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想也是,我这个人在陈澜看来也就那么回事了,口无遮拦,说话的时候总是带着一种调戏的味道,虽然这么次都让自己很是无语,不过我在关键时候还是勉强靠的住,更为奇妙的是,不知道为什么,心里面总是有一种莫名的心安。这让自己也是摸不着头脑,不知道这种感觉究竟该从何说起,虽然我和陈枫的影子有点相似,都是那种在言语之间极为靠不住的存在,不过,也就是因为如此,自己和我呆在一起没有丝毫的尴尬,也算是能够自然一点。

  …酷{匠网Og正{版F首{发"

  可即使如此,陈澜也不会承认这些,虽然自己的见识是要比温柔的陈柔多,但也不代表自己在这方面就能抑制住女孩子该有的害羞,不论如何,自己也还是未经人事懵懂的女孩,这和单纯的陈柔倒是十分相近。

  “好了,这个造型也就那么回事了,我算是尽力了。”我抖抖手,将冰剑收回自己的戒指之中,拍拍衣袖道,“接下来,就抓紧时间突破吧,我会在旁边给你们护法,不要担心外界的干扰,至于食物补给的问题,我自有办法,你们专心突破就好。”

  听我这么一说,二女也不再迟疑,虽然有点不情愿,毕竟那个环境有点太不适应了,不过这个时候也不是考虑这些的时候,而且也不容许自己考虑那么多,虽然简陋了一点,至少好过暴露在外界,先不说会不会有其他的默者干扰,就是魔兽的侵袭也够自己喝一壶的,虽然在自己突破的时间会有我这么一个免费的强力打手,不过好汉架不住兽多,即使我能够凭自己的实力抵御,不过也很难保证她们的突破不受干扰,一个人还是不能同时防御四面八方的攻击,除非我会分身。

  不过即使这样,我还是简单的将里面打理了一下,至少盘膝修炼的地方还有我睡觉的地方还是必须要具备的,取下戒指我就是一个身体素质比较好的普通人,该睡觉的时候还是要睡觉的,我虽然和老爸经经历过那种不眠不休的逃亡,不过那也是在迫不得已之下,即使这样,大部分时间,老爸都是将实在熬不住睡死的我,像个麻袋一样扛在肩上,像极了疯狂原始人,自己独自逃亡。

  现在这个情况虽然也不是很好,不过相比于那个时候,也是好了不知道多少倍,至少不会影响自己的睡眠,也不会造成长不高的悲惨厄运,虽然对于我这个年龄还能长不长都是问题,不过人还是该有点希望不是。

  “你们速速摆好姿势,我要来了!”暂时用自己的元素蒸干了洞内的湿气,我翻身上床,严肃的说道。

  “除了摆好姿势,你就想不出还有什么来描素修炼的吗?”听见我说的话,陈澜瞬间就捂住了自己的脸,虽然从我的眼神中并没有其他的意思,不过了解到我一本正经的说烂话也不是什么稀奇的事,也是一脸无语的道,“感情说,修炼中的结印,就是你所谓的摆好姿势吗?还有就是你要来了是什么意思?能不能不要让人产生一些尴尬的想法啊,真怀疑你是怎样考到我们学校来的。”

  “呃。。。吼~”虽然刚开始也不知道为什么我说的话会有什么歧义,不过经过陈澜的提醒,脑海中一直被压制住的某某系统又开始运作起来,一个莫名的微笑便是慢慢在我脸上呈对角行列式展开,“不错哦,知道的挺多的嘛!既然如此,那还不乖乖听话,你看看人家陈柔,多配合,不听话的女孩子我等会会给她单独辅导功课的哈~”

  我挑挑眉,那意思不言而喻,坏坏的说道。当然也只是开玩笑,不过这在陈澜身上还是有点受用,不一会,精致的小脸就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红起来,不知道是不是联想到了某某电影里面令人兴奋的桥段。虽然知道我是开玩笑的,不过看着我那玩味的眼神开始在自己身上游走,陈澜也是有点慌了,暗暗的啐了一口,还是学着陈柔乖乖坐好,结好手印闭目,努力压制住心中莫名的慌乱,进入修炼状态。

  不过在这个时候,陈柔却是悄悄睁开眼睛,奇怪的看着我,显然有点好奇我们刚才究竟在谈论什么,不过我即使再怎么不正经,还是不忍心污染这个纯洁的女孩,也只得尴尬的笑笑,示意她闭上眼睛静修。

  而陈柔看见我的微笑,也是淡淡的点头,虽然有种莫名的失望,不过也只是持续了很短暂的时间,也是迅速结印。

  见状,我也不再磨蹭,将元素探进戒指,将起初收进里面的一部分食材的能量榨干,以补充自身消耗,顺便缓解一下饥饿感,这才将二阶风凝草取出来,也是微微皱眉,显然这个来历有点不怎么干净的二阶草药,让我的良心受到了了巨大的“谴责”,即使那些佣兵对陈澜姐妹有着那种不可饶恕想法,我也惩罚他们了,除了那个所谓的公鸭彻底的和自己的人道说分手了,其他的人也是脑震荡了,短时间内是不可能恢复过来了,至于那个畜生的佣兵首领,虽然这才是最应该被物理阉割的存在,不过既然没见到,也只有算了,我其实一向很大度的,毕竟宽广胸襟可是我大天朝青少年的优良品质,虽然我花了很多时间跑遍了班歌大陆,不过也算是对这些有点了解,我只是想给他做绝育手术罢了,其他的倒是没什么。不过这么一想起来,我还真的可以开一个诊所,专业绝育,毕竟这个已经算是开过光了,咱这技术倒是杠杠的。

  不过,想归想,眼下还是应该加速她们的进阶吧。看着陈澜陈柔两女身上随着入定的加深,慢慢的缭绕上一丝丝淡淡的风属,空气中的元素开始向着洞内汇聚,最后盘旋在两人身边,我也是心一定,瞬间调动自己周身的灵力,化为一个无形的漏斗,将风凝草放在其上,立于二女头顶,见势,我眼神一凝,双手结印,原本温顺的灵力瞬间狂暴起来,原本就有些透明的漏斗仿佛带上了无数的锯齿一般,不出片刻便是将其中的风凝草搅得粉碎。

  而随着风凝草碎裂开来,一股浓烈的风属性元素,慢慢的荡漾开来,漏斗末端一滴翠绿色的液体也是缓缓成型。其中那种压缩了似的风属更不是空气中的那般,而是更为精纯的存在,即使不是与其同源的我,在这么浓郁的风属环境中都是精神一振,不知不觉的少了一点疲惫感,而其正下方的两女也似乎赶到了空气中风属性浓度的飙升,身边缭绕的风属渐渐开始通过皮肤渗透进身体内部,这是要突破的架势啊,果然不愧为二阶草药啊,光是溢出来的元素都是如此浓郁,这两个妮子也算是得了一个不小的机缘吧,毕竟这在镇海市这种偏远的小市区还是比较少见的,二阶草药据说甚至一度被炒到天价,虽然着从一方面来看,镇海市可谓是相当的贫乏,可也就是如此可也想想这二女的运气究竟是有多好,要我说,按照这株风凝草的元素浓郁程度,要是真的带回镇海市,各个三线家系都是会为之眼红,指不定又是一场腥风血雨。

  我腾出一只手,渐渐分离空气中的风属性元素,然后融入到那滴液体中,而翠绿的液体也在我提炼出稀薄的风属性下慢慢开始被稀释,最后缓缓融入陈澜姐妹的体内。我可不相信就凭陈澜姐妹现在的身体强度受得了这么浓郁的风属冲击,随时同源的元素,可太过猛烈,身体承受不住也会适得其反,轻则毁坏根基,难以寸进,重则爆体身亡,更何况是F阶,这种低阶的存在,饭还是得一口口吃。可即便这样,两女还是不由自主的流露出几分难受的表情,看来即使是这样,稀释过后的风属还是给她们的身体带来了不小的负荷。不过除此之外,两女倒是没有其他的异状,这不由得让我安心了几分,也不用继续加大稀释力度,毕竟我也不想看到时间被这样不着痕迹的延长,唉,希望你们顺利进阶吧,目标可不是简简单单的E阶初级那么简单啊,毕竟还有一场真正的硬仗要打。

  可也就是这样,进阶正式开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