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章 另有乾坤

  在前往酒曲沟的路上,我们倒是没有怎么耽搁,虽然一路上也是遭遇了不少的魔兽,不过进阶后的两姐妹的实力,那还用得着我出手。这倒是让我有些无聊了起来,虽然有时候在两姐妹猎杀魔兽的时候淡定的手痒,一颗弹珠过去就结束了一场酣畅淋漓的美女与魔兽的交锋,惹得陈澜不停地翻白眼。

  可即便是如此,可喜的消息还是我们提前的到达了酒曲沟。我想这也得归功于两姐妹进阶后的突破吧。解开了压制的陈澜、陈柔,实力的上升根本就不是寻常的默者可以媲美的。这并不是赞美,而是一个事实。

  虽然我也是区区的E阶,不过我还是能够感受到两姐妹天赋的不俗。即使她们和大陆上的其他大族之中的妖孽来比,确实是欠缺不少的火候,可这里毕竟是小小的镇海市,可比不得大陆上的那些大族弟子,更不用说其中的妖孽存在了。虽然在逃亡那段时间,我所接触的大族子弟并不多,毕竟那种各大族都是只为珍宝,要不是特殊情况的话,绝不会拿出来任其在外成为众矢之的。要知道,一个天赋极佳的年轻一辈在一个家族的影响力之大绝不会比一个国家的元首的影响力小。尽管是当今立世的八大族,也绝不会希望另外的家族中的天才成长起来。只要有机会,绝对会将那些所谓的潜在威胁,除之而后快,即使后果是其家族的疯狂报复。同样如此,在小如镇海市这样的角落,一个天赋超群的后辈对于一个家系的影响力也绝不一般。我想陈澜姐妹能够活到现在,也多的亏努力压制实力吧。这般说来,陈枫到时还有些见地。

  看着面前深不见底的悬崖,我已经开始怀疑写那个所谓卷轴的人,究竟是靠不靠谱了。酒曲沟,再怎么想也应该是是一条沟吧,你这个是什么意思?这分明就是坑爹的吧,曾几何时,我还在一度怀疑有些人的数学是体育老师教的,我现在已经开始相信你的语文一定是苍老师教的吧。

  “苏晨,这就是那个所谓的酒曲沟?”陈澜看了看眼前这条几乎是那一逾越的鸿沟,明显的皱了皱眉,“我语文学的不好,你可不要骗我。”虽然陈柔倒是对我投来一如既往的信任,不过看着面前的这个所谓的沟,我一时半会儿,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按照剧情的发展,一般不是会有一条通往下面的路吗?我小心的看了看悬崖,这架势要是不会飞,还想下去?这是要摔成粉末的程度啊,这还是你能成功的避开崖壁上生长的树枝,不被其开膛破肚的最好结果。

  难道这个所谓的酒曲玄黄并非真实存在?我挠挠脑袋一时间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虽然酒泉沟的位置并不会拖延我们多少时间,不过我们好歹是疲惫的奔波了一天吧,要不要这么坑啊。

  我屈指一弹,将卷轴取出来,把自己的意念投注在上面。

  “酒曲玄黄,依酒化曲,似酒亦非酒,玄黄幻。”感受着上面传递出的信息,我略略有些无奈。似酒非酒这到底是什么鬼啊,其他的到时可以勉强知道是啥意思。

  “酒?喝酒吗?”在我差点记得抠脚的时候,陈柔缓缓探过头来。

  “这里说的是酒啊。不是喝酒啦,,,诶,喝酒!”似酒非酒,这里的酒并不是实实在在的物质,说的可能是喝酒啊,喝酒喝酒,酒过既醉。难道是似醉非醉?可是这个也并没有什么卵用啊。似醉非醉,这又不是醉拳。

  虽然我还是有些惊讶陈柔的语文理解能力,但在当下看来,依旧是没有什么实际的用途,虽然极一大部分都是我的失败。

  我无奈的摇摇手,示意休息一下,赶了一天的路,也是累的够呛。陈澜姐妹也是拿出食物和水,开始了能量的补给。倒是我没有什么心情休息,虽然没有得到这个所谓的酒曲玄黄对我来说,并不是什么值得挂心的事,毕竟我的身上还有着我修不完的招数。不过这个所谓的酒曲玄黄,对于两姐妹来说,意义就不一样了。虽然这算是一种意外的收获,即使没有得到,也只是有些遗憾罢了,估计是与此无缘,毕竟天材地宝,有缘人得之。其实我也知道,要不是这次牵扯到陈家的生死存亡,她们对这个所谓的实力并没有什么那么渴望。

  想到这里,我有些郁闷的一脚踢飞脚边的石子,心里不忍的暗道一声“草”,你不能给我这个主角一个面子啊,尼玛,好歹也是赶路一天了,你这样我以后在这里根本就没法混啦!

  “唔,苏晨你找的这条沟,貌似有点深得离谱了啊。”看见我有些气闷,陈澜慢慢的走过来,嘴上还咬着一块什么东西,好像是什么珍贵的食物似的,不过那家伙吞的太快,还没来得及嚼烂,就吞进了肚子。尼玛,你是有多怕我和你抢啊。

  “是啊,这么久了也没有听到落地的声音。。。”不过,我现在还是没什么心情来吐槽这位受过良好教育的大小姐,心不在焉的说道,不过转念好似又想到了什么。我感知了一下,这时间间隔也是有个十几分钟了,那个石子为什么还没有落地?虽然我物理不好,不过我还是知道重力作用下,十几分钟究竟是有多深,开玩笑的吧,这里难不成还出了天坑不成。

  我不信邪,一把搬起旁边的大石头,用力的投掷了出去,或许刚才只是石子太小,我没听见撞击声,这次换个大的,肯定不会出问题。

  我一把将其丢入下方,然后将自己的感知全部集中在听觉,“你是猪吗?大石头和小石头在同一深度情况下,落地时间是相同的。”陈澜无解的看着我的一系列动作,即使嘴里塞满了食物,还是一不注意被这家伙吐槽。不过此时此刻,我的注意力都在石头上,根本就无暇顾及这家伙对我的误解。

  我一边感知着石头的位置,一边推算时间,果不其然,这块石头硬是在空中坠落了十几分钟还没落地。直觉告诉我,这下面一定会有着什么,我不会相信,就是这么一个小小的镇海市,会出现这么深的天坑。要知道,大陆上最深的坑,还是在八大族中的土属族。而眼下的这种情况,要么是本人发现了新天坑,要么就是这下面绝对会有着什么阻挡坠落的东西存在。要我说的话,我还是觉得后者可能性大一点,毕竟我还不是那个传说中的哥伦布。

  曾经在大陆上的传言,某些修行有为的大能会在自己即将陨落之际,寻得一处险地,将自己的传承、功法、招数等藏匿,供有缘人得之。虽然那个时候,在逃亡的我暂居在雷霆圣殿管辖的地域内,但我多多少少还是有些耳闻。

  想到这里,我不禁大喜,这要真是如此,那下去得到的绝不会只是酒曲玄黄这种未知的招数而已,说不定会有这其他什么更大的收获。我微微一笑,纵身跳进酒曲沟,不过为了保险起见,我还是取出冰剑,应对不时之需。

  而我这般举动却是在陈澜、陈柔眼中却是有些发疯的样子,“苏晨!”“苏晨学长!”看见我那面含春风潇洒的纵身一跃,惊慌的喊道。“这世界那么大,我想先去看看。”听着两姐妹的呼喊,我莞尔一笑,回应到。唯独留下有些凌乱的两姐妹。

  酷r4匠"网正/|版3g首发●|

  不过陈澜倒是比陈柔理智一点,下一刻便是想到了什么,回复淡然的表情开始往自己嘴里塞更多的食物。“姐姐!姐姐!苏晨学长掉下去了!怎么办啊!”陈柔却是没有陈澜的见识,还以为我是不留神掉下去的,即使得到了我的回应,但还是无比惊慌。一脸梨花带雨的转过头来,对着陈澜说道。

  “小柔,收起你的眼泪吧,那家伙才没有那么容易死。”看着自己妹妹为了我这么一个外人,可爱的大眼睛溢满了泪水,陈澜也有些无奈,然后缓缓的说道。不是说好的假恋人吗,这架势是要弄假成真呐。可是陈柔依旧有些坐不住,满脸的担忧,纤细的小手不安分的缠绕着。

  飞翔是享受自由的最高境界,此时此刻的我才明白这句话的真正含义,尼玛,本以为这下面没有多高的,结果我在空中足足坠落了三分钟,到得最后那个速度,还真是有种把还在飞的我吓出翔来的趋势啊。不过最后还是被一道柔软的屏障接住,果不其然,这下面绝对有什么,看着前方山崖上一道紧闭门,我顿时高兴的包裹着元素高声大喊,“陈澜,陈柔快下来!有发现!”

  看到这里,我才有些明白为什么那张卷轴在那些佣兵团手里面这么久了,还没有动用的痕迹,原来如此,藏得这么深,要不是像我这么见多识广的人,还真是不会察觉到这下面竟然另有乾坤。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