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我也不是真的想杀了他们,毕竟我还没有亲手杀过人,但我知道当真正下杀手的时候,绝对有一种痛苦的感觉,虽然会死的并不是自己。其实细细想来,有时候人真的和动物没什么区别,可是下手杀掉的时候,杀动物可以毫不犹豫,而杀人就不行。即使大陆上早已没有了公元年世纪的法律束缚人性,或许是有些道德观念之内的一直都不能消除吧,即使是当今这个腥风血雨的世界,若不得已,也不会真的下杀手吧。即使要杀人,我也绝对会将自己的第一次用在徐家上。

  即使如此,架势依旧是要做足,抽取这么多的元素并不是完全就是个幌子,更主要的还是防止对方真的不投降,能够在短时间内让所有人丧失战斗力,剩下的就看这些家伙是否聪明了。

  “首领,怎么办?”公鸭透过灌木,看着满身散发着杀气的我,吓得亡魂皆冒,指不定下一秒就会命丧黄泉,连忙跌跌撞撞的爬起来,看看首领的意思。

  “我铁血佣兵团什么场面没见过!手底下这些兄弟都跟着我出生入死,你认为我们会抛下自己的尊严和骨气投降吗!”为首的佣兵轻蔑的看了一眼公鸭,剑眉一竖,色厉内茬的说道。

  “那,您把双手举过头顶是要攻击咯?”看见自家的首领不由分说的立马站了起来,昂首挺胸的看着全身遍布杀气的我,一点也没有畏惧的表情,虽然看起来姿势有点奇怪,以前也没见过这究竟是什么厉害的招式的起手式,虽然心中觉得有点古怪,不过看见首领那刀锋一般坚毅的侧脸,竟莫名的安心起来。

  “废话!”首领看着面前已经开始对自己面露桃花的公鸭,不由得有点胃酸过多,张口便是厉喝道,估计心里也开始对这个家伙有点厌恶了吧,妈的,平时奸淫掳掠,看在都是出生入死的哥们了,自己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不过现在这表情明显是想把感情发泄在自己身上了,要不是现在这里还有我的存在,估计就开始计划怎样将公鸭身上所有能分泌性激素的器官割掉了。“当然是投降了!”

  虽然不知道这些家伙究竟是胆子有多大,脑袋都在磨刀下了,竟然还有心情站出来耍宝,不过那投降两个字倒是尤其清晰的出入了我的耳朵。我也就势收回激荡在周身营造气势的元素,果然是一言不合就投啊,不过呢,还是要比直接出来送人头要更好。

  “说,究竟是谁派你们来的!”虽然这其中的公鸭倒是与我们见过,不过我还是有点好奇为什么会这么巧合的遇到这些无聊的佣兵,现在居然还能找到这里来,要知道我刚才可是潜入了湖中,有浓郁的水元素作掩护,以这些家伙的级别绝对不可能感应到我的气息,而且山洞的位置虽然比较显眼,可我还是将其周围做了严密的遮掩,山洞距离又在他们的感知范围之外,要不是一开始就知道哪里不同寻常,绝对不会发现那里陈澜姐妹的位置。这其中必有蹊跷。

  “谁派我们来的?”为首的佣兵听见我的问题,一时半会没有反应过来,不由的转过头问着公鸭,“什么意思?什么谁派我们来的?”不过连首领都不知道,公鸭的话更是摸不着头脑,这都是什么跟什么啊?

  看样子这个佣兵团也是个半吊子,说话完全没有丝毫遮掩,那表情也是不加掩饰的表露。今天还真算是我这个半吊子遇到更无能的半吊子了,也算是一种奇葩的体验吧。

  “那你们是怎么发现我们的!快说!”

  “呃,这里本就离我们营地不远,”首领顿一顿,脸上更是带了一种莫名奇妙的表情,慢慢伸出手指,继续说道“现在正值盛夏,出现了这个绝对不正常吧。”

  我顺着他的手指的方向,这才意识到我最初用冰剑凝结在湖面上的冰桥,妈的,这几天不是给陈澜姐妹护法,就是实行我的湖泊魔兽绝种计划,还真的把这玩意给忘了。

  “况且,对面崖壁上几乎全是石头,在正中的位置居然有一簇绿色植物覆盖的地方,甚至还有新翻泥土的样子,是个人都会觉得那里藏着什么吧。。。呃”

  还不待我把思绪缓解回来,站在一旁的公鸭再次给了我一个暴击,要不是我最后用眼神威胁,估计这混蛋还要接着吐槽。

  唉,我不由得叹息一声,看来自己真的还是太单纯吧,世界还是太险恶了,一股伤非的气质说上身就上身了。可即便是这样,我依旧没有打算将这些家伙着这么放回去,毕竟这种力气活,可是应该得到回报的。

  几分钟过后。

  看h√正版章节T.上酷匠s{网em

  “英雄,放过我们吧,我们真的没有了!”为首的佣兵赤裸的跪在地上,看着我还将自己的视线放在他的身上,顿时就是一种吃了大便的表情,上有老,下有小,哥哥断屌,妹妹堕胎一系列悲惨遭遇的台词几乎脱口而出。还以为能够收回风凝草,没可没想到最后竟然踢到了铁板,而且面前这家伙完全就是一种,刚从平民窟出来的疯子一般,活活将自己全身上下有一丁点价值的都收走,妈的,行走灵明市数载,没想到最后居然被面前这个小混蛋,来个二次抢劫,要不是看着自己可怜,估计皮都会给自己扯下来,要不是刚刚为了得到那个东西,佣兵队里面就丧失了大部分的战力,也不会被我黑吃黑。可惜啊,现在也只是给别人做了嫁衣啊。

  “好吧,你们可以滚了,欢迎下次再来哈。”

  见再也收刮不出什么,我拍拍手说道。而那些佣兵团,听到我这句话感动的差点就哭了,拖着至今还没有醒觉过来,就被扒光衣服,抄完家底的某些倒霉蛋,跌跌撞撞的逃跑,估计这辈子都会有心里阴影了吧。

  我满意的摸摸须弥戒,连着两次劫掠,我们的库存已经是相当庞大了,按我的估计,即使我们不用再去猎杀魔兽,抽取魔晶,也可以尝试着比斗之地。一个几十人的佣兵团的库存可不是徐云和李淼两人能比的,即使他们实力都是不俗,不过佣兵团积累下来的财富,绝不是两个E阶在短短几天可以赶超得了的,剩下的也就只有等待陈澜姐妹进阶完成了。

  我顺势朝着山洞的方向望去,不由得露出一丝微笑,还真是说什么是什么。我脚尖几点,便是来到了山洞里。

  此时的二女依旧没有醒转的趋势,待我细细查看她们周身的元素波动后,我不免有点无语,这两个家伙什么时候进阶了。

  没错,陈澜姐妹已经成功进阶E阶。周身出缭绕的淡青色元素已经说明了一切,虽然依旧有些细微,不过,要我说的话,这不会是F阶时的她们可以聚集起来,而且她们双手结下的印记,也不再是修炼的时候那般,换成了一种没见过的手印。随着呼吸,周身的元素有规律的在体内循环,而随之气息也继续攀升,看这架势,完全是已经将带来的功法闹记于心,而且已经开始修炼了。本来还以为在这个时候会出现什么问题,我好回来出手相助,可没想到,这两个小妮子倒是自己已经开始靠着功法攀升气息了,属性压制过久,一待释放,那效果绝不会是仅仅进阶那么简单,不过最后究竟是初窥还是登堂亦或是巅峰,就看她们自身的造化和天赋吧。我从戒指中取出一些从佣兵那里收刮来的低阶草药,用元素提取后,化为蒸汽缭绕在她们身边,开始慢慢的同风属同化,最后被两姐妹吸收。虽然不至于起什么神奇的效果,但好歹也会有一点辅助的效果吧,至少会使她们的攀升轻松一点,除此之外我也做不了什么了。

  看着脸色比以前看着更红润了几分的两姐妹,我也放下心来,这才闲下来用元素蒸干衣服,才从水里面出来这遇上那些送人头的家伙,几乎忘记了自己还浑身湿透。就这样又开始了闲的蛋疼的日常了,索性倒在简易的床上将心神沉入须弥戒中,看看除了一些低阶草药和魔晶之外是否还有其他什么更有价值的东西。

  大湖外。

  “老大,我们就这样将拿东西这么轻易地送给他们了?”公鸭不知道从哪里搞来的衣服,一边穿上,一边问道。

  “当然不会那么容易就让他们捡便宜。”首领淡淡一笑,为了演好刚刚的那出戏,代价可是有点大了啊,要是不连本带利的捞回来,就不是铁血佣兵的风格。

  公鸭见状也是略有深意的微微一笑,一切都已经准备就绪,现在就等着坐收渔利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