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把有点没意思啊,”竹青把笔记本关了,放在抽屉里,“你还要练练,”竹青转头对我说。

  我摇摇头,“我长年混迹在黄金段位哪能跟你比?”“所以啊,要多练,把走位,意识都练出来,”

  “是是是,我的竹青大人,教练说的是,”我直接躺床上,实在是太想睡了。

  “喂,先去洗澡啊!”竹青跪在一旁,用手用力摇着我的身体,可我任由竹青怎么摇我,我也不起来。

  “好啦,我明天起来再洗,行吗?”说完我又呼呼大睡,“不行!先去洗了!”竹青大喊着,看我没理她,眼神中出现一丝坚定“再不起来去洗澡,我就不理你了!”

  “别别,我去洗行了吧,”我缓缓起来,看着竹青双手叉腰,气鼓鼓的跪在旁边,“何必呢,明天洗不一样嘛?”

  “不一样,明天是明天,今天是今天,”这句话好像在哪里听过,“好话不听,哼!”

  慢慢起来,还是有些困意,从衣柜下面的抽屉里,拿出条内裤,“你你你干嘛?”竹青红着脸,指着我。

  “我的大小姐,我不换内裤的嘛?”我笑了笑,竹青好可耐,出门洗澡。

  洗完,来到房间外开了一条缝,竹青似乎已经熟睡了,去厨房倒一杯水,忽然听到开门声,梓桐的房间门开了。

  “嗷嗯~好渴啊,”梓桐打了个哈欠,往厨房走。

  “梓桐还没睡吗?”我拿出杯子,又倒一杯水,打算给梓桐。

  “哇啊!哥,你什么在那里的我怎么没有看到?”梓桐先是想后跳了一下,发现是我又拍拍胸脯。

  “噗呲,”我忍不住笑出来声,“刚刚来的,水给你倒好了,过来喝吧,哈哈,”

  “谢谢了。。你还笑!”梓桐,指着我,“行了,我不笑了,不过你现在怎么还不睡?”

  梓桐慢慢走来,拿着杯子,靠在厨房的墙壁,“睡不着啊,猪,”

  “骂谁猪呢,”我捏着梓桐的脸,稍微的扭了一下,“啊,别,疼,”梓桐求饶着,“我在说我是猪!”梓桐似乎很怕疼。

  “这还差不多,”我将手松开,调侃的说“猪妹妹!”梓桐将杯子放下,跑出厨房,忽然停下,转身“哥哥我讨厌你!”然后扭头跑进了房间。

  “哈,忽然发现调戏妹妹挺好玩的,”我将水喝完,将杯子洗了一下,也进房间睡了。

  “哥,哥,”深夜,一个萝莉,站在旁边摇着一个男淫的身体。

  我感觉有人在动我,“谁啊,”擦了一下眼睛,“梓桐,你怎么还没有睡?”我看了看手机,凌晨2点,又开了旁边熟睡的竹青,打了个哈欠“梓桐,你干嘛?”

  “我,我睡不着了!”梓桐的美目直勾勾的盯着我,“哈?所以呢?”我小声的说了句,怕吵醒竹青。

  “就是。。那个。。,你,”梓桐支支吾吾,也不敢看我,“就就是。。”

  “到底要干嘛?不说我睡觉了,”我做出要躺下的动作。

  “就是。。我,我能,”说着说着梓桐脸越来越红,不过因为没有开灯的原因,所以没有看到,“我可以睡在,睡在你旁边吗!”梓桐,声音越说越小。

  “啊,哦,没事啊,”我往竹青的方向挪动几下,腾出了一个位置,因为梓桐比较娇小,所以三个人还是可以挤下的。

  “谢谢哥哥,”梓桐直接上床,躺在旁边安详的睡着。

  “唉,”叹了一声,大概梓桐学习累了吧。

  我也躺了下去,就感觉到竹青那个方向柔软的感觉,啊,好舒服,呸这不是重点,咳咳。

  我的手不知道应该往拿放,左手会摸到竹青的那个。。地方,右手直接就摸梓桐的大腿了!

  我慢慢的睡着了,隐隐中还能听到竹青说了句“夏辰,你个混蛋!”貌似在说梦话,而旁边的梓桐用很娇嫩的声音说着“哦尼酱,”

  唔,好软的篮球啊,弹性也不错,左手的传来的感觉使我又捏了捏,“嗯~哼~”竹青的口中传来的声音使我瞬间清醒,看了自己的左手在竹青胸上,原来刚刚梦里的篮球是这玩意!呸,竹青我不是故意的!

  我刚想起床,才发现旁边的两个人都侧着抱着我,我小心翼翼的把她们的手拿开。

  “唔,夏辰早上好,”竹青揉了揉眼睛对着我说道。

  “唉,还是把你弄醒了吗,”我将梓桐的手拿开,站了起来,把压在枕头下面的手机拿了出来,现在才5点45分,“现在还早,你要不在睡一会儿?”“嗯~不用了,我醒了之后就睡不着了,嘿嘿,”“行吧,我先去做早饭,你去洗脸刷牙吧,”“不不,我要和你一起做早饭想学一下,”

  我愣了一会,想想这也不是什么坏事,摸了摸竹青的头,“嘻嘻,”竹青笑了一下,就答应了。

  “嗯~先从简单的开始,比如说。。煎蛋!”从冰箱里拿出三个鸡蛋,然后从柜台上,拿出个平底锅“好激动!”竹青的脸上挂着微笑,真希望这样平凡的生活能持续下去。

  “哇,你看你看,夏辰快看,我会来唉!”竹青拿着筷子夹着一个煎蛋一上一下的跳着。

  “喂喂,这可是你的处女做啊,别弄掉了,”我笑着说,“咳咳,夏辰,我的处女就交个你了,吃了他!”

  看着竹青筷子上金黄黄的煎蛋,感觉没毒,就点点头答应了。

  “啊,”竹青拿着筷子往我嘴旁边送,“嗯。。还行不过有点老了,我和梓桐比较喜欢吃半生的那个技术含量比较高,不过你第一次做,也可以了,”

  “啊哈!”说着,竹青把我咬了一口的煎蛋吃完了,“接下来我做吧,”我对着竹青说随便把梓桐叫,醒,竹青乖巧的点头,去了房间。

  “咳咳,你们到底想干什么?”庞德坐在地上,嘴角还有一丝血迹。

  “干什么?你不知道你自己干什么?连我们华少的女人都敢动?你也太大胆了吧?小兄弟我劝你一句,跟林池曦分开,我们华少还能放你一马,”带头的光头男对着坐在地上苟延残喘的庞德说到。

  “呵,呸!”庞德对着光头男的脸上吐了一口。

  “好小子,可以,继续给我打!”光头男身后的五个人,冲上去就是一顿毒打。

  可庞德至始至终都没有发出任何声音,只是淡淡的说了一声“要我和池曦分开,不可能!”

  “操他妈的!都给我下手狠点,华少说了,出事他顶着,”

  “够了!”小巷的尽头,一个女孩站在那里,大声的喊到,女孩不是别人,正是林池曦。

  林池曦慢慢走来,“华少说你们可以完事了,”

  “哦?你还偏袒这哥们?他跟我们华少怎么比?要钱没有,要势力没有,你怎么看上这人的?真搞不懂。。”

  “滚,老娘让华少抽你信不信?”没有等光头说完,林池曦就已经开口了,“呵,我们走,还有小兄弟你还是好好想想吧,”光头和五个人慢慢的走出了小巷。

  “呜呜,对不起,”林池曦将庞德抱住,庞德把头靠在了林池曦的肩上,“别哭,为了你这点,咳,这点小事算什么,”庞德将手放在林池曦的脸上摸着,“傻姑凉,别哭了,我这不是没事嘛,”

  庞德,笑着。是一种王者的笑,是一种憎恨的笑,庞德心中早已经在打算怎么和这个所谓的华少来拼命。

  “好了,别担心我了,咳,扶我一下,”庞德一只手撑着地,另一只手伸了出来。

  林池曦双手紧紧抓住不放,用力一拉,让庞德站起来。

  “你先去学校吧,我回家处理一下伤口,”

  林池曦把庞德的一只手勾住自己的肩膀,搀扶着他。

  一路上谁也没有说话,静静的。

  “梓桐,加油啊,离学校就一点距离了,”我跑着跑着,停了下来,对着在后面的梓桐和竹青。

  梓桐迈出去的每一步,都十分艰难但为了40分,要坚持住。

  “呼~,终于可以跑到了,哈哈哈,”梓桐双手叉腰,仰天长啸,和这个萝莉的外表配不上调。“今天跑的够慢了,你要是跟不上,那就。。嘿嘿嘿,”

  “啊啊啊,变态哥哥,”梓桐说完就转身跑进学校。

  “啊嘞,不是说没力气跑了吗?”竹青缓和的说到。

  “我靠,庞德早上tm就这么刺激?”到了教室的我,看到庞德身上有这伤,好奇的问了一句,“早上去干嘛了?”

  庞德只是摇摇头,沉默不语。

  看庞德的样子就知道一定有事瞒着“我们是不是兄弟?”庞德点点头,“那什么事是不是不能瞒着兄弟?”庞德还是点点头,“所以啊,跟我说吧,一起解决啊!”

  “我说了你也帮不到什么忙的,”庞德摇摇头,对我说。

  “至少我能想办法!”虽然我学习很差,战斗力在四个人中是最弱的,但我的领导能力最强。

  在我的严刑逼供下,庞德还是说了实话。

  “华少很强,所以我不想把你们也牵扯进去,”庞德望了望窗外,叹了一声。

  这个华少,据说是武校的头,手下有十二名高手,人称夜空中最亮的十二颗星。甚至林池曦手下的人也有一半是华少的。至于林池曦和华少的关系也就是单相思,华少喜欢林池曦很久都没有接受,就这样被庞德简简单单抢走了,当然不能忍。

  “这件事只能先去找浩龙商量一下了吧?”我想了一下,大概就这对策了,“晚上去网吧找他吧,”

  “嗯,大概也只能这样了,”庞德点点头。

  “那个,晚上只能你先过去了,我有点事,”想起来今天还要和江小西出去,可不能再放人家鸽子了。

  庞德充满疑惑的眼神看着我,“哦?你呀要去干嘛?”

  酷◎L匠vV网D¤首‘发

  “你别管,反正我晚点过去,”我转回去,不在和庞德说话。

  “咳咳,兄弟之间可不能有隐瞒啊,”庞德的声音从背后传来,我直接头也不回的直接竖了个中指给他。

  一天的课程在睡觉中不知不觉的过去,竹青看我睡觉,也不想管我了,知道叫醒我,我还会再睡。跟竹青交待完,从窗旁看到竹青已经出校了,庞德也出校后,我才开始整理书包,出校门。

  “学长!”站在校门口的江小西,看到夏辰,喜出望外的叫到。

  我看向发出声音的地方看去,看到江小西向我挥手,我冲她笑了笑,慢慢的走过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