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爷,那边好像有点奇怪,您看是不是。。。”一位黑服中年人,微弯着腰恭敬的道。眉头有几分紧锁,面色也有几分难看,显然是十分担忧。

  而在其对面,一位颇为俊朗的中年人却比之风轻云淡了岂止半点。目不转睛的看着桌案上摆放的不知名的书籍,一手拿着小匙在香郁的咖啡中转动,嘴角上挂着几乎算是亘古不变的如沐春风的弧度,如不是认识他的人估计就会认为这必是以为儒雅之士,可即使这样,对于认识这个所谓的儒雅之士本质的我来说,这绝对是自己不想见到的装逼坑逼一条龙服务的终极所在,他就是陈家之主,陈枫。

  “现在担心这个也于事无补,不如我们一起坐下来,放宽心,喝杯茶聊人生。”虽然中年与语气中透着忧虑,不过陈枫一点该有的担心都没有,语调平缓的说道。虽然这可能是大家之主该有风范,可就总有一种淡淡的违和感,尤其是在我的眼里。

  虽然对于常年在陈家工作的中年人来说,已经见惯了陈枫这种不变的看破红尘的老和尚表情,不过当下的情况确实不容乐观,虽然对于他这种身份的人也不该过问这种事,毕竟陈枫作为一家之主自会有他自己的看法,不过对于游走了不少家系的中年人来说,陈家确实是好的太多,家主没有家主的架子,相反还有点不成熟的气质,也不是那种常年在战火中燃烧的家系那般冰冷铁血,人情味很是稀薄的存在,再加上自己对这里早就有了感情,即使心里面相信着陈枫,但自己在乎的存在面临着危险,还是难免露出担忧。不过既然陈枫都这么说了,自己再怎么担心也是徒劳。虽然话已经到了嘴边,可最终却只是张了张嘴,慢慢的咽了下去。

  “现在各个家系那边准备如何了?”

  x)酷M*匠K‘网¤唯~一7正E版f~,@其)他都;K是Y盗00版

  陈枫轻轻地翻了一页书,淡淡的问道,好似老友之间的寒暄,就像威胁到的根本就不是自己所在的陈家一般。

  “联盟内较大的家系准备已经进入到了最后阶段,其他的家系虽然也没有完成准备,不过已经着手,想来在一周之内所有的家系便是可以准备完毕,可即使这样,相比于徐家,我们这边的速度上倒是欠缺不少,按目前进度估计的话,徐家至少会比我们提前一天准备完毕,到那时候。。。”

  “恩,我知道了,不用担心啦。”听到这里陈枫也是缓缓合上书,浅浅抿了一口手边的咖啡,微笑着说道,“都说了坐下来喝杯茶了,你还站在那边干嘛啊,不必要这么多礼数啦,你也在陈家工作这么久了,我是什么个性你是知道的,我也给你说过了,我和其他的家主不一样,在我们面前完全不用如此拘束,可你就是改不过来,哈哈。”

  “唉~谢谢,老爷。”对于陈枫的为主之道虽然有些无语,不过正因为这样,陈家才是真正自己想要留下来的地方吧。中年人听陈枫这么一说,也只得轻轻叹口气,坐下来喝一口桌边上的清茶,真拿这个陈家主没办法。

  虽然陈枫和那人都是很明白进度提前一天究竟意味着什么,可当下也不是焦急的时候,准备依旧要继续,剩下的就期待着我这边的发展的了,但愿我能在比试结束的时候能够减少联盟的压力。虽然徐云不是徐烔最器重的子嗣,但要是消除了这个障碍也必定会给联盟无形中消除掉不少的压力。。。

  不过,对于这些期待,目前的我还是无法作出回应,虽然也很难猜出陈枫的想法,不过我们的想法在一点上达成了一致,那就是除掉徐云。虽然各种缘由不全相同,不过能达成大家都认知的结果便不是坏事。

  在陈澜姐妹闭关突破的时间,我倒是闲下来了,虽然不知道徐云那边的搜集情况如何,不过我偶尔在山东周围布上防护措施后,还是外出猎杀一些魔兽来缓解进度上的压力,“这次就做汤吧。”我扛着已经被抽干魔晶的魔兽尸体,大摇大摆的回到山洞前。好吧,我重来都没有否认对食物的渴望,可我还是不敢在洞内直接就开始料理食物,我可还不想因为这样就把已经有三天没有吃饭的陈澜姐妹影响,要是突破程度并不够,有危险的可不仅仅只是陈家而已,还有我。

  虽然在她们突破的时候,我也会按时的把一些魔兽经过元素炼化同化后的能量传入她们体内,再加上适度的风属风凝草的辅助,不过即使这样,对于一个习惯人间烟火的人来说,依旧离不开食物,尤其是我们这种初出茅庐的低阶默者。

  就好像你永远也不知道一个真正饥饿的人究竟会有多疯狂,这个时候还是不要去犯傻的好。

  在陈澜姐妹突破的三天,虽然基本上就没我什么事,不过借此闲暇,我还是将周围的环境布置熟悉了一些。

  山洞面前的大湖,面积估计有八百亩的样子,虽然对自己测量方面的技能没有多少信心,不过大概也就那么回事了,实在不济,也比我这个粗略估计的要大得多。唯独山洞所在的地势,有一座几乎垂直山崖,四面倒是被密集得大树所包围,单单接近湖边的地方有一些许洼地和一点宽敞的地势,也就是我这三天来,饱餐的餐厅所在。

  湖中的水虽然清澈,但不知为何总有一种过于干净的感觉。或许是镇海市平日里喝了太多的所谓的带有“天然物质”的“纯净水”,现在没有在水里面看到一些悬浊物还有点不习惯,或许是少了一些味道的所在吧。

  不过比较奇妙的是,虽然看来这里面水质很是不错,也很清净,不过也仅限于浅水区域,再下层的水质就好像被一种无形的力量隔开了似的,和上层的水格格不入,不仅没有该有的清澈,甚至还有些奇怪的味道,淡淡的苦涩就好像小时候喝中药的那种味道,虽然没有说的那么浓郁,不过在我这天生就已经增强过的嗅觉下,还是比我发觉,淡然也要依赖于我那即使在黑夜也能看得见的眼睛吧。

  至于为什么会发现,我将它完全归功于自己无聊,本来也只是下水玩玩的,心情一好了就开始潜水,没想到竟然会发现这种异状。

  起初虽然有所察觉,不过我倒是没怎么在意,想来这或许是森林中某种植物的关系,将自己的地下根延续到了湖水中,这才会有那些所谓的药物气息,也有一点细微的绿色吧,水的密度也几近比浅水要高了一倍,虽然有可能是其中魔兽的影响,可当我从离开下层水域时,我惊奇的发现,自己的原本在水中消耗的元素竟然神奇般的完全恢复了过来!这还不是最意外的,我隐隐还感觉到自己的元素气息比起最开始进入水面的时候增长了那么一丝。即使我感觉不到自己究竟是什么阶位,不过对元素的增长还是比较敏感的。

  虽然原本以为是离开了密度较高的区域,有点不适应的缘故,不过在之后的几天中,由于食物的关系,我也陆续进去过几次,而每次回到水面的时候,都会发现自己的元素有些许的增长,即使每次增长的很是细微,不过一次次累积起来,却也有着不少的增幅,按照我的估计,我现在体内元素起码增长了百分之一。

  可不要小看这百分之一,姑且不论战斗中这多出来的百分之一的元素能够对局势扭转起到莫大的作用,对默者而言,当修炼达到瓶颈,没有办法突破的时候,元素修炼带来的增长何其困难,理论上来说,如果不得到阶位的上升,根本就不应该会有丝毫的增长。虽然也会有元素的积累,但那种元素的积累不待得阶位上升,是绝对不会显现出来的。而湖水带来的增幅却是在没有进阶的前提下,进一步增加了我体内元素的含量。这种神奇的效果就好像,平日里给手机扩展内存一样,存储核心没有改变,可就是扩大了其中可容纳的数据的空间,这种效果何其恐怖!

  我敢打赌,这玩意要是落在陈枫手里面,完全有可能以目前的阶位挑战半步C阶的徐烔,要是时间足够的话,陈枫甚至可以用湖水扩充出来的庞大元素活生生的耗死徐烔。这种奇宝至今为止都没有半分被沾染的痕迹,也着实奇怪。

  虽然枯月森林不比其他的森林出名,到好歹也是镇海市临近的森林,潜入其中的佣兵自然也会有不少,可以一直到现在依旧安然,绝对难以解释,我想这里面绝对还有更加厉害的存在。一想起,几天前遇到的佣兵队伍,按照他们的尿性,绝对会选择这种水源充足食材充足,而且魔兽阶位也不是很高的优良地位作为营地的所在,可他们依旧放弃了这种打算,看样子这里面的水还真的有点意外的深呢。

  我静静的看着微微起着波纹的湖面,眉头渐渐皱了起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