂,你开慢点啊,还喝了酒,等一下撞到人怎么办?”一辆大货车的副驾驶员,对着驾驶的人说。

  “怕个啥,现在这时候哪个傻逼还会上山?赶紧把老板的这些货扔到这山里去,领了钱,咱哥俩去浪,”

  “哈哈哈哈,”两人一起笑着,浑然不知,在前面不远的转弯处有一个少年,走在路中央。

  “我擦,刹车刹车刹车啊!前面有人啊,”副驾驶的人大喊着。

  “哎呦卧槽,真tm有傻逼啊,”驾驶员感叹到,但随机脸色一变,因为现在踩刹车也来不及了。

  我感觉到背后有什么东西,转头看去,一辆货车就在面前。

  “要死了嘛,”我的心头只有这样的一个念头,因为我知道自己想躲也已经来不及了。

  “嘭!”

  被撞出好几米远,重重的摔到了地上,血已经流了一大摊。

  “叫你开慢点了,现在怎么办?”

  我的意识逐渐模糊。

  “卧槽,给他试试车里的那玩意,反正是废品,老板也不会查的,”

  “能不能活,就看他自己的造化了,”

  然后有一个人,从车厢中拿出一个盒子里面装着一个蓝色液体的试管。

  随后,我就被灌下。

  “赶紧走,别被发现了,”

  大货车疾驰而去。

  没有意识的我,却感觉到自己身体有一股暖流,流过全身。仿佛向获得了新的生命。

  身上的痛感也逐渐消失,伤口也慢慢恢复,然后就什么也感觉不到了。

  “唔。。。”陌生的天花板,这是哪里?掀开被子,自己已经换了一套衣服。

  下床开门,一个女仆映入眼帘。

  她看着我,愣了一会,转身跑走并一直叫着“少爷,您的朋友醒了!”

  少爷?这是谁啊。

  “哦,好,你去把他领过来,然后去忙吧,”听到这声音我才明白,这里就是皓龙的家。

  “请问怎么称呼,”走在前面的女仆说了一声,“叫我夏辰就行,”

  “好的我知道了,夏同学的蓝眼睛是与生俱来的吗?我很好奇呢。”说完那名女仆转身,一直盯着我看。

  蓝眼睛?这怎么可能,“额,对啊,天生的,那个,厕所在哪里?”为了不让人起疑心,先搪塞过去,随便看一下。

  “天生的呀,很好看,我好喜欢,”女仆会心一笑,带我去了厕所。

  照着镜子,发现自己的眼睛的确变成了蓝色,我忽然又想起来,自己之前被车撞了,身上却一点伤也没有,难道是因为那个蓝色的药剂?不会吧,我又提出一个假设,用指甲把自己的手控破,按理来说应该要用很大的力气,可是我轻轻一弄,皮肤就破了,流出天空蓝的血液。

  这是怎么回事?我的脑海中已经有了答案,那个蓝色的药剂。我发现自己刚刚弄破的伤口已经恢复好了。

  !酷AI匠网.s正S版首u发

  这逆天的事情竟然发生在了我的身上,虽然觉得很不自在,但还不错。

  “夏同学怎么那么慢啊,”“好了好了。”

  “话说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我还是跟在后头,问到“宋凌柔,”“不错的名字,”“是吗,还是第一次有人夸奖我的名字呢,谢谢,”又是那笑容。

  我们来到楼梯旁,下了楼,就看到了,很大的客厅,73寸电视,ps4,真皮沙发,以及坐在沙发上的皓龙和一个年纪略大的人,应该是皓龙的父亲。

  皓龙的父亲注意到我下来打了声招呼,“小辰,”这铿锵有力的声音让我背后一身冷汗,仿佛就像已经知道了一切。

  “少爷,我已经带过来了,我先去忙了,”皓龙应了一声,宋凌柔就转身去了楼上。

  “小辰过来,”又是这铿锵有力的声音,我很乖的走过去,深怕自己犯了什么错。

  “这么紧张干嘛,这么久没有见到你了,都长这么高了,”我笑了笑,看了一眼正在喝茶的皓龙。“你是不是不记得我是谁了?毕竟这么多年没有见到,我和你父亲可是好朋友啊,哈哈哈,”“我怎么敢忘,您就是皓龙的父亲,”“别那么见外,坐吧,”皓龙的父亲伸出手示意让我坐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