借助着微弱的光,我还是模糊的看到面前究竟是何物,尖锐的牙齿像极了切割用的刀片,好吧,这看起来没什么威力,我的意思是那种宰牛的那种刀,刀面足足比我的手臂还要宽。即使是在水里,隔绝了不少的味觉,不过我依旧能够感觉到那股来自鱼身上特殊的气味,还不待我思考怎么形容那股奇异般的味道,我的胃已经不受控制的开始翻江倒海,尼玛,这绝壁是几十年没有刷牙的感觉啊,虽然在开始和陈澜她们猎杀魔兽的时候,那味道也是令人不舒服,不过这家伙也是够可以的,比上面的那些仁兄还要浓烈的口臭。

  不过想想也是,魔兽魔兽,除了那些上了年纪的惹不起的老妖怪,化出人形,有几个傻逼知道刷牙这种人类才会做的事?虽然那身体强度摆在那里,不过那个智商就十分令人捉急了,也难怪魔兽想要成长起来,就必须靠时间的累计还有天材地宝的诸多辅助,这通常的会用到几百年几千年甚至几万年的时间,才能成长为一方之霸,相比之下,人类倒是可以凭借自身的智慧和潜力在短短几百年突破至S阶的巅峰存在,虽然那个时候也离死不远了,毕竟寿命也是人类的大限,这算是时间所谓的公平吧,上帝给你关上了一扇门,绝对会给你打开一扇窗。

  平时,我还是比较注重自己的形象的,像牙我还是记得经常刷的,不是我有多勤快,而是想到指不定哪天就一吻定终身了呢。很难想象当一个青春靓丽的女孩子吻你的时候发现你有那种尴尬的味道会是什么精彩的表情。。。

  我很快的稳定下心神,准备先应付面前的口臭怪,在水中,借助着元素的辅助,我还是能够在其中找到平衡,稳定身形后,便开始了试探。

  对时间,我也很是着急,刚刚我仔细看了一下,那个所谓的宝物居然在这家伙的肚子里,还伴随着心跳一闪一闪的,口臭怪还长着怪异的透明皮肤,甚至连骨骼都是透明的晶体状,怪不得我看得到宝物,手里面却始终传来石头的质感,居然是这家伙的身体啊,还真是大千世界无奇不有,以前在陆地上虽然也见过能够将身体拟态,和周围环境融为一体,区分不出实体的狡猾存在,不过还真没见过像他这么直接自带透明皮肤的变态,要不是还有宝物发出微弱的绿光,正常情况在,我还真难以发现这里居然还被安插了暗兵。其实这也怪我自己将自己的注意几乎都集中在了宝物上面,才没有感知到它的存在,可这也不是最令人无语的,最无语的还是,尼玛,那宝物居然黏在了心脏上面,要是不将它开膛破肚是绝不可能将宝物取出来的。怪不得为什么总是一闪一闪的,原来是这家伙的心跳!

  不过想的容易,做起来却是另一种情况了,光线又极度的微弱,我很难通过自己的肉眼判断出这家伙的阶位,不过通过感知,我还是察觉到有些压迫感,但并不是太过的强烈,应该还不足陈枫带给我的压迫感那般强烈,至少不会是D阶中境的存在,那么也是不需多惧。

  我定睛看了一下我刚才攻击的地方,那里已经开始有着血液的流出,虽然迅速的被湖水稀释,不过水之中淡淡的血腥气味还是能够分辨出来的,即使大部分还是这家伙令人作呕的口臭。不过我依旧是不能掉以轻心,我仔细看了一下,即使有鲜血的流出,不过也只是皮外伤,并没有对其内部造成伤害,着身体强度也是大麻烦,我摸摸戒指,取出弹弓。

  虽然在以前弹弓在我的手里面无往不利,不过还真没有在水里面试验过,不知道有水的阻碍,会不会威力大减。我瞬间将弹弓拉到极致,体内的元素迅速的灌进弹丸中,对于魔兽我丝毫没留手的打算。

  嗖,轰!

  弹丸在元素的辅助下,在水中划出轻微的声音,瞬间便是撞击在魔兽的身体上,而且还突破皮肉的阻碍,嵌入魔兽的身体内,最后轰然炸裂,瞬间在口臭怪的身上炸开一个拳头大小的窟窿,体内的血液像不要钱似的,开始朝外界喷涌,不足一刻,视野中便是染上了一层淡淡的红色,口臭怪也开始不停地扭转庞大的身体,一边缓解自己的疼痛,一边胡乱的朝我攻击,一时间搅乱水流,难以稳住身形,躲闪不急,一下被拍出几十丈,还好关键时刻,护住了胸口,可即使这样,我的手臂现在也是被震得有些发麻,气血翻涌,喉咙有点甜意,不过最后还是被我硬生生给咽了下去,妈的果然是畜生,力气不是一般的大啊。

  我感应了一下自己身体内部的元素含量,只能坚持最后的三分钟了,三分钟?呃,好像突然闪过了什么,不过也不等我仔细想,这架势注定是要淹死在这里的感觉啊,再不回到水面,真就危险了,要是还想留下宝物的话,要么一击必杀,要么将它引到水面上。

  要想一击必杀的话,我倒是有个比较牛逼的技能,不过也不知道能不能成功,那就是轮回剑意,毕竟再水面的话还可以借助冰剑的威力,不过在水下嘛,还是算了吧,我还不想被自己冰封在这里然后数年后被人挖出来,上演真人版的冰河世纪什么的。

  姑且一试吧,实在不行还是就此放弃,下一次再来吧,虽然不知道经过了这样痛的领悟,这家伙会不会涨涨知识,躲起来,不过也只能如此,除此之外呢,就祈祷自己的运气不要太差吧。我平复下体内的气血,左手负于身后,右手斜指,体内最后的元素也被我抽走了大半,按那剂量,即使我借助元素也只能回到上层水域,不过仅此足矣,到了上层元素恢复就会加快很多,加上自己的技术也不会至于会被淹死。

  所以成败在此一举,我右手一震,瞬间迅速带起一道锋利的剑意,一剑劈向口臭怪,不待它有何反应,我又是一道道剑意劈砍而出,即使在水中,也是传出来低沉的咔咔声,不过,我倒是没有精力去在乎这个,魔兽也感觉到自己身上突然出现的伤口,深入內腹,一时间也剧烈的挣扎了起来,巨大的身体带着庞大的水流朝我疯狂的攻击,估计是察觉到我的招式绝对不能让我施展完毕,要不然死的绝对会是自己。

  我一边躲闪一边挥舞着右手,将一道道剑意劈砍在那家伙的身上,不过我还是涨了点心,尽量将所有的攻击都集中在一个地方,这样才能造成尽可能大的伤害。可即便是这样,我的身上也是布满了魔兽带来的瘀伤,庆幸的是这家伙的牙齿几乎就是个摆设,除了吓吓我之外根本就没什么了卵用,身上倒也没有其他的锐器,这倒是免受一些划伤,不过我也是够呛,即使身上只有钝击带来的瘀伤,我的五脏六腑还是被震得一阵难受,喉咙里面的甜意几乎没有听过,唉,又得吃好几条鱼才补充的回来啊,这里面本来就几乎被我绝种了。

  可就是这样,水中的血腥味越重,我的杀意就越明显,直到最后,完全忘记了还要返回水面,只记得一剑一剑的朝着魔兽劈砍而出,手臂上的无形元素,也在我没有察觉的时候染上了淡淡的黑色。

  酷匠网4正版首C发^

  咔咔咔~不知道我最后究竟砍了多少剑,但当我冷静下来的时候眼前的魔兽已经不再挣扎,两个灯笼似的眼睛已经看不出任何生机,唯独心脏处的宝物发出微弱的绿光。

  我迅速靠近那家伙,将手探进我制造的伤口里面,一把将宝物抓在手里,取了出来,不过我没仔细看,便是一掌拍在魔兽的尸体身上,开始轻车熟路的抽取魔晶。这个来也来了,杀也杀了,总不会把它浪费在这里吧,对于一个资深穷鬼来说,绝对应该在条件允许的范围内,尽可能大的利用眼前的资源,虽然对它已经失去了将它作为食物的勇气,它的尸体倒是可以提取到不错的魔晶,我估计应该比我们一路上,搜集的那些魔晶总量的品质好得多,毕竟为了锻炼陈澜姐妹,一路上都是从没有什么太大威胁的低阶魔兽下手,虽然偶尔我也会单独猎杀一些比较高阶的魔兽,不过碍于陈澜姐妹的安全,我没有消耗太多的时间,也只能选软柿子捏了,现在这块魔晶也算是意外的收获吧。

  我掂了掂手中的魔晶,顺手收进戒指里面,调动周身仅存的元素开始朝水面游去。可当我感应到体内的元素含量事,我又一次惊呆了,体内的元素不但没有意料中的开始枯竭,甚至比最开始进入水面的含量增长了少许,即使没有功法,D阶的瓶颈也已经摇摇欲坠,按照这进度,要不了几天,我即使没有功法,也会进阶D阶。

  幸福来得太突然了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