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待我流露出开始怀疑世界的表情,思涵拉着我的手纵身一跃,在湍急的空间激流中飞速穿行。虽然不知道思涵用了什么方法,我在这里面竟是毫无伤害,空间激流可不是三川四水中的激流,这其中所含的危险何止其几万倍,传说,空间激流与时间湍流相结合,进入其中的人类必定是一方巨擘,除了科技系的各种天花乱坠的神秘机器,或者是上古远超时间八元素最为狂暴的烬时,就是空与时间族的默者才能勉强进入,除此之外就是隐退无踪的暗族能够借着大陆力量第一的暗属穿梭在其中,其他曾经冒险窥伺过空间与时间的人类都在空间之门打开的一刹那,或是被空间激流撕成虚无,或是被飞速流逝的时间瞬间化为腐朽。可就是这汹涌的空间激流在思涵面前仿佛就像是外界空气一般,丝毫不能给我们哪怕一丁点阻碍。

  我慢慢从震惊中缓过神来,好奇的打量着这个所谓的女儿究竟是何方神圣,一种奇妙的感觉不断从脑海中滋生出来,脑袋仿佛要炸了一般剧痛,仿佛这一幕像是曾经发生过似的,可等我仔细回忆起来却是一点印象也没有。

  刚开始思涵称自己是魔兽化形所成,我还有点嗤之以鼻,不是我小瞧她什么,可是那智商在那里摆着,明显就是一个涉世未深的未成年小女孩思维,虽然也能猜想到她的身份绝不一般,但我还是难以相信,可现在事实摆在面前,我是不相信也得相信了,虽然依旧不能肯定这小妮子是不是纯血高阶魔兽化形,但我已经感觉出她绝不是E阶初境的我抗衡的了的,其中力量相差何止千万,感觉这完全不是在一个数量级上面,要是她想加害于我,那岂不是抬手的功夫。一想到自己的力量,从一开始我就没感觉出来我的元素流动,就好像全部被抽空了一般,但自己却没有感到一丝一毫的虚弱,这倒是很奇妙。

  e看正版k●章7节上√6酷匠网

  我抬眼看向思涵抓住我的左手,须弥戒依旧如初,静静地戴在我的食指上,我试着将意念投向须弥戒,可不知为何就在快要接近须弥戒的时候,一股巨大的力量瞬间反震回来,瞬间就碾碎了我发出去的一道意念,而我也是受到牵连,不由得闷哼一声,倒带中的刺痛感越是强烈了几分。

  “爸爸,你怎么了?”思涵转过头来,睁着大眼睛,看着我。我当然知道我刚刚的小动作绝对逃不过眼前这位大神的感知,不过我却没有猜到接下来思涵说出来的话震惊了我的世界观。

  “爸爸,是不是我意念不好啊?我知道我没有爸爸控制的好,但我已经很努力了,若是爸爸是在不满意,责罚思涵,思涵也愿意接受。”看着我满头的虚汗,思涵顿时间担忧的说道,一脸的自责。

  可此时我也是头疼的厉害,完全不像分出精力来说话,免得压制不住疼痛感,最后只得从牙缝里面挤出“快点”两个字。

  思涵看着我脸上的虚汗越来越多,也顾不得力量的消耗。滔天的元素瞬间涌出体外,,一挥手便是陡然加速,转瞬间便是抵达目的地,最后在撕开空间之门后,将已经彻底的被头疼和晕车附体的我,拖出来。

  看着不知什么时候昏厥过去的我,思涵瞬间就慌了,没想到自己第一次使用空间之门便是使得我的昏厥过去,看来自己元素操控的能力还是远远不能和爸爸想比啊,恐怕这次爸爸肯定会责罚自己吧。一想起我对她那入噩梦般的手段,思涵就是不由得一个冷战,顿时花颜失色,不知所措了起来。。。

  黑暗,无尽的黑暗,这是我当时心中唯一的想法。虽然处于昏迷之中,意识中并没有看见什么,也不是物理上俗称的黑暗,是那种从心底滋生出来的黑暗。在这个已经分不出真是与虚假的世界,一种似曾相似的无助陡然爬满我的心扉。虽然潜意识一直有个声音告诉我,刚才眼前的一切都是虚假,唯有与徐家的比试是真实存在。可即便这样,那真是的痛楚又是那么逼真,思涵傻傻的小脸又是那么近,耳边不知是否是烂熟于心的乖巧呢喃,这些或许都是我不愿忘记的过往。

  与其说是贴近现实,不如说这是一种潜意识的愿意相信。这种感觉很奇怪,明明除了前一次须弥戒带来短暂的幻觉,思涵在我的记忆中根本就不存在,可那种熟悉的感觉确实真实般的流淌全身。或者说,我的身边真的存在着这么一个傻傻的女孩子,只是我暂时记不起来了才把她化作另一个人吧。想到这里,我不免慢慢有些释然,把这些与心理学上的模糊现实相联系,可心中的忧虑却是一点也没有减少。

  “苏晨,苏晨!醒醒!醒醒!”

  不知道何时我的耳边再次响起陈澜熟悉的声音,脸上传来柔软的触感还有少女身上特有的温凉,一缕缕暧昧的气味透入我的鼻息中,瞬间把我惊醒。

  看着保持着跪坐低头看着自己的膝盖,脸上满是担忧的神色,我就是有些虚汗,泥煤,这人是谁?陈澜啊,虽然和陈柔是孪生姐妹,可千万也不要把她和陈柔比较,陈澜的精明只是第一次见面我就是看得出来。若果说陈柔是那种不谙世事的深闺女孩,陈澜就是阅人无数,我依稀记得那天她惊艳的打扮。

  虽然到目前为止,她还没有怎么在我身上发作过,不过我还是不敢触她的霉头。

  “咋了?失火啦?”我不敢去想我刚刚和她保持着什么怪异的姿势,不过看她的样子多的还是担心吧,也没有责怪我的意思,果然是看在我是她们陈家请来的外援吧。如果我出事了,我想即使这场比赛不了了之,徐家也会借口撕破脸皮,彻底的将陈家还有联盟内不和谐的声音抹除,这也是她们最不想看到的。

  “你终于醒了,出什么事了?”看到我想来,听我的口气倒是一点问题都没有,不过还是下意识地问道。

  “哦,没事,太困了就睡着了,不过倒是找到了一个好东西。”虽然这里面发生的事情远不止这么简单,不过我还是不想让她多担心什么,毕竟说出来也只是多一个人苦恼罢了,而且这里面有太多的疑惑,在我没有搞清楚之前,我绝不会对其他的人提起,我有种感觉,出现这种情况,绝非偶然,但或许里面牵扯的比我的想象中的还要多得多,这绝不是现在的我可以贸然触及的领域。

  “你看,这是什么?”我一抖衣袖,将其中的风凝草拿出来。看着陈澜捂住自己的小嘴完全不敢相信的眼神,我也是有着几分得意,“这下,我们的进度可以加快了,嘿嘿。”

  我手中的东西我想即便我不说,作为大家中的人,想必也绝对不会陌生,况且陈澜绝对是比陈柔见过更多世面的人。

  将风凝草收起来,我抬头看着帐顶上漆黑的夜空,双手下意识的捏紧了,心里暗暗下定决心,一定要将这里面的事情全部弄清楚!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