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不知道涴汐在什么地方,但我还是相信她一定会来。现在关键是怎样才能联系到她,至于陈澜姐妹的进阶,我倒是并不担心,她们在陈家和我对战的时候就已经有一部分元素的属性了,进阶也只是时间的问题,风凝草也只是起着催化的作用罢了,按照她们根基,使用药物催化也不用担心有后遗症,加上从佣兵团收刮来的魔晶,暂时不用担心会被徐云赶超。

  这般想着,我也不再磨蹭,粗略的感知了一下帐内是否还有什么能拿的东西却并无所获后,便是和陈澜退出帐外。

  营地依旧是如开始那般安静的很不寻常,这在现在的佣兵队里是不太寻常的,虽然也会有佣兵暂时出外,全员围剿一些高阶魔兽的说法,不过不知道为什么,总有一种不舒服的感觉,也不知道是不是我想多了。

  “苏晨学长,你没事吧?”一直躲在树上的陈柔这时也发现我们的身影,确认没什么危险的过后,也乖巧的跑过来,“呃,姐姐也没事吧,嘿嘿,你们去了那么久,我还以为出事了呢,现在看着你们没有问题,真是太好了!”本来陈柔还想说什么,不过最后看着陈澜一脸的无奈,也只得作罢,虽然自己名义上是我的恋人,自己对我也有一种说不清楚的情绪,不知道是不是那天被就产生的好感,不过我们毕竟是名义上的恋人,太过亲切反而担心会不会让我反感,虽然陈柔有点傻傻的迷糊,不过也并不是不知道这点,中途话题一转。最后终于在城陈澜你那个莫名的停顿是怎么回事的表情下成功地安静了下来。不过无奈归无奈,陈澜还是将我们在里面发生的事情粗略的告诉了陈柔,陈柔也是在得知自己终于要开始进阶E阶的时候,精致的小脸上写满了惊喜。

  进阶E阶其实也算不得什么大事,本来她们就有那个实力,天赋自然也是没的说。不过这也是对我而言,站在陈柔的角度来看就是另一个版本了。E阶虽不是非常强的存在,不过在当下的情况中倒是很实用,虽然不能和徐云、李淼这两个E阶巅峰相比,饶是如此,能在战斗中帮我分担一些压力,也是值得高兴了,这样自己也不会过重的成为我的累赘,也可以甚至可以帮到我。

  “恩,那么,我们现在便寻一处静地,专心进阶吧。”看着她们满脸的喜悦,我心里面也是瞬间高兴起来,暂时将思涵的那些苦恼的事情放在了一边,拍拍衣服轻快地说道。

  一个小时后。。。

  “苏晨,你能解释一下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吗?”陈澜指着一颗大树上的白布条,满脸的无语。

  我漫不经心的看了一眼自己衬衫消失不见的左袖,没错,这玩意确实是我的。起初是为了防止自己走回头路,也就是避免迷路,陈澜淡定的撕掉了我仅剩不多衣服的一只袖子,说是来做一个标记。虽然一直以为走直线就一定不会回到原地,不过事实证明,并没有什么卵用,该迷路的还是要迷路。而很显然,这是我带路的结果。

  往日在森林中藏身的时候一直都是老爸带路,要说的话,他比卫星定位来的还要实际一点,一个细小的路径都是找的出来,典型的人形地图。虽然和他在一起的时候我也学会了不少的荒野求生的技能,可唯独没有分析地图的天赋。本来想着让陈澜来带路,不过想着这位大小姐虽然比起陈柔要见多识广一点,不过一般情况也不会钻进这些魔兽众多的森林吧,索性只能自己尝试一下,现在终于确认迷路了,这也不能怪我,这算是天意吧。

  不过我们还是比较幸运的,至少还没有偏离我们最开始到营帐的那条路线,也就是说我们至少可以回到我看见的那个湖。虽然这不是我心中的最优选择,不过现在这种情况,也只能这么招了,有花有草,水源充足,食物充沛也算是个不错的突破之地。

  “呃,这边走,一定不会有错!”我索性收好地图,靠着自己的记忆和感知带路,并且信誓旦旦的保证到。

  “哇,这是哪儿啊?”陈柔睁着可爱的大眼睛,惊讶溢于言表,目不转睛的看着眼前的美景,“苏晨学长这,这里,怎么找到的?”陈澜虽然不至于陈柔这般惊讶,不过赏心悦目还是看得出来的,和陈柔一般无二的大眼睛中莫名的光芒闪动,一时也没有说话。

  不过对于陈柔的问题,我也是没有回答,感知上的缘由,说了也是白说。总不能告诉她们,跟着感觉都吃喝啥都有吧,先不说感知靠不靠得住,就单论感知力,她们就不能和自己相比,虽然我可以感觉出来,她们的天赋绝对不低,可目前也就局限在了F阶段的水平了,自然感知也被限制在低下的水平了,要不然方才也不会感觉不到那些佣兵的到来,不过也得多亏了这个,现在可是大丰收,缓解了不少的进度压力。

  “对了,你们吃过东西了吗?”这个时候我突然想起来自己到现在还是颗粒未进,也怪当时太紧张完全顾不上想这些,现在又在那些作死的鱼形魔兽的提醒下,我才感觉到胃里面的一阵空虚。现在也算是默者了,忽视自己的食物摄取也是正常。

  即使如此,我也只是顺便问问而已,我还是知道她们有自带的食物,而且味道绝不是我在材料欠缺的现在可以做出来的,好吧,即使有材料,我也做不出来什么美味的料理,不过至少不会毒死自己就是了。

  不过陈柔这小妮子一听这个,瞬间就是满脸好奇的转过头来,好像我的食物会比面前的更吸引人一般,用满含期待的眼神看着我。

  “咳咳,我还是给你们准备一个水月洞天吧,呆在外面不安全。”对于她的眼神,我倒是不能做出回答了,连我自己都不敢恭维的味道,我还是不敢给她吃。

  不过陈柔也没多纠缠,虽然陈澜在旁边莫名的微笑让我心中发寒,不过也仅限于此了,我还是从戒指里面取出玄冰剑,元素翻涌,抬手一挥,瞬间在面前的湖水中冻结出一条冰路,这样也好让我接近对面的山崖,不然我怎么构建我的江山。

  我将全部的心神汇聚在自己的元素提取上,一跺脚跳到半空中,对着近乎与湖面垂直的山崖一声低喝“草!”瞬间元素化作锐利的剑气,轮回剑意慢慢在我手中展开,即使冰剑没有直接接触到任何东西,不过山崖上的石头却像是被无数道无形的利剑划过一般,不断传来清脆的“咔咔”声。而此时此刻的陈澜两姐妹又是惊讶的睁大了自己的眼睛,虽然对我早有预料,不过也没想到我手里面会有这样厉害的技能,想起自己竟然赢得了那次比试,一时不觉得我究竟是放了多少的水。

  酷c¤匠W网V首ke发RT

  “小柔,你确定苏晨在那天救你的时候,没有使用任何招数?”陈澜拍拍陈柔,低声问道。徐林好歹是徐烔最喜爱的小儿子,实在不济也会有不低的阶位,我竟然能在不使用元素的情况下还能将其战胜,绝对比自己预估的实力还要恐怖。

  “不是啊,苏晨学长用了一招什么断子绝孙脚的招数,一下子对方毫无招架之力。”陈柔微微摇摇头,点着自己的小嘴回忆道。

  “呃,,,很好,很强势。”不过陈澜听完却是一脸受伤的模样,捂着自己的胸口,一脸怀疑人生的表情,想起我刚刚使出招数是低喝的那个字,也就有点原来如此了。

  “怎么了,姐姐?”看着陈澜有些气闷,陈柔担心的问道。完全没有意识到我当时的招数是有多么的犀利,和具有对所有雄性前所未有的杀伤力。

  “没事没事,只是三观碎了。”陈澜捏捏眉心,眼角抽搐的说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