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寥寥大陆,绝不会有比我这个半成品更奇特的存在。没有功法就可以进阶,这是何等妖孽,虽然不知道这其中会不会有什么副作用存在,不过像我这种半吊子也思考不出什么结果,相比之下,虽然陈枫要见多识广一些,不过我更宁愿问涴汐,倒不是见外,我是打心里觉得,涴汐知道的绝对会比陈枫更多。

  整理好心情,也不再做停留,驾驭着元素开始朝水面游去。

  “首领,就在那里。”

  “哦?”以为赤裸着上身的大汉躲在茂密的灌木后,看着对面崖壁上的那个山洞,“这就是你们说的强大默者?怎么少了一个?”皱着眉说道,完全不能理解自己手下这帮人为什么会栽在三个小屁孩手里面,他们铁血佣兵团何曾怕过谁?上得了刀山,下得了火海,打得了养老院,踢的坏幼儿园,杀过狼,日过狗,整个灵明市几人不知自己的威名,就算是麻辣隔壁的镇海市,也要敬我铁幕三分,在自家市区,就是横着走都没有人又意见的存在。没想到昨晚被三个连毛都没长齐的小屁孩,打伤了手下的得力干将,甚至还洗刷了整个营帐中所有的成果,甚至连费尽心机牺牲了大部分成员,换来的稀有草药都是被取走,这仇,定要报!

  “首领,这两个实力相对弱小的是两个有些姿色的小丫头,实力仅有F阶,倒是不足为惧,最为棘手的还是那个该死的小畜生,不知道用了什么手法,不足片刻,就将手底下十几个弟兄干倒,最后还,还,哼!”一想起自己的爆蛋之痛,公鸭的脸上就是一块青一块白,低头看着自己那已经永垂不朽的命根,就是火冒三丈。

  昨晚,当自己醒来看见裆下盛开的花朵,就被吓得亡魂皆冒,慌忙的检查了一下竟得知已不能人道,就是一种生不如死的感觉。可是公鸭没有放弃,希望自己只是有点伤势,并没有终结后代,不过最后经过自己的10086种挑逗,依旧没有任何抬头的痕迹,公鸭这才彻底绝望。

  想当年自己也是号称浪里个浪小王子的风流存在,连隔壁村的芙蓉和玉凤这两位极品美女都是对自己青眼有加,没想到现在竟是被一个小畜生彻底终结,最不能忍的是,居然还是被自己的聪明所害,要是当时自己不低头的话,也不会有这么吐血的结果,最多也只是脑震荡,就像其他弟兄一样,虽然也不是很乐观,但至少等自己养好伤之后又可以开始自己的风流史,可是自己偏偏,唉,再也回不去了。

  “首领不要心急,我们先埋伏在这里,那小畜生一定是有事外出,不过既然这两个贱女人都在这里,想来那畜生也不会走远,”公鸭努力压制住自己无尽的屈辱和怒火,咬牙切齿的说道,“等到他出现,我们就群起而攻之,任他阶位再高,也招架不住。摆平了他,剩下的两个就简单了,要是抓到,已经要将那两个丑女人玩死!”

  虽然公鸭这边有埋伏,可是我在水里面一点也察觉不到,并不是我感知不够,而是现在依旧沉浸在诧异和丰收的喜悦中。

  说实话,我是既高兴又忧虑,毕竟自己见识浅薄,根本就不知道自己的这种情况究竟该高兴还是该忧虑,不过值得庆幸的是,在自己上升到水面的途中并没有有任何的不良反应,元素充足,对周围属性的吸收也是比以前快了几分,元素的强度也绝非昔日可比,与其说是有什么副作用,倒不如说得了天大的便宜。在仔细的检查了身体内部,经脉,都没有丝毫的不对劲后,也是渐渐放下心来,看样子一时半会也不会出什么乱子。想到这里我也是陡然加速,迅速脱离下层水域,灵巧的划过浅水,哗的一声跃出水面。

  “杀啊!”

  还不待我反应过来,一大堆夹杂着五颜六色元素的攻击,便是朝我汇聚而来,虽然单论一个的话,我倒是能够轻易化解,虽然其中有一个属性较强的攻击。可此时,几十道攻击一起朝着自己袭来,任我有三头六臂也是难以招架的住,再加上突发性,我即使情急之中汇聚元素挡住部分攻击,依旧被十几道F阶强度的攻击再次轰入水中。

  哗~感受到自己身上瞬间多出来的几十道伤口,我即使再怎么惊讶也知道这群人绝对是来者不善,要不是险险避开要害,我还真有可能瞬秒,妈蛋,你见过主人公才出来没多久就领盒饭吗?实在不济,以作者的尿性也会水出个百八十章吧。

  好在这些伤口不算太深,及时止血的话倒是不会有多少大碍,关键是现在要迅速将这些偷袭的家伙干掉,至于他们为什么要袭击我,和我有仇的除了徐家和佣兵,不过不管怎样这些家伙都不是善茬,也不用手下留情。

  我在水中迅速翻过身来,借助水的缓冲,我还是躲掉了不少紧追而来的攻击,待得这一波结束,下一波还没有抵达,我身形一震,瞬间跃出水面,取出弹弓,眨眼间将它拉到极致,手一松,弹丸嗖的一声弹射出去,写不出一秒,对面一位跑龙套的被我干掉,一击得手,我没有停顿,又是一个三连发成功干掉对方几个傻逼。而此时对方也是缓过神来,将蓄积的攻击朝我轰来。

  见状,我也瞬间拉弓,五子齐用,将自己的元素灌注进弹丸中将其发出,抵消掉攻击过后,上面携带的元素已经被消除,可弹丸依旧速度不减的射向对方五个人的脑门,又是五朵鲜艳的鲜花炸开。而这时我又再次落到湖面,立即将元素引导向自己的脚部,对着水面就是一脚,瞬间一层密集得水幕就是在我身前绽开,紧追而来的攻击也是没入水幕之中。

  更|新:i最R_快上酷…匠网x

  可水幕毕竟是水幕,我的元素也不是水属,水幕也只是起着一个影藏的效果,其实对攻击不会有丝毫的消减。不过,这对于我来说足以,就这短短的几秒钟,看不见我身形的攻击落空了不少,虽然依旧有攻击到达我的面前,不过毕竟也不是多到不能应付。我立即将剑意凝聚在手上,对着面前一划,便是将剩下来的攻击打消。收手而立,迅速调整姿势再次三个五连发,一气呵成,又是解决掉不少碍事的家伙。

  这样一去而来,剩下的越来越少,看着剩下的数量不足以威胁到我时候,我想,也是时候瞎比比了,要不然这一章这些家伙完全就是被我吊打啊,除此之外,基本就没什么作用了。

  “喂,你们究竟是干什么的?为什么要袭击我?”其实答案早已经明了,不过我还是想搞清楚究竟是哪一方的混蛋。要是佣兵的好办,只要他们不干扰我接下来的比试,付出一定的代价我还是能够放他们一条生路的,虽然我实际上并不杀人。要是徐家的人,那就有些棘手了,如果这些人真是徐家派来的,那也一定只是徐家不知道从哪里雇来的佣兵,像这种在刀尖上行走的家伙,不仅狡猾其中绝对还会有人身上背着一两条人命,要不然也不至于被委托来除掉我,笑话,徐家委托来的不是来杀我的,难道是来请我喝茶的吗?

  即使这样,我还是希望不要是后者的好,虽然不至于应付不了这些麻烦的家伙,不过考虑到陈澜姐妹的安全,绝不可能任由他们留在森林里面,当然恐吓的话,我不会天真的以为对这些佣兵会有用,那么就只剩最后一个办法才能真正保证陈澜姐妹的安全了,那就是要他们彻底的放弃。不是我想这么解决问题,而是这些家伙即使留在人世间,也只是变相的杀害更多的人罢了,况且少一点威胁,到后面的比试也绝对会方便一点,也没必要担心比试的重要时刻这些家伙跳出来捣乱。

  “别管他,继续攻击!”不知道是谁大吼一声,完全没有交谈的意思,还真是和我的性格有点相似,只要能动手,绝不瞎比比,不过,你好歹看清楚形式吧,你们那边还有五个人,我一梭子过去还有几个站的起来?

  “看来是没有交谈的必要了,看来也没必要留你们的狗命了!”我瞬间收好弹弓,将元素凝聚在自己的手上,无形的元素夹带着锐利的剑气,空气中不断地传来撕裂般的声音,周围的空气也开始慢慢扭曲,这一剑我几乎是汇聚了身上八成的属性,脸上也是由于虚弱而有些苍白了起来,“若不投降,三息之内,必杀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