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不要来一根?”白伟帆从口袋掏出了一包香烟,递给陈军,陈军挥了挥手。白伟帆无奈的笑了笑,不过心里也有点郁闷了,貌似从来没看过陈军抽烟喝酒什么的.从那一句话以后,两个人都没有说话了,白伟帆叼着烟插着兜超前走着。

  “阿帆,你觉得,今天晚上,会怎么样?”陈军突然问着白伟帆。

  “恩?就那样呗,还能怎么样?”白伟帆面无表情的回答着。然后弄了弄嘴里的烟。

  “你觉得,今天晚上,如果和我们想的一样,我们还能回来?”

  “呵呵呵呵。回不来,那就是命吧。但是我从来没信过命,在我白伟帆的字典里,没有命运这两个字。而且就他吴伟,我一只手都能弄死他。”

  酷匠Ht网(正}/版首`!发M

  “哈哈哈,看你这状态,我就放心了,不过阿帆,如果,万一有什么不对,你先走,别管我。给我记住了,不用管我。我陈军如果栽在那儿,或许就是到头了,从那年被老板救下来,又活了这么多年,还碰到你们这群小崽子,我也知足了。但是你不一样,干爹老了,闯世界,总有一天是要交到你手里的。你不能有什么万一,这也是我当初答应老板的。”陈军说着说着,声音越来越低。而这时,不知道为什么。陈军的心里无比忐忑,做为一个在刀尖上过了十几年的杀手,这种心情,还是头一遭。

  “放心吧,说真的,我和陈伟是兄弟,所以你也是我哥了,而且按辈分,你也是我哥那一辈了。虽然吧,那时候我确实恨,但是。那都是过去了,今天,就算天塌下来,我白伟帆也能给你抗住。哈哈哈哈”白伟帆自信的笑着。

  不知走了多久,终于是看到了目的地。而其实白伟帆之所以不直接打车过来,是因为走路,能热身!慢慢的,离苏老大的店里,就十来米远了,远远看去,店门口站着两排的清一色的黑色制服男。而店里虽然开业着,但是貌似没有一个客人,白伟帆远远的看着,然后数了数店门口的人,比起以前,多了整整九个,过去,外面就一个,看来,今天果然和白伟帆想的一样。

  “走吧。”白伟帆说完,把手里的烟往地上一丢,然后一脚踩了上去。

  两个人径直的就朝苏老大的店就走了去。走到店门口,这时两排制服男一脸不敢相信的看在陈军和白伟帆,要知道这一晚上,从她们站在店门口那一秒开始,就没有一个人敢靠近这店,没想到这两个穿着西装的人竟然就这么走了过来还就这么就准备进店里。

  白伟帆和陈军就直接无视店门口的两排人,就直接走了进去,而让白伟帆也有点郁闷,两排人竟然没有拦他们,只是惊讶的看在自己。走到了大厅,里面的摆设还和过去一样。大厅里面还是摆着一张大桌子三条沙发,而与过去不同的是,今天沙发上面,坐了两个人,而两个人身边都站着好几个类似的保镖的人。

  “哎哟。来了啊,白大少爷。我这朝思暮想的,可算是把你等来了啊。”白伟帆他们朝着大厅走了去,就快走到沙发的时候,这时候吴伟突然站了起来一下转身就看着白伟帆,然后贱贱的说着。

  而这时,另外一个人也站了起来,一脸惊讶的看在白伟帆和陈军,白伟帆看了看那个人,很是惊讶,这就是苏丽啊。白伟帆心里郁闷了,这孩子,怎么会跑到这站着。

  “吴大少爷,别来无恙。咱们也不是第一次见面了,你也别套套这些了,而且我也不喜欢套子这一套,我都喜欢直来直往的。上次,我运气不错。不过,可惜了小雨。”白伟帆说着,直接冲吴伟的身边走过然后坐在了沙发上,这时苏丽呆呆的看着白伟帆,而陈军也淡定的站在白伟帆身后。

  “可惜?哈哈哈哈哈,在我吴伟的世界,只要是碍着我的,都得死,没有什么可惜不可惜,那个婊子活该。md,要是没有那个婊子,你早死下去见白毅雄了。”吴伟突然大声的说着。这时下了苏丽一跳。

  “你知不知道为什么条子会和我有仇?为什么条子会死的那么惨?因为他也是和你一样,当着我的面,杀了我的人!我这个人,没什么原则,但是唯独有一条原则!杀人偿命欠债还钱!吴伟,我们来赌个事情好不好?你猜你的脑袋,还能在你脖子上多久?猜对了,那就算你走运,猜错了,那我就帮你的脑袋,挪挪位置!“白伟帆说着,又从口袋掏出了烟,拿出一根,然后悠闲的抽着。苏丽看着白伟帆自信的样子,然后也淡定的坐在沙发上。

  “我没心情和你猜,不过,我能猜到,你的脑袋还能在你脖子上多久。肯定是不会超过今晚上的!如果我猜错了,你来把我的脑袋挪挪位置!”吴伟也自信的说着,然后走到了苏丽身边。

  “小美,这就是白伟帆,就是这个伪君子!他当时,就是在这里,在你家这店里,把你父亲给傻了,而且还废了你爸爸,你说这样残忍这样的畜生,你怎么还能忍?杀父之仇不共戴天啊!”吴伟奸诈的说着,这时白伟帆突然惊讶的抬起头看着吴伟,又看了看眼前的苏丽,白伟帆有点郁闷,刚刚吴伟叫苏丽什么?

  “对啊,杀父之仇、不共戴天!只不过,是谁杀了你父亲,这可得好好追究追究啊!不然,要是杀错了,估计你父亲,也不会原谅你的,对吧,小美!”白伟帆灵机一动,马上淡定的说着。

  白伟帆的淡定,让吴伟马上有点不淡定了。

  “怎么?白伟帆,没想到啊,几天不见,你这脸皮,可以啊,厚啊,敢做不敢当?你还是男人嘛?”

  “不好意思啊,大哥,我不是男人,我什么时候说我是男人了?我他么是男孩!男孩懂吗?怎么,你不是说我杀了小美他爸嘛?怎么搞得好像我杀了你老子一样?怎么苏老大是你爸?不对啊,我不是记得你爸不是因为赌债换不上然后自杀了然后逼得你妈没办法然后改嫁你才活下来的嘛?你这样搞,我就看不懂了,你到底有几个爸啊?”白伟帆说着,然后笑了起来,这时陈军也笑了笑,而苏丽,也笑了笑,只不过没有像白伟帆那样笑的夸张。

  “你说谁?我告诉你白伟帆。你别在这瞎唬人,你骗的了别人,你还能骗得了小美?我还不信了。小美,你说,现在你的杀父仇人就在这里,你怎么处置他?你要是不动手,那我来,帮苏兄报仇。”吴伟说着,然后给手下使了个眼神。而这时苏丽马上站了起来。

  “他都说了,不是他,他说的没错,杀父仇人,不能乱定,要查对人。我看,还是找找证据吧。”苏丽声音带着几分弱意的说着。

  “证据?现在我说的就是证据!你还要什么证据?我跟你讲,你眼前这个东西,机不可失失不再来,你今天不动手,下次就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了!”

  “哟呵。你是什么?你说的就是证据?你是神啊?不过,神都是死了以后才变成神的!怎么,你要当神?要不要帮你啊?我很乐意助人的!”白伟帆说着,也站了起来。

  而这时,吴伟咬着牙瞪着白伟帆,而一边苏丽虽然没有直说,但是明摆着也是在护着白伟帆,吴伟有点纠结,但是马上吴伟心一狠,马上对手下使着眼神。吴伟心想,反正你老子我都能给你弄死,害怕你个小丫头?今天白伟帆说什么,我也要给他弄死在这里,谁来也不管用。想着,吴伟朝身边的手下挥了挥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