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曲玄黄,看着这东西上面的有些模糊的字样,不知为何,始终有一种熟悉的感觉。记忆中好像以前在什么地方遇到过和这个有关的人似的。

  酒曲,实际说来就是以酒化曲,玄黄什么的就不是很明白了,但我还是明显感觉的出来,这绝对是一种很奇妙的招术。正如我们熟知的,术式,便是类似于通常网游上所说的咏唱什么二次元的禁咒什么的。默者身体内的元素起于天地间,而事物千般,终寻其迹。每种能量的波动还是传递都是有相对的途径,就好像课本上丧心病狂的计算公式。世态元素也必须按照相应的公式来进行传递流动,云之气上,尘则土下。每种元素其自身的特定公式存于天地之间,虽然细微决定存在状态的是这些流动能量的公式,可当其宏观表现出来的时候,却是构成了眼前这可触可观可感的事物,也就是神话中所说的世间的法则,其实这些也只是能量流过公式的宏观表现罢了。

  可连通能量的公式可不是只有一种,相同的能量按照不同的公式运转起来能够在宏观表现出不一样的景象。而默者又是感天地造化所生,好吧,也就是默示录的辐射变异,对天地自然的元素又是极为的敏感,泱泱大陆定不乏天资聪慧之人,对元素流动的感悟,也有些过人之处。

  据说最开始的公式也只是起到最初的凝形,这在当下看来却不是什么稀奇的事,我们现在也是乘了前人的荫吧。后来经过时间的堆积,才有了后来的术式,就像轮回剑意就是一种威力不俗的术式,也就是我随口说的招式。其实原理上也不是那么的难以理解,就是能量按照规定的途径输出,波按照特定的频率输出就是宏观上的千万般招式了。

  看正版章节_:上G酷“g匠!网

  虽然这些只是书上记录的结果,可对于我这个历史学霸来说倒是不难理解,即使这里面关于物理那方面的知识有点涉及科技系了,可是多多少少还是在行走大陆的时候有所耳闻,懂不懂倒是没什么关系,毕竟那些也只是研习术式的人才会思考的问题,对于我这种下阶人来说,无异于对牛弹琴,反正我是不怎么理解。虽然术士在当今的大陆上极为吃香,即使是低阶的一品术士都是受到个家系的青睐,想将其请入家中为自己工作的又何止少数。对于很多家系来说,有了家中有这么一名术士,可不只是简简单单的战力加一,而其研发的术式却是会将整个家系的战力提升到另一个档次。虽然这种人若是只论元素实力的话,倒是没什么威胁,可其手中让人眼花缭乱的数不胜数的术式倒是会让无数的高阶的强者都是为其折腰。

  就像凌云大陆上至今依旧在传言的那位乾元术帝一般,相传几百年前便是出了这么一个通天的大能,虽然实力不过S的阶位,却是凭借手中独一无二的术式将一位上阶位的5S的牛逼家伙逼得陨落。不过这倒只是一个传闻,毕竟也是过了这么久了,对于现在人们来说是不是个噱头还不一定,尤其是对于我这种只相信眼前看到的事实的人来说。不过倒也是无风不起浪,我倒是相信绝对会有这种逆天的存在,倒是至于那个什么乾元术帝,还是算了吧,那等存在早在不知道什么时候便是彻底的在大陆上消失,至于究竟是因为什么,也不是我这等宵小之辈可以揣摩的,毕竟不是同一个阶层人啊。

  虽然在陈家没有见到这种数钱数到手抽筋的存在,不过像镇海市这种偏远的小市,那般眼高于顶的存在倒是不会将注意打到这里来,也不会有什么术士了,毕竟在这里并没有足以让那些家伙放下身姿和一群穷的只剩下内裤的家伙当街攀谈工钱。

  这般想来,这个所谓的酒曲玄黄,倒是值得去看一看。我粗略的看了一下上面记载的位置和一些必要的准备,我微微一笑。

  其实我倒是知道我的术士算是多的了,即使由于还在轮回剑意的初级阶段,目前用不上,不过陈澜那两个小妮子倒是可以尝试一下。我并不是敝帚自珍,不将自己的功法给她们练习,而是我发现,我手里面的招术几乎没有一种可以契合风属的,也或许是风属并不是大陆上广为存在的元素类型吧。

  剩下的东西倒是没有多少有价值的了,虽然这些家伙是来自什么灵明市。不过我想也绝对不会什么大城市,要不然,这些家伙也不会出现在镇海市这种小城市的森林里面。而且从他们手中收刮来的东西,大部分也只是一些低阶的魔晶,其他的什么灵草或是什么杂七杂八的东西加起来,除了数量相当可观之外,倒是没什么看头。可即使如此,在我们这种三人组的眼中也绝对是一种神助的存在,后阶段的时间倒是可以尽心下来认真看看这个所谓的酒曲玄黄,进度上也不会和徐云那二人组慢多少。

  我简简单单的收拾和处理了一下,收刮来的脏污过后,这才渐渐退出心神来。看着旁边已经呼吸均匀,面色红润的两女,我不禁就是微微一笑。这两个小妮子天赋果然不是陈枫那种二货可以比得上的,虽然都是承其一脉。虽然她们的阶位依旧没有突破到预料中的D阶,不过这速度已经算是快的了。

  “唔~”

  不待我多想,两女齐齐睁开眼睛,慢慢的将缭绕在身体周围的风属性元素吸收殆尽,这才有些懒散的伸伸手臂,发出舒缓的声音。

  “不错嘛,已经是E阶中期了。”我翻身坐起来,面带笑意的看着面前这两个俏丽的女孩子,“休息一会,自己到外面去适应一下自己的能力吧。”我点点头说道。两女也没有反对,反而有点兴奋,迫不及待的便是冲出山洞,不出片刻,洞外便是再次绽开十米高的水花。我也开始我的黑暗料理时间。

  酒曲玄黄的位置,离这里倒是有一段不短的距离。若是路上不加停留的话,倒是可以在一天之内赶到,没办法,这里有没有什么交通工具,只能靠步行,即使是默者,最大速度的奔跑又能有多快。接下来对她们来说估计又是一种煎熬了。我熟练的将食材取出来,看着洞口外已经形成的水幕摇摇头。

  简单的解决了肚子问题,我们一行三人总算是踏上了去酒曲玄黄的路。虽然一路上,陈澜对于我的黑暗料理很是反感,不停地抱怨,倒是我对这个毫不在乎,也难怪,自己带着有食物,还想打我黑暗料理的注意,本爸爸第一个不同意!虽然在我的百般阻挠之下,她还是顺利的吃到了我的苏氏烤鱼,不过从那有些发绿的脸色也是看出,这绝壁是一道美味。至于陈柔,倒是比较听话,随时都保持着“苏晨学长这么做一定有他的道理”的态度,也是幸免于难。

  在从姐姐的反应看出我究竟是在吃什么食物的时候,也是满脸的担忧。要不是我下意识的阻止,还真会被自愿的分上她大部分的食物。

  对我来说,陈柔倒是有些温柔善良过度了,不知道是不是那些调皮的元素都落在她姐姐陈澜的身上了。虽然在这乱世之中,这种性格必定会吃很大的亏,可我依旧不希望她将自己的这种善良改掉。或许真的是稀少了,我才会如此珍惜吧。同时也相信以陈澜的思维倒是可以免去她们姐妹俩的很多麻烦。

  看着身后开始有些气息不稳的两姐妹,我也是慢慢放慢了速度,好让她们不会掉队。长途跋涉对于默者来说并不难,关键是追上前面的人就有些困难了。长途奔跑对于她们来说倒是一种锻炼的机会,奔跑的同时不仅可以加速血液里元素的循环,同时在用元素卸掉一部分空气阻力的同时,元素的操控熟练度也是会有所提升,况且这两姐妹才将元素提升到了新的境界,这种训练对于她们来说的确有很大好处,而对于我来说,陈澜那种狼狈模样倒是给了我另一种享受,虽然陈柔无辜的跟着受苦,让我也有些心疼,不过也权当是试炼了,毕竟这个收获对于她俩来说,肯定是有效果的。即使从我这里都能明显感觉出来,她们对元素操控的熟练度在稳定的上升,最开始始终落后我二十余米距离的她们,现在已经可以短时间靠近我的身后了。虽然这个元素的补给有时候必须停下来,慢慢等着她们恢复,这样反复重复,她们倒是对元素的恢复速度也是提升了不少,也有些让我欣慰。

  至于我,不知道为什么,我在消耗的同时就能恢复元素,虽然依旧入不敷出,不过对于是不是要停下来的我们来说,我倒是不用担心元素枯竭什么的,不管如何,这对我来说倒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酒曲玄黄,酒曲沟,我们来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